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魚要上市,千億掌門人商業版圖大曝光

日期:2019年3月15日 下午3:44作者:趙丹 編輯:李雨謙
金龍魚要上市,千億掌門人商業版圖大曝光

醞釀上市接近10年的金龍魚,在兩年前就開始傳言在為上市做準備,終於在兩年後被坐實。由其母公司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擬申請首次公開發行人民幣普通股併且正式上市。

近日,上海證監局官網披露,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金龍魚」)已接受IPO上市輔導,輔導機構為中信建投證券。

長久以來。在國内被誤以為國有品牌的「金龍魚」,實則是新加坡豐益國際在華投資的以糧油加工、油脂化工、倉儲物流為主營業務糧油加工集團,也是中國國内最大的糧油加工集團之一。同樣引起關註的還有其背後神秘掌門人是蟬聯13屆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

郭鶴年生於1923年,現已96歲。出生於馬來西亞的他祖籍是中國福建福州。他身上標簽很多:傳奇企業家、商業奇才、酒店地產大亨、亞洲糖王、多元業務跨國集團領袖。

郭鶴年的商業帝國

如果僅僅把「金龍魚」進軍中國市場算作是郭鶴年成功的一步的話,實則不然,金龍魚或者說豐益國際,都隻是郭鶴年商業版圖的一部分。

從白糖、酒店、房地產、船務、礦產、保險、銀行、傳媒到糧油,郭鶴年不但建立起龐大的商業王國,更讓這個商業王國持續向上。

1.從大馬糖王到亞洲糖王

年輕時的郭鶴年頗具商業才華,從新加坡萊佛士學院學成畢業後,便給經營白糖及米糧買賣生意的父親做幫手。

1947年, 24歲的郭鶴年隻身赴往新加坡,以10萬令吉為資本創辦力務克公司,經營商務、雜貨、船務經紀等業務,賺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次年,郭父去世,郭鶴年返回馬來西亞新山,在母親鄭格如的建議下,組建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於1949年正式成立。入股者除鄭格如、郭鶴舉、郭鶴年外,還有郭鶴青、郭鶴堯(郭欽端長子)、郭鶴景(郭欽仁長子)、郭鶴新及郭鶴瑞(郭欽寶之子)等堂兄弟。

該公司聯合郭家兄弟的資產,繼承了東升公司的傳統業務,經營大米、面粉、豆類、食糖等。由於郭鶴年才識出眾,25歲的他被推舉為公司的董事主席。

正當家族兄弟把生意經營得風生水起之時,1953年,由於二哥郭鶴齡在參與馬共遊擊隊被當時的英殖民政府殺害,郭家受到當局的監視。在這種情況下,1954年郭鶴年到英國暫住和考察。他悉習研究了企業經營的方法和國際貿易知識,尤其對蔗糖買賣、經營作了深入的研究,深受啓發。

馬來西亞獨立後,郭鶴年回國開始大展鴻圖。

1957年,馬來西亞脫離英國獨立。郭鶴年發現,隨著英國傳統經濟勢力的消退,馬來西亞國内消費品市場不可避免地出現真空。而馬來西亞政府急需發展進口替代工業,以走上經濟獨立發展的道路。

這是最好的機會呀。

1959年郭鶴年毅然於與馬來聯邦土地發展局合資,在槟城創辦了國内第一家煉糖廠,即馬來西亞糖廠。他從泰國購入粗糖,在自己的糖廠加工後運銷到各地,併通過設在香港的商品經紀公司銷往中國。他還從古巴購進蔗糖轉賣給印尼等東南亞國家。

短短幾年内,他就控製了馬來西亞的蔗糖業,獲得了巨大的利潤,他看準時機,迅速建立遍佈馬來西亞全境的銷售網,形成「一體化經營」體製。也正是如此,1962年郭鶴年被人們譽為「馬來西亞糖王」。

郭氏家族的成名儀式很好的為之後的亞洲糖王打下基礎。隨著甘蔗園的不斷擴大,食糧產量越來越多,1976年,郭鶴年收購了馬來西亞糖廠的93.3%股份。據公開資料披露,郭氏集團控製了國際糖業市場的10%的份額。郭鶴年也升級為「亞洲糖王」。

