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東炒股爆虧近14億,上海萊士值得入手嗎?

日期:2019年1月21日 上午10:27作者:周治瑋 編輯:張駿芬
大股東炒股爆虧近14億,上海萊士值得入手嗎?

當人人都在一邊調侃散戶炒股當韭菜被收割的同時,一邊也在盲目地加入神話機構的隊伍中淪為烏合之眾。實際情況真是如此嗎?有心人做一做統計市場存餘資金進出的工作就知道了,譬如曾經的1849點底部並不是機構買出來的,5178點位也不是他們賣出來的。

那究竟是誰買賣出來的呢?散戶和極少部分機構,只不過兩者的區別在於散戶善於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而少部分的機構的行為更具持續性。

不是只有散戶才虧錢

把機構拉下神壇,這並非理論上我的自以為是,而是上海萊士(002252-CN)的大股東科瑞天誠投資控股集團的老闆鄭躍文所做的投資決策就是如此。我們看到在上海萊士披露的2018年中報的數據中,顯示其因為投資決策失誤導致虧損了13.72億,所以大家看到了其淨利潤虧損8.47億。

是在什麼股票上虧的呢?萬豐奧威(002085-CN)和興源環境(300266-CN),大家看看其走勢就明了了。

當然,這裡並不是要揭別人的短,實際上在2015到2017年度中,鄭先生的炒股表現還是很不錯的,分別給上海萊士賺了8.65億、8.28億、2.4億,這麼算下來總的來說從2015-2018年度老鄭炒股還是賺錢的,試問散戶與大部分清盤的機構朋友們在2015-2018年度的總體表現中你們賺錢了嗎?

既然老鄭的炒股水平不能說太臭,至少也能掙錢,那麼我們對公司未來炒股預期的評價就要轉變,轉變也意味著存在著觀念上的落差,所以這個對於上海萊士未來的股價是一個隱性的積極因素。

撇開老鄭財務出身善於資本運作不談,就只看血液製品業務層面,公司究竟如何?

上海萊士與華蘭生物,不同價值維度的觀察

從分紅的角度,上海萊士的表現確實不夠華蘭生物(002007-CN)闊氣,這一點從募資到掙到錢了拿來給股東們分紅上很明顯,華蘭生物從2004-2017年度共募資6.26億(IPO加定增),歸屬母公司淨利潤58億,股東分紅20.31億,而上海萊士從2008年-2017年度共募資85.87億,歸屬母公司淨利潤總計53.97億,股東分紅10.84億。

但是一家公司的價值僅僅體現在分紅上嗎?顯然這只是維度之一,實際上上海萊士的大股東鄭躍文和黃凱截止2018年9月共計持股71.59%,而同期華蘭生物大股東安康的持股僅為33.09%,論分紅的動力上海萊士應該更加積極,但是他的分紅卻比華蘭生物要小,而從現實情況來看,上海萊士定增的錢都拿去收購同行業的公司去了。

從2013年開始的對邦和藥業的收購、2016年收購同路生物、英國血液製品公司BPL,那麼對於二級市場的投資人/投機客來說,無疑在階段時間的取捨上上海萊士更為成功。

但是階段的成功不代表長期的成功,甚至過去的成功會成為未來的阻礙,這似乎又回到了老鄭炒股的問題上,但這裡我想進一步,老鄭為什麼會炒股?這似乎是個無聊的問題,但是據此我們可以更好的理解中國血液製品行業現狀。

炒股背後是躺著也能賺錢的行業

血液製品行業不同於一般的生物製藥行業,作為血液的替代品,在醫療急救(低血容量休克、新生兒敗血症、肝硬化及腎病引起的水腫或腹水等)與特定疾病(麻疹、傳染性肝炎、乙肝、破傷風、狂犬病等)的預防治療上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因為其關乎到民生安全問題,所以每一個環節都受到國家嚴格的監管,從上游的血漿站,中游血液製品公司再到下游的醫療機構。

