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斌:經濟下行政府要帶頭過緊日子 行政支出應減5%

日期:2019年1月6日 下午12:34
夏斌:經濟下行政府要帶頭過緊日子 行政支出應減5%

  新浪財經訊 “2019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年會”於2019年1月5日-6日在上海舉行,論壇由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虹口區人民政府主辦,主題為:大國博弈下的中國抉擇。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主席、國務院參事夏斌出席並演講。

  其表示政府要加快減稅費,降稅費,減支出。針對目前微觀企業大面積經營困難,適當擴大財政赤字同時抓緊時間出台降低稅費具體操作方案,“哪怕一兩年臨時方案,要盡快出,以增強市場信心。”

  夏斌建議,今年起全國行政部門,仿照2008年汶川大地震辦法,要求政府各個部門,行政支出縮減5%,政府帶頭過緊日子。5%從哪裏縮減?夏斌表示可以從債務處理方面動腦筋。

  2019年經濟形勢,穩中有變,變中有優,環境更加覆雜,更加嚴峻,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夏斌提出了九點建議:

  第一,必須旗幟鮮明提出當前宏觀經濟調控方向,就是逆周期調控。

  第二,政府要加快減稅費,降稅費,減支出。

  第三,全面清理國企、民企,不一致待遇政府有關部門規章制度。

  第四,圍繞落實2020年農村落戶目標,對各地已經在城鎮就業農業人口落戶,國務院應該提出限時間工作目標,以此推進人的城鎮化,推動內需,因為一落戶就涉及教育、醫療、養老等等各種財政支出。

  第五,今年就業壓力較大,應該盡快落實去年底國務院在12月發出的,出台的促進就業文件,督促省級政府在30天內制定出具體實施辦法。

  第六,對目前相關部門,特別是金融環保部門,介於過去開展工作不利,對監管工作要實事求是,要有宏觀上底線思維,安排好相應過度政策措施。

  第七,調控堅持逐步確立長效機制原則,具體實施當中應該讓市場清楚知道房市調控是因城施策,各個城市是各負其責,房價以穩為主,穩中維增,向市場發出正確信號,不刺激投資者在城市之間進行房價攀比,確定房住不炒的理念。

  第八,困難時期同時提高全社會對釋放風險自覺性認識,不釋放多年積累風險,中國經濟不可能走上持續穩定增長道路。

  第九,中長期改革咬住不放。財稅改革、國企改革、農村土地改革等等,中長期不講。

  以下為演講實錄:

  夏斌:我講一下今年經濟形勢,從幾個方面:第一,我在這個論壇上幾次發言。第二,講一下2019年如何看待。第三,講一下“六穩”穩什麽。

  第一,曾經判斷也是在這個經濟論壇上,2017年我講過,2016年剛剛過,2017年經濟調整轉型邏輯沒有變化,講了四個理由,講了為什麽,其中兩個重要原因,一個是市場促進過程很艱難,因為中國是大國。調整轉型沒有那麽容易。當時說了沒有兩三年根本不可能。第二,民營投資預期不看好。這個問題不改變調整轉型很難。

  去年2018年1月6日首席經濟學家論壇上,我當時說調整到位標志是什麽,標志第一個是基本確立和大國相適應,大體穩定消費市場,這是調整轉型最成功,最基本的標志。第二,根據多年來房地產市場波動,對中國經濟幹擾程度分析,可以講在全社會能否基本形成房地產市場是以消費品為導向,而不是以資產市場為導向局面。能否形成這個局面,這是本輪調整轉型基本成功重要標志。第三,貨幣政策和貨幣供應鏈能否回歸常態。這個隱含道理,如果貨幣供應回歸常態了,經濟還能夠正常運行,說明過去遺留下來過剩產能,高杠桿、高風險得到釋放。我們沒有以過去寬松貨幣供應,來平衡掩蓋穩增長和金融風險之間矛盾。這是2017年1月7日講的。

