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銀行:零售佔比是否越高越好?

日期:2020年3月23日 下午8:13作者:毛婷
招商銀行:零售佔比是否越高越好?

作為零售銀行業務翹楚,招商銀行(03968-HK, 600036-CN)的行長兼首席執行官田惠宇在業績發佈會上分享了一個思考「零售佔比是否越高越好」?

根據招商銀行按中國會計準則編制的全年業績,2019年零售金融業務的報告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5%,至1447.22億元(單位人民幣,下同),佔比達到53.66%,報告稅前利潤同比增長14%,至664.17億元,佔比達到56.7%。

自提出「一體兩翼」後,招行一直著力發展零售金融業務。「一體」指零售銀行業務,「兩翼」指公司金融和同業金融業務。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招行的零售金融業務在2019年依然保持強勁的增長,田惠宇提到了「一體兩翼」的重要性,並表示將繼續秉持,不會變。不過他也提到2020年的零售業務增速肯定沒那麽高,在對於「零售佔比是否越高越好」的思索中,他的看法是並非越高越好,其五年規劃佔比到達60%的目標是合適的。

2019年業績靓麗

在零售業務的帶動下,招商銀行確實交出了一份不錯的2019年成績單。

期内淨利息收入同比增長7.92%,至1730.9億元,佔總收入的64.18%,主要受平均生息資產擴大7.12%,至6.69萬億元,平均收益率提升了4個基點所帶動。2019年,該行的淨利差同比提升0.04個百分點,至2.48%,淨利息收益率(NIM)提升了0.02個百分點,至2.59%。非利息收入同比增長9.57%,至966.13億元,主要受投資收益同比增長24.81%所帶動,全年總收入同比增長8.51%,至2697.03億元。扣非後歸母淨利潤同比增長15.04%,至921.78億元,主要得益於業務增長的同時,信用減值損失的增長受到控制。

招商銀行宣派股息每股1.2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7.66%,派息率由去年的30%提高至33%。對於未來是否會進一步增加派息,董事長李建紅表示未來的派息仍將不低於30%,會考慮公司的可持續健康發展,資本充足率以及平衡股東投入的回報來厘定派息比,希望在這些參數都理想的情況下,逐步提高分配率。

2019年,歸屬於股東的平均總資產收益率提升了0.07個百分點,至1.31%,扣非後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加權平均淨資產收益率同比提升0.23個百分點,至16.71%。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招行的不良貸款率較期初減少了0.2個百分點,至1.16%,不良貸款撥備覆蓋率再增加68.6個百分點,至426.78%。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也維持在11.95%的水平。

以下是招行管理層回答分析員與媒體的内容:

Q:疫情對招行產生怎樣的影響?

招行董事長李建紅:我國取得了階段性的成果,但疫情在全球蔓延,對世界經濟、金融市場帶來嚴峻的影響,導致國際金融市場的脆弱性增加。美股十天内四次熔斷,結構性矛盾加劇,對全球治理產生挑戰,再加上石油危機,這一切對實體經濟、金融市場、企業都帶來衝擊。不過三月份,我國疫情取得階段性進展,全社會正在逐步恢復。

在此大環境下,招行挑戰與機遇並行。包括招行在内的招商集團係統一季度受到的衝擊平均在20%左右。不過三月份以後有所好轉。

總體來看,對銀行業有以下幾個機會:

1.政策性的機會,融資需求明顯增加,還有政府採購和電子政務的機會不斷增加,機會很多;

2.恢復性的機會,主要來自零售消費業務,疫情過後相信全社會很快恢復過來。

3.財務性的機會,醫療衛生等發展機會,業務融合發展的機會,線上化、技術產業鏈、新經濟佈局方面的機會。

招行做了樂觀、正常和悲觀狀態下的場景預測和應對,我們還是做最壞的準備,做最大的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

行長兼首席執行官田惠宇:對業務的影響主要有五個方面:

1.獲客:第1季度特别2月份零售的借記卡和信用卡獲客數量同比大幅度減少;小企業客戶也大幅減少;

2.存貸款:對公穩定增長,主要受影響的是零售的信用卡、小微貸款、房貸;

3.淨息收入:兩個因素影響,一是信貸結構在發生變化(二月份情況),因為零售業務信貸的投放速度下降,導致相對高收益資產的佔比增速下降,另一個方面是利率下行。

4.中間業務收入:信用卡和借記卡的交易量下行影響了整個結算收入,同時復雜產品的銷售、發債、資管項目的投放,都因為儘調難以進行而延遲。

5.資產質量——這也是最大的影響:信用卡和個貸的還款能力和意願都在下降,2月份信用購卡、房貸、小微貸款一個月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其中也有一個特殊的因素,招行信用卡有40%的催收產能在武漢,而且是能力最強的,但因為疫情停工。

