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衝動少年」李國慶 如何解救負債40億的當當?

日期:2020年7月10日 上午8:27作者:李瑩
觀察|「衝動少年」李國慶 如何解救負債40億的當當?

大唱「我還是那個少年,沒有一絲絲改變」,2020年高考季,李國慶再次一怒為當當,成功超越高考詞條,霸屏熱搜。

俞渝曾說自己抑郁的時候,是李國慶給他快樂。李國慶是個骨子里透著幽默的人,這點從他一貫行事作風便可得知。

但沒想到這對共同創業的夫妻,能成功創辦當當品牌,卻不能解決家務事。在2020年疫情期間兩度以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出現在公眾面前。

圍繞著當當之爭,幽默如李國慶,再次給影視作品空擋期的公眾解了乏,也順帶提升了一把當當人氣。

據Wind顯示,當當移動APP月度活躍用戶自2020年以來一漲再漲。在李國慶今年4月「搶公章」大戲中已經突破750萬人。

「二闖」當當被拘留,李國慶還是那個「衝動少年」

當當神劇再度開演。

繼2020年4月李國慶帶領6人闖入當當,搶奪公章之後,7月7日早上,李國慶帶著20多人,二闖當當,撬保險櫃,拿走資料。

只可惜這次沒有上回那麽幸運,李國慶被朝陽警方行政拘留。

出於對李國慶的同情,筆者上網查了行政拘留的含義,是指嚴重違反治安管理但不構成犯罪,拘留期限一般在10日以内,並不會留下案底。

不管怎樣,大家都以為李國慶這次總該消停下了。

沒想到他在拘留期間還在據理力爭,質問俞渝良心安否。李國慶還熟稔得動用公司任免制度,擬請董事會批準他辭去當當CEO職務,僅保留當當董事長一職。

李國慶「耍寶」,坊間群眾樂得看熱鬧,紛紛要求李國慶轉行做喜劇。確實,他的舉動也超出了平常克制以及君子動口不動手的商務通牒,上演「全武行」。

2020年「兩顧」當當只是意氣行事、率性而為?

快書包創始人徐智明評價李國慶,國慶的辦事風格非常銳利,有衝勁,不過他絕不是那種有勇無謀的衝。很多看似衝動的事,他都有安排和籌劃。

李國慶並不像有些人以為的那樣,簡單地只是「李大嘴」。

鳳凰網也給出很高的評價,李國慶具備一個枭雄的一切特質,他或者孤獨求敗,也或者一敗塗地,但他絕對不是一個平凡人。

筆者卻覺得,55歲的李國慶還是那個」衝動少年」,這些出格舉動很純粹,符合他的真性情。

李國慶從2019年2月從當當出走,到一年後做得這些「掙紮」,也只是他欲重返當當?

因海航收購出走,掙紮只為奪回當當控制權? 

李國慶做的這些掙紮頗有點無奈之舉。

早在2019年2月他就已經公開宣佈離開當當。彼時他還洋洋灑灑寫了「告别康橋」,我走了,我要再去追夢。

為何今時今日李國慶又擠破頭想要重回當當?