所以在這鏈條的核心樞紐也就是血液製品企業的管控上,同行競爭者數量是有限的。 2001 年5月21日國辦發[2001]40 號文《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行動計劃(2001—2005 年)的通知》中規定,從2001年起,國家將不再審批新的血液製品生產企業。

這一定程度導致了行業中所有公司(天壇生物(600161-CN)、泰邦生物(CBPO-US)、華蘭生物、博雅生物(300294-CN)、振興生化(000403-CN))的毛利率都處於50%以上的水平,而上海萊士憑藉其營收規模與血漿利用率處於行業前3的位置使得其血液製品年均毛利率處在62.7%的水平僅次於泰邦生物的66%。

既然行業暫時只出不進,而上海萊士自身的毛利率水平在國內同行中又是最高的,那麼對於鄭老闆來說公司就是一頭優質的現金奶牛,結合鄭老闆曾經參與創立民生銀行、湘財證券、華夏銀行改制、南昌銀行改制、東方人壽重組的經歷,我們對老鄭炒股這一行為就不會驚訝,甚至不排除老鄭會繼續在二級市場炒股。

原因有三:其一,鄭躍文就是資本運作出家的;其二,從2015-2018年度,炒股還是掙錢的(5.61億);其三,股市來錢確實比干實業更快。

從這一點出發,結合前文《2019年A股展望:信心不足,反彈尚早》對A股市場2019年的判斷,倘若老鄭繼續炒股,除非老鄭追漲殺跌,不然很難在接下來2 -3年的二級市場中虧錢。也就是說,這次2018年中報對於炒股虧損的計提,大概率就是盈虧的拐點。

在不炒股的世界中選擇炒股的落點

如果我們不考慮炒股的影響,試想上海萊士只專心血液製品的銷售,公司的營收表現又將是如何呢?這裡我們可以在2015-2017歸屬淨利潤中剔除炒股等非經常性損益帶來的收益影響,只考慮血液製品業務淨利潤的變化情況。

我們可以計算出2014-2017年度扣除損益後的收益分別為6.82億、8.99億和6.15億,再根據2018年度半年報3.06億的扣非損益,預估2018年全年扣非損益為7億。由於從營收、淨利潤規模與毛利率上只有華蘭生物與之相似,那麼華蘭生物在2010年6.95億的歸屬淨利潤對應34.16的估值就可以作為上海萊士2018年度估值的參考,由此測算最終目標仍有30%的下跌空間。

從復利增長的角度測算呢?我們可以計算其2015-2017年度扣除非經常損益後每股收益分別為0.25元、0.18元、0.125元,其對應的複利增速分別為32%、23%、15%,平均複利增速則為23%,根據PEG法則測算其對應的目標價為6.85,目前的市場已經處於這一範圍之中了。

當然這兩種測算方法各自都存有誤差的問題,並且兩種方法有較大的目標差距,只能提供模糊的準確性。然而市場則需要綜合考慮上海萊士自身業務業績狀況以及公司控股股東老鄭炒股盈虧的預期。所以再把這一層預期加進去,從當前市場供求的角度觀察其股價在6-8元的換手情況,以及市場近期階段風險所致股價回落的預期,那麼在這一段時間內上海萊士就值得重點關注了。

至於市場會在模糊的準確中選擇誰,這個就交給市場來幫我們定奪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1月21日
2019新能源汽車補貼待定!誰是動力電池的“守望者”?
1月19日
「女巴菲特」趙薇是怎麽跌落神壇的?
1月18日
淨利可能大增超過50%的中國建築,難道要大象跳舞?
1月18日
萬科董事會席位空缺,寶萬之爭二次上演?
1月18日
害人害己,垂死的*ST長生能否成為下一個ST長油?
1月18日
華蘭生物:長生生物退市帶來交易性機會
1月17日
賬務違約、股價崩盤,又一個近千億市值的公司暴雷了!
1月17日
二手房大甩賣,北京直降100萬
1月17日
10年房地產數據告訴你,這家公司值不值得投資?
1月17日
6000億對標華為,65歲的董明珠還能轉型成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