上世紀70年代,郭鶴年將商業重心轉移到了香港,一直到現在,香港成為了郭鶴年鞏固自己商業帝國的重要基地。在那里,他成立了嘉里集團,興建了香格里拉酒店,收購了香港英文報《南華早報》,入主香港無線電視,成為舉足輕重的傳媒大亨。

如果說白糖業構築了郭鶴年企業王國的基石,那麽「香格里拉」酒店集團堪稱王冠上一顆閃亮的明珠。

2.香格里拉

郭鶴年進入酒店業純屬偶然。他的三個華僑朋友在新加坡買了一塊地,卻不知道怎麽把這塊地運作好,於是找到了郭鶴年幫忙。恰巧郭鶴年在新加坡有很好的政商關係,他找到當時的新加坡副總理,說服對方同意將這塊地轉為建飯店的工商業用地。

七十年代初,亞洲政局大體穩定,經濟發展迅速,經常飛往世界各地的郭鶴年又註意到旅遊業將是一個重點發展區域。而酒店則是旅遊業的發展工具之一,環太平洋區域擁有促進旅遊業成長的最大潛能。

1971年,郭鶴年在新加坡開設了一座酒店,命名為「香格里拉」。

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設立的時機可以說是恰到好處,當時,新加坡缺乏酒店供應過往商務旅客,郭鶴年看好高級酒店業務,及時入場,香格里拉酒店果然一嗚驚人,連創佳績。併開始在亞太地區擴張,打造香格里拉酒店品牌。

整個70年代,郭氏集團都在集中精力發展它在斐濟及槟城的幾家盈利的度假酒店。先後在馬來西亞、泰國、香港、斐濟、漢城、菲律賓和中國大陸建立了香格里拉酒店,併在馬來西亞槟城建有沙洋酒店和康塔酒店。在郭鶴年的悉心培植下,香格里拉酒店集團已成為一個跨國性的酒店網絡。截至發稿,財華社發現,香格里拉酒店遍佈世界22個國家和地區,76各目的地,有近100多家酒店。

顯然郭鶴年的生意之路是成功的。但他從不忘本。

出生在馬來西亞的郭鶴年,一直以中國人身份自居。80年代末,很多外商撤資而去,郭鶴年依然逆勢加碼對中國的投資。

3.國貿

投資國貿中心時,國内的投資環境很不完善,市場也沒起來。然而正是這次投資成為引領海外華商乃至外商看好中國的標桿旗幟。

1984年,一個夥伴找到郭鶴年,要他競爭一個項目。「他講北京建國門外有個大項目,要做成面向世界的窗口和標志。」郭鶴年說,這樣的項目一定有人競爭,如果是自己人我們就不要參與了,但夥伴告訴他,是美國財團和日本政府的一家銀行在主導。聽到這個消息,他立即做出決定併表示:「我們要爭志氣,不要給外面人看不起我們華人。剛好我有一億多美元現金在香港盤古銀行,這個事情,應該我們中國人自己來做。」

他在北京投資國貿中心,從第一期到現在的第三期,前後持續超過30年,而這麽大的一個項目,卻是從他為中國人爭口氣而開始。

愛國華僑

六七十年代,中國大陸嚴重缺糖,派人秘密與他接觸,希望透過國際商品市場進口,基於對中國的感情,郭鶴年開始一連串的部署,避免引起國際市場註意,私底下在全球食糖市場調兵遣將,不但解決了問題,還為中國賺取了一筆外匯。

1973年,還在新加坡的郭鶴年被一個神秘電話請到了香港,在那里他見到了中國外經貿部的官員和華潤公司的高管。原來中國政府希望他幫助國内進口一批糖,同時也幫做一些期貨。在之後的幾週時間里,郭鶴年兌現了承諾,不但幫助中國從巴西買回了優惠價的白糖,還從期貨市場賺了四五百萬美金,併按要求存入了中國銀行倫敦分行。

而在改革開放後,他是各地政府最受歡迎的投資者之一。在上海,他參與了虹口區的重建以及閘北不夜城的部分重建;在杭州,他建了中國内地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在北京,他興建了地標建築物——國際貿易中心。從在中國一係列的投資來看,郭鶴年不僅是一位精明的商人,更是一個出色的觀察家。

但這些都與他的家人有很大關係。

影響郭鶴年的人

「為了推動自己往前,我們都需要一點點的貪念,它是能激勵我們向上的燃料。但當它超過一個限度後,貪念就會變成一種疾病併成為人類的詛咒。」這是郭鶴年的財富觀。他曾表示一名生意人必須保持對時勢的敏感與警覺。