  去年1月6日,我說2018年經濟發展繼續2017年發展軌跡,一些問題解決需要經歷一定艱難時間。不可能因為日歷從2017到2018年翻過一兩頁,這個邏輯體系就發生變化,矛盾就解決,這個不可能。理解2018年經濟工作,千條萬緒主要是兩個重要維度。第一,實體經濟維度。就是改革創新,新舊動能轉化,這個過程當中穩住經濟增長。第二,貨幣金融維度。2018年經濟當中遇到問題和矛盾,不是突然產生的,都是基於2017年甚至是更長時間內發展過來的。存在著過多貨幣發行痕跡,因此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自然成為我國短期經濟發展當中一本難念的經,一方面加快改革創新,守住底線,不能爆發危機。整個工作矛盾表現為“穩增長”和“防風險”矛盾,這是我對經濟判斷。

  第二個問題,2019年如何看?對於2019年我們開論壇,現在論壇不知道有多少。我認為對2019年形勢,穩中有變,變中有優,環境更加覆雜,更加嚴峻,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我想判斷都是差不多,對於這方面都可以取得共識。關鍵是怎麽理解?基於怎麽理解決定方針政策選擇。

  我認為就我國經濟和運行當中矛盾問題看,本身存在著有短期,也有長期的問題。既有結構性,也有周期性問題。這是多年積累下來的,是很覆雜的。現在無非是又加上中美摩擦因素,加上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減速和國際地域政治風險,2019年不知道國際政治會暴露什麽新的不穩定。這些都不能為我們所左右的外部不確定,必然是我們原來國際經濟運行又增加了多邊性、覆雜性,這是我的理解。

  在覆雜多變2019年環境下,我們進行結構調整轉型,過程本身是痛苦的,因為多年積累風險逐步釋放,企業經營困難自然加大,實業壓力也會加大,形勢本來是嚴峻的。現在在這樣形勢下,又加上貨幣政策依圖,傳遞到邊際效應下降,銀行同業間利率不高。內在信貸需求減弱,宏觀貨幣調控能力在減弱,以及由於改革制衡,產權保護不做,民營資本沒有安全感,投資機遇不看好,決定經濟周期下行壓力進一步增加。壓力增加加上輿論、情緒傳染,又進一步對各類經濟主體,不僅僅民營經濟等主體帶來經濟上壓力和困難。所以講宏觀調控能力,邊際上減弱和微觀活力明顯不作為,使得2019年更加覆雜經濟形勢帶來更加嚴峻性。我們知道這些問題,我們想努力克服,但是主觀上感覺到有一些問題上能力,似乎使得有一些弱。我想表達這個意思。

  從經過2016年以來,“三去一降一補”多年供給側改革,發展到今天更加覆雜,更加嚴峻的經濟形勢,2019年是關鍵一年。對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增大,大家已經形成了共識,當然有不同預測。有的基本上是6-6.5,有的是說可能6往下,各種預測都有。面對這種局面,必須采取“穩中求進”工作基調。

  首先,必須要穩住,采取逆周期調控,穩住經濟,防止經濟出現斷崖式下降,穩中經濟過程當中,市場創新,加快改革創新,結構調整,通過新舊動能轉換,使得中國經濟慢慢走上可持續發展道路。但是,我認為穩經濟,並不能容忍經濟增速出現適當減緩,並不意味著大水漫灌式貨幣刺激。我們短期內采取救濟措施,必須堅守經濟調整轉型,改革創新,促進新舊動能轉換原則。否則,中國經濟很容易開始步入低迷增長道路。為此,中央高度重視,明確提出了下一步工作全面要求。要求是宏觀政策強化,逆周期調整。結構性政策要強化體制機制建設,社會政策強化兜底保障功能,這是穩經濟和穩社會基本要求。當前,在內外部壓力情況下,增加了具體操作難度。

