香港事件疊加疫情衝擊,包浩斯國際2020年業績虧損加大?

日期:2020年2月21日 下午12:09作者:蔡凱铖 編輯:彭尚京
香港事件疊加疫情衝擊,包浩斯國際2020年業績虧損加大?

包浩斯國際(00483-HK)主要從事潮流服裝、時尚配飾之設計及零售業務,在香港、澳門、台灣及中國内地經營多項零售渠道,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共經營184間自營線下店鋪,其中香港及澳門共73間,香港、澳門及其他地區營業額佔總營業額約71.7%,可見,香港及澳門是包浩斯國際最主要的經營地。

關閉中國香港8至10間虧損的零售店鋪

2020年2月20日,包浩斯國際發佈公告稱,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爆發導致訪港旅客大幅減少以及本地消費意欲極度低迷,短期内關閉中國香港8至10間取得虧損的零售店鋪,但提早終止店鋪租約,公司預計一次性撇銷及╱或減值虧損約1600萬港元至5000萬港元,伴隨著店鋪的關閉,將會導致約100名僱員被遣散,公司將給予員工賠償,可見,提前關閉店鋪,公司需要支付不少費用。

撇除疫情影響所關閉的香港零售店鋪,公司已經陸續在減少中國内地及台灣的零售店鋪,中國内地及台灣是公司的第二大經營地,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六個月,公司在中國内地及台灣的營業額分别佔總營業額約14.4%及13.9%,在今年1月21日,公司就曾發佈公告稱,由於公司近年於中國内地及台灣店鋪的業績表現不理想,公司決定儘快關閉中國内地全部零售店鋪,並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年度前減少台灣逾半數零售店鋪。

按截至2019年9月30日止6個月的業績來計,減少中國内地全部零售店鋪及台灣逾半數零售店鋪將會至少減少公司約21%的總營業額,但同時至少會減少虧損約29.22百萬港元,佔總虧損約46.67%,這可以縮減公司的虧損,但是關閉店鋪,其他零售門店整體仍然虧損,同時,將導致公司裁員約400名,這需要給予員工賠償。

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的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136.53百萬港元,說明公司的現金流還是比較充足,但陸續關閉店鋪所帶來的虧損,這使得公司的現金流在2020年會大幅縮減。

值得注意的是,據公告顯示,中國内地及台灣的零售店鋪還在陸續關閉,大部分並未關閉,本次疫情對其影響較大,這加大這段期間的店鋪虧損金額。

香港事件疊加疫情衝擊

雖然包浩斯國際已經逐漸在關閉中國大陸、台灣,甚至香港的零售門店,但是減少中國大陸、台灣的門店之後,香港及澳門的收入佔比將會大幅提升,香港及澳門成為包浩斯國際更為主要的經營地。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的香港事件影響,中國内地赴港人流大幅縮減,香港事件也會影響短期内中國内地人前往香港消費的欲望,不僅如此,春節本是服裝零售的旺季,卻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衝擊,許多零售門店停止營業,延期上班,門店業務大受影響,更不可能通過春節旺季來提升全年的業績,這對於服裝線下行業來講,是雙重的打擊。隨著店鋪關閉、員工賠償、疫情衝擊等負面影響,包浩斯國際在2020年的業績大概率難以盈利,虧損可能進一步加大。

撇除疫情及香港事件影響,包浩斯國際近年來的業績也不儘如人意,從2014/2015財年至2019年中期,公司的營業額呈現下滑態勢,在2018/2019財年虧損62.1百萬港元,2019年中期的收入410.8百萬港元,同比減少19.45%,虧損收窄至55.88百萬元,這主要是公司關閉部分虧損的零售門店,使得銷售成本由2018年中期的218.79百萬元大幅縮減至2019年中期的170.89百元。

總的來看,包浩斯國際近年來總營業額逐漸走弱,業績也由盈利變為虧損,並且公司在香港及澳門零售門店最多,受香港事件及疫情的衝擊很大,雖然公司在2019年中期的現金較為充足,本次關閉門店和裁員,對於公司的現金造成一定的壓力,並且香港事件及疫情的衝擊,對於公司在2020年的營業額及業績有很大的影響,虧損可能進一步加大。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2月21日
趁勢生產口罩,國藥科技股價卻迎來下跌
2月20日
希慎興業:銅鑼灣大業主也有力有不逮的時候
2月20日
豬價高位上漲,萬洲國際節後超漲15%
2月20日
服裝業線下零售承壓,線上運動品牌走強
2月20日
三大運營商終於出手:可為16億用戶提供行程證明
2月20日
餐飲寒冬期,微盟1.14億入駐雅座,是最佳抄底時間嗎?
2月20日
財神酒店未能帶來財運,冠中地產將解僱90%員工
2月19日
雙重打擊下,數碼通電訊受困之日何時到頭?
2月19日
疫情之下,華南城頻頻發債是為了纾困?
2月19日
朗詩綠色地產:真的沒有「再融資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