所以受疫情影響最大的是信用卡業務,不僅體現在交易量(包括海外交易量),還體現在資產質量,以及信用卡透支,對信用卡業務產生比較嚴重的短期影響。不過從三月份開始,整個情況都在好轉,目前我們催收的產能已基本恢復,係統反映的交易量也基本達到了正常的水平。

除此以外,還有一些好消息:

1.線上和財富管理的優勢在疫情期間得到了充分發揮:理財和基金的銷售同比大增。

2.金融市場内地業務沒有受到境外市場大幅度波動的影響,反而部分受益:我們在2019年下半年加大了債券的投資力度,拉長了久期,浮盈增加。另外外匯和貴金屬在近期市場的大幅度波動中稍有斬獲。

3.招銀避險產品係列在這一輪波動中發揮了很好的作用,同比交易量大幅提升。

4.理財的淨值基本保持穩定。

至於下一步採取的策略,從五個方面考慮:

1.堅持「一體兩翼」的定位。這次疫情讓我們進行了深入的思考,確證了「一體兩翼」對招行的重要性,更加認識到成為一個有機整體對招行更加重要。「兩翼」今年有可能成為平衡財務表現的重要因素。另外,我們也在考慮一個問題——零售的佔比是不是越高越好?目前我們零售的佔比已經超過55%(財華社註:按管理層的演示數據,零售營業淨收入為1425.58億元,佔總收入的56.71%),五年規劃里是到60%左右,我們認為這個水平是合適的,這次疫情讓我們進一步深入思考了這個規劃。沒有強健的「兩翼」,「一體」也走不遠。所以我們今年會在打造「一體兩翼」成為一個有機體方面投入更多。

2.資產質量:短期受到了衝擊。但其實2017年招行已經關注信用卡的共貸風險,並採取措施,打通業務,微調風控等,2018年和2019年的新戶風險表現都不斷好轉。儘管2019年信用卡不良新發生同比增加,但這是我們的模型之内。風險收益平衡做得比較好,過去兩年的措施是有效的。這次疫情只是按了一個暫停鍵,復工後還會回來。房貸依然堅持「三好」,小微方面並不擔心,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優質資產抵質押,今年的策略是對抵質押在三四線城市的小微貸款收緊管理。

3.NIM方面,去年為什麽逐季下降?這是我們做主動資產管理,平衡當期財務表現和客戶需求的一個結果。第一季很高,我們策略是保持優勢即可,太高也面臨各方面的壓力,尤其在資管新規之後。第四季度大量的零售資產轉出,所以NIM比較低。整體而言,這是我們主動管理的結果。

今年對NIM的管理:資產端,鑒於去年下半年利率下降,加大了項目融資和中長期貸款的投放,目前這部分貸款已經佔到55.4%,優化了期限;第二是拉長久期;第三是對1-3年的貸款採取固定利率的策略。已經陸續見到效果。
負債端:今年嚴格控制高成本負債來源的規模和比例。另外同業負債重定價,以控制成本。
在NIM這方面,我們無法逆勢而行,能做的是繼續保持優勢。

1.中間業務在六個領域還是有機會:1)財富管理,2)信用卡,3)資管,4)託管(資產結構調整),5)投行,6)金融市場。

2.資產投放的策略:零售的信用卡今年的增速肯定要比去年低,房貸將保持較快增長,小微保持合意增長,批發業務目前項目儲備很充足(特别圍繞新動能、基建、補短板、新基建、國企改革等領域,區域上圍繞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一體化都做了儲備)。

Q:招行的派息率由30%提高至33%,管理層的考慮是什麽?是否還會進一步上升?

李建紅:基於三個考慮:1)公司可持續健康發展;2)資本是否充足;3)平衡股東投入回報。下一步策略是堅持確保可持續健康發展,謹遵監管要求,為下行壓力做好儲備的基礎上保持派息,不低於30%,如果這些因素都向好,希望分配能穩定逐步提高。

Q:LPR改革對零售貸款和批發貸款的影響如何?是否對零售貸款的影響更小一些?

副行長兼財務負責人王良:招行按照監管部門的要求,從去年增量開始就按LPR的基數為定價基礎,存量貸款的切換是從今年3月到8月底,已經有轉換措施。全行來看,涉及的存量貸款總額是1.8萬億元,里邊有1.05萬億是個人住房按揭貸款,有四千多億是公司貸款,還有三千多億是非住房的個人貸款。

轉換的主要措施:住房揭貸款是等價轉換,所以利率沒有大的變化;轉換完後的利率調整是採取每年一次重定價;轉換的期限是從4月1日開始到8月底。通過這樣的轉換策略,LPR改革對本行今年利率影響很小,特别對淨利息收入的增長基本沒有影響,影響將體現在明年。

Q:招行對LPR改革做了哪些準備?以後會考慮哪些因素。

王良:是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步驟。招行對利率市場化的改革做了多年的準備。我們要逐步降低資產端利率敏感資產的佔比,逐步拉大固定利率貸款的佔比。

下一步針對LPR改革的推進做好工作:1)對客戶的選擇:選擇貸款的期限、定價、風險定價水平能夠覆蓋我們成本的客戶;2)提高客戶的綜合回報水平,例如帶來潛在的其他業務;3)管控好利率風險,運用利率、期權、衍生品和對衝來回避相關的風險。

Q:招行未來的業務定位?

