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雷】10億資金被佔用!金貴銀業成「提款機」?

日期:2020年7月7日 上午8:15作者:李瑩
【排雷】10億資金被佔用!金貴銀業成「提款機」?

「白銀第一股」身陷危機。

近日,金貴銀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貴銀業)突然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根據7月4日金貴銀業公告,其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金貴銀業及控股股東、實控人曹永貴進行立案調查。

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讓本已「加星戴帽」的金貴銀業(002716-SZ)加速消亡。2019年以來,公司接連出現債務違約、訴訟纏身、巨額虧損等不利局面。

二級市場公司身價也是一直往下掉,股價從2016年高點17.47元跌至1.33元,跌幅高達92%,市值蒸發八成。

危機不斷發酵,金貴銀業將面臨何種命運?

白銀第一股「暴雷」,淨利潤虧損43.5

金貴銀業原為白銀龍頭企業,曾是湖南郴州市產值、利稅及創匯大戶,湖南省工業百強企業和湖南省民營三十強企業。

公司主要產品為白銀、電鉛、黃金及其他綜合回收產品,屬於有色金屬冶煉行業。其白銀年產量居全國同類企業前列,是我國白銀生產出口的重要基地之一。

2004年創辦,2014年在深圳中小板成功掛牌上市,金貴銀業完成華麗轉身,首次公開發行募集資金近6.9億元。

上市後,金貴銀業營收規模迎來「大爆發」。

自2014年上市,至2017年期間,公司營收規模節節攀升,從42.97億元,增長至113.02億元,營收增速同比保持35%以上。

但上述期間公司歸母淨利潤始終不振,始終保持在1.45億元左右徘徊。2017年稍微好點,突破2.53億元。

在迎來史上最好業績後,金貴銀業的高光時刻並未停留太久,業績便開始出現拐點。

2018年起,公司營收和淨利潤規模有所下滑,營收約為106.57億元,同比下滑5.71%,歸母淨利潤1.18億元,同比下滑53.27%。

2019年公司業績更是直接跌入「谷底」,首度出現上市以來的虧損。根據Wind數據,金貴銀業2019年營收61.99億元,歸母淨利潤虧損43.49億元。

深陷流動性危機,連續2年被出具保留意見

金貴銀業業績急轉直下,早有端倪。公司近年來一直在加槓桿運營,資產負債率偏高,債務負擔偏重。

Wind數據顯示,2014年上市那一年,金貴銀業資產負債率就達到67.02%,此後多年一直高居不下,2019年達到106.29%。

公司負債中,短期債務佔比偏高。以2019年為例,公司一年内到期銀行借款、交易性金融負債、應付票據等約為85.28億元,佔總負債的80%。

與此同時,金貴銀業現金流卻出現惡化。2017年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淨額為3.79億元,到了2018年變為-0.54億元,2019年則為-1.22億元。

入不敷出成為高負債企業大忌。2019年末,金貴銀業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有約755萬元,於高額的臨期債務而言,簡直杯水車薪。

除負債經營外,金貴銀業另一個財務特徵是存貨較高,資金佔用明顯。

Wind數據顯示,2014年上市當年,公司存貨金額就達到31.75億元,佔總資產規模約56%。到了2018年達到45.03億元,佔比達38%。

2019年,金貴銀業存貨下降至26.06億元,佔總資產比例25.72%,而同比下降主要原因是期内公司計提存貨跌價準備5.33億元。

讓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的是,公司實控人曹永貴自2018年以來,還佔用10.14億元巨資。

因此公司股票觸及其他風險警示情形,於2019年10月9日,股票簡稱由「金貴銀業」變更為「ST金貴」,被戴上「帽子」。

但在2018年年度報告中,上述逾10億元並沒有如實披露,而是被計入預付款項目。

鑒於金貴銀業自2018年以來内部控制完全失效,且金貴銀業完全受曹永貴一人控制,公司2018年年報被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保留意見。