這一切還要從這個已經55歲年紀的老男人為何揮别一手創辦的公司談起。

2018年4月,海航科技公告稱,擬以75億元作價購買當當網100%股權及當當科文100%股權。收購條件是李國慶與俞渝退出當當,不再擁有當當控制權。

彼時李國慶已經做好離開的準備。

未料海航資金鏈斷裂,這筆交易在半年後宣佈告吹。但李國慶仍然出走,並投身於知識付費創業項目「早晚讀書」,體現了一個男人應有的骨氣和氣概。

這一路捋下來,隨時迫於潛在收購而打算離開,但最後走得時候,李國慶並無外界壓力。

但在2019年下半年採訪中,李國慶卻一怒摔杯,稱是因俞渝「逼宮」出走。這對夫妻撕逼大戲正式拉開。

俞渝也毫不客氣反擊,聲稱要抓破李國慶的臉,並揭露李國慶置當當於不顧,與大魔女對罵,和同性戀厮混,胡亂投資,到處放厥詞得罪人……

如果說「慶俞年」第一季還只是兩口子撕逼。那第二季直接就上演「全武行」。2020年4月李國慶帶領幾名大漢闖入當當搶公章。

第二季暴露李國慶真實本意,他想重新奪回當當控制權。

據企查查顯示,俞渝持有當當約65%股權,而李國慶則持有約28%股權。

而在2010年當當在美股上市時,李國慶才是當當第一大股東,持股持股比例為38.9%,遠高於俞渝的4.9%。

不過當當上市後,發展並不順遂,公司後來也從剛上市的30億美元高點,跌至五六億美元。

為了避免像聚美、唯品一樣持續下跌,當當最終在2016年私有化退市,並計劃回國上市。

正是借私有化契機,俞渝巧妙上位,取得當當大部分股權。

根據當當網副總裁阚敏透露,當當完成私有化後,俞渝持當當網股權52.23%,李國慶持股22.38%,二人孩子持有18.65%(孩子股份暫時在父母名下,各有一半)。

李國慶退位成小股東,並失去控制權。

到了這里,就接上了開頭講得「海航收購、李國慶出走」事件。私有化的當當並未在A股上市,反而傍上了財大氣粗的海航準備賣身。

故事講到這里,我們對李國慶夫妻的股權爭奪也有了初步了解,但李總屢屢出格的舉動,不走尋常路的勇氣也確實讓吃瓜群眾大呼過瘾。

只不過在屢屢折騰之下,當當網的業績不行了嗎? 

「連橫」京東被拒,當當往事已輕

1999年,李國慶夫妻創立了當當。同年成立的還有馬雲的阿里。

2004年的時候,當當就做到國内圖書領域電商第一名。恰巧也是同年,公司就就獲得Tiger Global Management的B輪融資,金額1100萬美元。

用劉強東的話講,那個時候當當拿這麽多錢相當於現在一筆很大的數目。但似乎當當夫妻太求穩,並沒有把錢拿來做物流啊之類。

但作為第一批電商,當當四顧無敵,幾乎蒙眼也能營業收錢,並在2010年順利上市,到達歷史巅峰。

IPO首日,公司股價漲到29.91美元,較16美元發行價暴增86.94%。IPO融資額3.13億美元,刷新亞太區高科技公司融資額度記錄。

但在2011年公司股價爬升到34美元高點後,開啓下行模式,僅一年不到就跌破發行價,長期徘徊在個位數。

等待當當的是2016年的私有化退市。

股市戰績一定程度上代表當當經營業績。前幾年線下書店,數字閱讀等互聯網的浪潮一波接一波,但當當一次都沒有抓住。

用李國慶的話講,2016年公司剛退市的利潤僅有9000萬元。沒有業績支撐,公司股價自然低迷不振,以至於退市。

不進則退,當當的萎靡,伴隨著國内競爭對手不斷出現。京東圖書生意越來越強悍,一線城市下單當日達,其他地區隔日達。淘寶、天貓也相繼佈局圖書。

在主流電商圍剿下,當當生存空間進一步被擠壓,當當甚至被邊緣化,如果不是李國慶的鬧劇,已經很少人會在當當買書了。

為了解圍當當,李國慶曾試圖連橫。他試圖拉劉強東一起抗衡淘寶,說當當和京東才友商,要一起對付淘寶。

但被劉強東拒絕,劉強東說京東和淘寶不是對手,和當當才是對手。這是要氣死李國慶的節奏。

在電商紅海突圍中,當當還是實現了較大的增長。

根據2018年海航收購當當時出具的公告顯示,當當自退市後,於2016-2018年間,淨利潤分别為0.92億元、1.32億元和3.59億元。

但對比2017年末公司39.82億元負債,以及0.28億元淨資產,當當還是有較大壓力。

輕吟「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的李國慶仍在拘留中,俞渝「經年悲喜,淨如鏡,已靜」。可憐當當鬓如霜,還能否創輝煌?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7月9日
【車企動態】新能源市場回暖,新車「漢」預售超2萬輛,比亞迪下半年有望迎拐點?
7月9日
【行業一線】餐飲業整體盈利下行 海底撈戰略上行
7月8日
【車企動態】6月銷量增長超2成,吉利汽車近兩月股價漲近60%!
7月7日
便宜就是好貨,綠的諧波掘金時
7月6日
嘗高美集團:業績逆市增長之時,成立合資公司,分羹超6萬億市場紅利
7月6日
投資投機皆不能,聖湘生物風險大
7月6日
【車企動態】蔚來、特斯拉市佔率上升,新能源汽車面面觀
7月6日
市場觀潮|券商股狂歡有迹可循
7月4日
神州係悲喜劇之神州租車 | 比北汽更闊綽 上汽集團攜19億變身「白衣騎士」
7月4日
併購情報站|中信證券與中信建投:你們是認真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