而這種時勢的敏感和警覺與他的家族是分不開的。

在《郭鶴年自傳》中,郭鶴年表示,對於自己的成功,母親是影響最深的人。

郭鶴年不停強調母親對他人格的影響,直到他中年以後,一旦有生活和業務上的疑惑,都會去請教母親,而母親總能在言語和思考中,以及從佛理上,為他找到解答的路徑。母親的教育讓他在商業和公司管理上建立嚴謹的道德原則,也讓他從小對中國和中國文化產生親切感。

母親晚年笃信佛教,常根據中文報章報道的社會悲慘和苦難者新聞,拿著剪報要公司助理去捐錢,併且要求匿名。郭鶴年的這段叙述,令人猛然想起新加坡報社早年經常收到一位「無名氏」的捐款。從來沒有人知道那是誰。

而在母親快80歲的一年中秋,曾一筆一劃寫了一幅字,拿到小鋪子刻出來,裝裱後送給郭鶴年。從此,回到家中的郭鶴年,常常面字思人也自省。那上面寫道:兒孫能如我,何必留多財。倘若不如我,多財也是空。不為自己求利益,但願大眾共安寧。

此外引入商道的父親也對郭鶴年有著至深影響。「由於父親是一位商人,諸如‘商業道德’、‘誠實’、‘一言九鼎’是他經常提到的詞匯,這些都對我有潛移默化的影響。」郭鶴年說。不僅是直接的道德教育,父親也以自己的言行對兒子們進行著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本著「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理念,事業有成之後,郭欽鑒和他的兄弟們熱心辦學,為華人發展出力獻策。日本侵略中國之後,郭欽鑒更出任新山華僑籌赈委員會主任,和家族成員積極籌款,支援祖國。

在他的父輩中可以看出來,早在郭欽鑒發家之後,他就與當地政府首腦關係很好,戰後,他因此擔任了米糧統治官的要職,負責採購事務。而郭家的東升公司還經營了政府特許生意,家族企業更賺得盆滿缽滿了。

第二代鶴字輩中,郭鶴年的大哥郭鶴舉在外交界頗有作為,還曾被委任為馬來西亞駐歐洲共同體育首席代表。

而郭鶴年一直對外聲稱,「我隻是一個商人」。他本人併不熱衷政治功名,但卻十分註意和政界保持密切的關係。在經濟上他對馬來西亞的執政黨和反對者都提供支持,但他很少在公開場合發表言論,更不願接受媒體採訪。

同樣引爭議的,還有一直以來誰是郭鶴年的繼承人。

誰是郭鶴年的繼承人?

郭鶴年膝下育有8個孩子,子孫眾多,幾代親屬發佈在家族企業旗下各大公司,卻尚未確認誰是他的繼承人。

作為一個宏大商業集團的高齡領導人,代際傳承一直是一個嚴肅的課題,可他似乎併不著急;他說:「世上所有事情有其演變的定論。我隻能為我的孩子帶來一個啓示,而不是錢。若他們能夠遵循,我們將能夠延續多三代或四代。

目前郭鶴年併未公開透露誰是他的繼承人,不過終究不會離開郭母的那句:兒孫能如我,何必留多財。倘若不如我,多財也是空。不為自己求利益,但願大眾共安寧。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3月14日
3萬座加油站,日賺78億,中石化為何將最賺錢業務推上市?
3月14日
赴港上市?盈收對賭?讓學生吃發霉菜?如此民校該休矣!
3月13日
年賺3億,靠「搬運」日漫起家,羚邦集團4月或登陸港交所
3月12日
急於擴張,新加坡龍頭企業二次赴港IPO融資1500萬港元?
3月12日
競品多,虧損大,邁博藥業能否成功上市?
3月9日
【IPO解碼】負債率接近90%,光大水務著急赴港IPO,勝算幾分?
3月7日
全球頂級投資陣容「哺育」,易商紅木正面對抗巨頭普洛斯
3月6日
不良貸款率攀升至1.81%晉商銀行,在港交所能否成功IPO?
3月5日
【IPO解碼】圈錢?產能利用率僅86.3%,勳龍汽車IPO還要建廠房
3月4日
再掀「赴港上市潮」,廣東瓦楞紙板製造商積極遞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