田惠宇:零售和對公業務方面,堅持「一體兩翼」策略。一體方面,今年會做更多工作。資產投放方面,零售的增速肯定沒有去年高,會根據市場變化做實時的微調,但整體方向不會動搖。

Q:營收增速落後於利潤增速,是否因為資產質量比較好?未來是否保持?

王良:這三年招行的營收增幅分别為5.3%、12.4%和8.8%,三年平均起來大約9%的水平。綜合來看,我們在上市銀行中排名前列。這三年的增幅有起伏,但主要與外部因素有關,我們也反思發展的路徑,盲目追求營收增長,則可能欲速不達。我們處於中高速增長狀態(相對於同行),能更從容地面對風險。

田惠宇補充:營收增長主要來自兩個方面:資產規模的擴張,以及中間服務,需要考慮的是市場的環境、客戶的需求、還有招行的風控。另外還有招行的一個特色——輕資產,也就是資本内生能力。我們過去七年沒有發普通股,並且保持派息,未來五年好像也用不著發股。

Q:資產質量如何?

王良:2019年整體資產質量穩中向好。但好中有憂,我們的2019年不良貸款生成有所增加,比上一年增長了89億,其中主要是信用卡,佔了80億。所以2019年在信用卡的管理上採取收縮的策略。儘管如此,我們還是選擇多釋放,多生成。如果沒有疫情的影響,信用卡還是會保持發展勢頭,但以目前來看,整體資產質量受疫情衝擊,風險會有所上升。

當前對公業務的整體資產質量還保持穩定,零售資產相對受影響大一些。公司貸款雖說比較穩定,但還是採取審慎態度,製造業、批發和零售業是風險高發的行業。去年長三角風險形勢好轉,接下來東北、中西部區域的風險有所上升。還有一些風險大戶暴雷或是槓桿過高,也導致風險爆發。

個貸產品方面,雖說面臨上述風險,但房貸、小微貸款等有比較充足的抵押,損失很小。

Q:招銀理財與母行資管部的關係如何?疫情是否影響理財子公司?

行長助理劉輝:目前理財子公司還在轉型過渡期,總行的資產管理部與招銀理財是並存狀態,母行管理、發行的理財產品是在總部名下,子公司有自己體係下的產品。目前母行的老資產和存量資產、產品都是資管部名下。

至於疫情的影響,有利也有弊。不利:資產端方面因為沒有辦法觸達客戶,原來非標資產的投放整體受到很大影響,整個二月份的非標資產停止投放,但是三月以後在慢慢恢復;此外全球的危機模式導致投資收益受到壓力。有利:線上能力得到凸顯,開辟了宅理財係列,理財銷售一點沒受影響,疫情期間理財產品的認購非常火熱。

Q:房地產不良貸款率下降了59個基點,去年採取了哪些措施?今年如何看待?

王良:整體存量比較少,所以整體不良貸款率比較低,而且有資產抵押,所以損失也很小。多年採取的措施就是限額管理,每年的貸款增量計劃中,對房地產的開發貸款、住房按揭貸款都實行總量控制,限額管理。對開發貸款實行名單制,篩選國内排名前列的開發商,與其建立合作關係,所以融資主要面對名單内客戶進行合作。區域選擇方面,我們都選擇一二線城市。房地產種類方面,面向剛需,風險程度也相對較小。整體來看對房地產貸款,既保持合理增長,又保持合理的定價水平,帶來穩定的利息收入,同時管控好房地產風險。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3月21日
年度業績高質量增長,藍光嘉寶服務搭建生活服務新生態
3月19日
收入翻倍,盈利增八成,碧桂園服務诠釋什麽是現金牛
3月6日
以HONMA高爾夫為例,淺析股東增持背後投資邏輯
2月27日
【會議直擊】百威亞太: 為迎接內地未來慶祝疫情完結作好準備
2月22日
診療方案揭曉,石藥集團另一主導產品將孕育而生
2月4日
小米股價半日抽升5%,與新機發售有關嗎?
2月4日
半日振幅133%,李氏大藥廠上演「多空博弈戰」
1月16日
「阿里雲畫廊」亮相成田機場,為東京奧運注入數碼創新元素
10月31日
新力控股現正招股,贛係房企第一股推進全國化戰略
8月28日
恆大(03333-HK):未來房地產集中度持續提升 2025年三甲房企或達萬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