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發佈年報,恒瑞醫藥是在佈局還是有苦衷?

日期:2019年2月19日 下午2:10作者:陳永 編輯:彭尚京
提前發佈年報,恒瑞醫藥是在佈局還是有苦衷?

平地一聲雷,當整個華夏大地還沉浸在傳統農歷新年推杯換盞的幻影之中,備受資本市場關註的「醫藥一哥」恒瑞醫藥(600276-CN)上週五收盤猝不及防地於發佈了2018年年度報告,通過靓麗的業績為投資者平添了許許暖暖的喜悅。

市場亦是聞訊大漲,昨日以66.30元跳空高開,上漲3.13%。強勢橫盤震蕩,於盤中最高上摸至67.65元,收於66.83元,或3.95%。靓麗的業績成為股價上漲最有力的支撐。

然而,恒瑞醫藥緣何如是早早發佈年報呢?

歷史

之所以說恒瑞醫藥2018年度的年度報告發佈時間提前,是跟其過去歷年的發佈時間作一個對比的結論。根據公開資料,財華社總結出去過去6年的年報發佈時間及股東大會召開時間。

可以看到,回顧過去6年的年報發佈時間,有3次是在4月份,2次在3月份,2月份的隻有今年這一次;對照其股東大會召開時間,則是3次在5月份,2次在4月份,3月初召開股東大會的,亦隻有今年這一次。

就年報發佈時間而言,不僅遠遠早於其歷史上大部分發佈的時間4月中旬,即便和過去5年中最早發佈年報的2017年3月11日相比,亦是大幅提前近一個自然月。

為什麽會出現如此反常的情況呢?我們還是從公司的年報中一探蹤迹。

現實

誠如前言,恒瑞醫藥的2018年年報,是一份為節日增添喜氣洋洋氛圍的年報。財華社通過幾個財務指標的歷史梳理匯總,來證明其所具有的喜慶。

從營業收入這個經營指標上來看,恒瑞醫藥在過去六年保持著穩定的增長,大部分年份都保持著20%左右的增幅,過去兩年,更是將增幅保持在25%的水準上。

而在扣非歸母淨利潤這一指標上,亦能與營收的增長保持同步的穩定。除在2015年出現45.05%的非常規增長,别的年份增幅都保持在20%這一數字上下。尤其在近三年,增幅穩中有升,顯示出公司增產亦增效,運營質量優異。

如果結合年報的備註,2018年恒瑞醫藥在報告期内計提股權激勵費用31201萬元,剔除股權激勵費用後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較上年同期增長29.69%,則2018年在這一指標上的增幅更甚於過去兩年。

通過對照公司過去六年的加權平均淨資產收益率以及扣非加權平均淨資產收益率,來佐證公司優異的運營質量。

可以看到,雖然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每年保持著幾十億的增長,但是其淨資產收益率併沒有因此而出現萎縮情況,雖偶有波動,卻一直維持在20%到25%的區間,兩個細分指標,加權平均淨資產收益率以及扣非加權淨資產收益率均顯示出其強大的穩定性、持續性與連貫性。

高估

如此優異的公司,在醫藥行業併不多見,即便放眼整個A股市場亦為難得。特别地,恒瑞醫藥以「創新一哥」著稱於醫藥行業,其前期佈局的研發管線在未來三年將逐漸進入收獲期,市場對其充滿著無限的期待。

這樣的期待放到資本市場上,就是恒瑞醫藥的高估值。

通過理杏仁,財華社整理出過去5年恒瑞醫藥的PE-TTM數據。數據顯示,過去5年,恒瑞醫藥的滾動市盈率常年保持在【40-50】倍的估值區間,鮮有區間之外的情況。這一歷史慣性自2017年下半年被打破,其估值沿著歷史區間上沿持續攀升,至2018年5月份達到了近100倍的PE。其後雖持續回落,然而即便根據其2018年大漲的業績,至今日其估值亦在60倍上方。

按照歷史的經驗,過高的估值常常通過兩個方式破滅:或者是業績不能實現預期的暴跌,或者是業績確實得以實現後的緩跌。誠如財華社曾發佈的《恒瑞醫藥:高估值邏輯生變》一文,緣起於PD-1單抗急遽變化的整體市場環境,以及作為恒瑞醫藥的重磅產品——卡瑞麗珠單抗自身存在的產品缺陷,被市場寄予厚望的卡瑞麗珠蒙塵,使得恒瑞醫藥未來三年超高速發展的預期恐難以實現。

財華社預計,未來三年,恒瑞醫藥營收和淨利延續當前【20%-25%】的年增速應是大概率事件,而估值回歸到先前【40-50】倍估值區間亦在邏輯之中。當前60倍的高估值,則存在明顯的泡沫傾向。

減持

對公司估值的判斷,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作為理性經濟人,認為低估的,自然多會買入股票;認為高估的,則多會反向操作。

雖然最終的結論需要市場通過走勢給出,但是董監高的行為取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作為公司估值是否公允的一個參考。

2018年下半年,恒瑞醫藥分别於9月28日和10月11日發佈了兩個董監高的減持公告,具體情況如上。如是眾多的高管在同一時間減持,恐怕很難說皆是為了改善生活水平,提高生活品質。大概率推論,應是董監高共同認為公司的階段性估值過高。

同樣的減持情況亦發生在公司的第二大股東西藏遠達投資有限公司身上。我們觀察自2018年半年報至年報這一時間段,其持有的股份總數及在公司佔比的變動情況。

可以看到,作為公司的重要大股東,西藏遠達投資亦在過去半年進行了小幅減持,從半年報的持股5.8億股到年報的5.69億股,減持1100萬股;持股比例亦從15.76%降至15.45%,減持的份額和力度都說不上大。

即便如此,觀察其減持而非增持行為,亦在某種程度上表達出其對公司股價併不認可的傾向性。

我們都知道,董監高和大股東減持是受到嚴格的數量以及時間窗口限製,在年報和半年報披露前30日,兩者都是不可以減持的。有别於公司高管的少量持股具有的「船小好調頭」,大股東的大量持股更需要充裕的時間予以騰挪。從這一點而言,我們也可以對這一規定花式理解為:越早進行年報披露,其後留給大股東進行減持的時間和空間更為充裕。

如果對公司選擇提前發佈年報的目的,直接解讀成服務大股東減持,明顯是缺乏嚴密的邏輯線條,未免顯得武斷。作為一個嚴肅的媒體,財華社自然不會如此倉促推論。但是,從另外一個嚴密的角度來說,即便我們無法判斷公司提前發佈年報的具體目的,或者說其行為本身亦存在偶發性的可能。但是毫無疑問,其行為本身為大股東減持創造了有利的外部條件。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2月15日
A股過山車?京東方股價放量大漲後恐要下跌
2月14日
長春高新:一隻特立獨行的東北股
2月14日
忘掉國海證券,在年報中找翻倍個股
2月12日
大過年的,買點片仔癀
2月12日
三巨頭觸及反彈極限,A股易下難上
2月1日
片仔癀深圳終端體驗館實地探訪札記
2月1日
淨利高達235億元的五糧液賣的不是酒,是液體黃金?
1月31日
沒錢買飼料,生豬死亡虧損33億,雛鷹農牧是把股東當傻子嗎?
1月31日
利潤與股價背離,歐菲科技可以否極泰來嗎?
1月30日
虧損30億,超過其市值,A股的地雷何時能出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