不過金貴銀業2019年年報被天健會計師事務繼續出具保留意見,公司危機持續發酵。

債務「連環殺」, 淪為失信被執行人

受資金流動性問題的影響,金貴銀業無法償還多項到期債務。

2019年末,公司已逾期未償還的短期借款總額為2億元,其中公司拖欠湖南省信託的一筆1億元短期借款利率竟然高達17.20%。

此外,金貴銀業還有兩項債券違約,違約金額7.95億元。

Wind顯示,公司因未按時足額兌付14金貴債本息,造成首次實質違約。2020年4月公司18金貴01債券又現違約。

截至2020年7月6日,金貴銀業共有3只存續債券,餘額為8.75億元,其中違約債券2只,違約餘額為7.95億元。

隨後,公司被進一步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成為了如今的*ST金貴。

無力償還債務,金貴銀業被多家借款方起訴,公司訴訟官司纏身。企查查顯示,公司法律訴訟322項,2019年以來呈現爆發趨勢。

在與重慶海爾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訴訟中,金貴銀業因流動性不足的原因,未能在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的給付義務,在2019年11月被列入失信執行人名單,公司實際控制人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和限制消費人員名單。

截止2020年一季度末,曹永貴持有金貴銀業21.37%股份已經司法凍結,這些股份中約96.54%已經被質押,理論上已經跌破平倉線,喪失融資能力。

退市邊緣可否遇貴人?

金貴銀業似乎已經步入窮途末路。

2019年年末,公司淨資產為-6.38億元,經審計的淨資產為負值。

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第13.2.1條、第13.2.3條的相關規定,公司股票交易或將被深圳證券交易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若金貴銀業2020年度經審計的期末淨資產繼續為負值,其股票將自2020年年度報告披露之日起暫停上市。

另外,屢屢被證監會「關照」,或讓金貴銀業股東陷入恐慌。Wind顯示,截至2020年3月末,公司二級市場股東有6.5萬戶。

本身就已經「披星戴帽」,在接二連三被證監會質疑後,很容易加劇二級市場恐慌,將公司股價推向1元/股,觸發面值退市危機。

據粗略統計,2020年以來,觸發面值退市的上市公司已經有9家,包括ST銳電、*ST美都、盛運環保、*ST天寶、神霧環保、東沣B、天廣中茂等。

事到如今,等待金貴銀業是退市,還是逆天改命?公司還有翻身機會嗎?

在2020年6月中旬回復深交所問詢函時,金貴銀業表示曹永貴已與公司及公司的債權人通過簽訂《債務轉移暨股東代償協議》的方式初步解決 6.69 億元的資金佔用問題,餘下3.45億元佔用資金,曹永貴正在積極尋求切實可行的方案爭取儘快解決。

金貴銀業仍然在嘗試自救。爭取當地政府的支持,借助當地產業政策扶持力量,努力改善銀企關係,提升企業資金信用,做好到期借款的展期工作,維持資金鏈的正常運行。

此外,公告還顯示,其將通過司法重整程序引入具有實力的戰略投資者和增發股份的方式化解公司的債務危機。

值得注意的是,金貴銀業2020年一季報,前十大股東里,出現2大著名信託身影——愛建信託、中融國際信託,兩者分别持股10.05%和3.91%。

兩家信託公司均有企業資產重組、購併業務,其中中融國際信託還擅長礦產能源類信託,為高端投資者提供參與該領域整合、重組的機會。

這究竟是金貴銀業引入的戰略投資者,還是收拾局面者,以及金貴銀業能否借助下半年奇迹扭轉命運,我們已經很接近答案。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7月6日
資金跑步入場滬指勁升5.7% A股時隔5年市值再破10萬億美元
7月6日
本週兩大芯片明星股IPO重磅來襲 芯片相關概念股強勢大漲
7月3日
券商繼續暴漲滬指勁升2%創年内新高 資金跑步進場成交再破萬億
7月3日
中資兩大券商巨頭合併傳聞再起 券商概念股乘風持續大漲
7月3日
【IPO前哨】從未綻放的思念食品到脫胎換骨的千味央廚 首家餐飲供應鏈企業來了!
7月3日
【政策風向標】央行曲線降息 誰最受益?
7月2日
隔行不隔山,瑞聯新材值得重點關注
7月2日
大金融爆發滬指漲逾2%急衝3100點 萬億成交額點燃市場做多熱情
7月2日
百強房企6月銷售恢復好於預期 地產股7月開門紅集體迎大漲
7月1日
借錢做大生意,大連豪森能平衡好槓桿風險與份額提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