  六穩,首先穩預期。基於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我們坦誠困難,容忍GDP增速有所下降情況下,一方面應該盡快安排過渡措施,幫助企業解決困難,確保老百姓(45.820, 1.12, 2.51%)收入不下降。逐步釋放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線。另外,如何通過持續不斷的改革與創新,盡快推動形成持續增長的結構與動力。這些目標要求政策搭配,確實是很難。怎麽搭配?如何理解?我個人認為從去年7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以後,去年12月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明確提出“確保經濟穩定”,必須做好“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投資,穩預期。六穩之間是什麽邏輯?我理解六穩中間穩預期是當前關鍵,是首要問題。道理上怎麽認識?按照純經濟因素和經濟邏輯分析,世界大國當中,遙遙領先的中國高儲蓄率,經過40年積累的龐大中國人力資本,這兩項構成中國長期增長有利供給因素。當然,還有制度改革,同樣會推動中國增長。再加上我們已經形成世界消費第二大國和中國城鄉差距,地區差距,這兩項構成的中國長期增長生成的需求因素,決定包括2019年在內,未來五年內,中國比現有發達國家高得多的經濟增長率,確定未來五年內,超過英國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後,中國仍然可以在前四大經濟體當中保持最高經濟增長率。印度沒有辦法比,就像我們90年代初一樣發展很快,是7%以上增長。增長率到2022年左右,印度會超過英國成為世界第五大經濟體。

  長期來看,中國經濟預期不成問題,現在關鍵問題是短期,然而長期是由短期連接而成,沒有短期就沒有長期。當前如何度過調整轉型關口?首先,穩住大局。守不住底線,穩不住大局談不上改革創新,談不上新舊動能轉化。其次,穩大局是為了爭取時間,為了推進改革與調整爭取時間。如果穩而不進,穩中不改,或者是改革調整不到位,暫時穩住了,從長期來看仍然擋不住會逐步下降,或者是進入中等陷阱。第三,短期內穩大局當中難免行政措施與市場經濟並舉。但是我們必須心知肚明,心中有數,這些行政措施,行政刺激,是暫時的,是過度的,是迫不得已的,不要指望長期化、制度化。

  短期內穩大局至關重要,如何穩?六穩當中首要問題是穩預期,為什麽?因為要穩就業,穩金融,取決於實體經濟當中穩外貿、穩投資、穩外資。外資、外貿和投資不做,自然就業就穩不住。外貿、外資投資明顯減少,過去合同合約難以繼續,一大批企業資金鏈要中斷,從而金融體系難以穩住。然而,穩住外貿、外資投資,2019年更加覆雜,更加嚴峻形勢的具體原因,對癥下猛藥,宏觀調控方向與策略上,在民營企業產權保護,企業解困等方面,應該采取近期就可以立竿見影政策調整措施,否則老生常談不足以穩住底線。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今年經濟工作提出七項任務,在此我提出以下補充性意見:

  第一,必須旗幟鮮明提出當前宏觀經濟調控方向,就是逆周期調控。中國經濟已經是第二大經濟體,宏觀調控方面發出堅定不移擴大內需,通過供給側改革加快推動內需。

  第二,政府要加快減稅費,降稅費,減支出。針對目前微觀企業大面積經營困難,適當擴大財政赤字同時抓緊時間出台降低稅費具體操作方案,哪怕一兩年臨時方案,要盡快出,以增強市場信心,這已經是市場共識。我們不要再拘泥於細節來回討論,而耽誤時機。針對降稅、降費,財政部說壓力很大,我建議今年起全國行政部門,仿照2008年汶川大地震辦法,要求政府各個部門,行政支出縮減5%,政府帶頭過緊日子。

  第三,全面清理國企、民企,不一致待遇政府有關部門規章制度。因為中央國務院在這方面已經反覆聲明,反覆開會強調,出了不少文件,但是在政府機關各有關部門,有一些規章來看,有沒有必要進行清理。民營投資占中國投資60%,民營企業不看好中國經濟就沒有希望。近期中央領導反覆講話給民企信心,實際經濟生活當中,涉及各部門領域,對於國企、民企不一致待遇,部門規章沒有完全解決。因此建議國務院要求各個部門,就這個問題進行一次普遍自查對照,報告國務院以便形成監督。對過去一些案件給予平反,取信於民企取信於社會。

  第四,圍繞落實2020年農村落戶目標,對各地已經在城鎮就業農業人口落戶,國務院應該提出限時間工作目標,以此推進人的城鎮化,推動內需,因為一落戶就涉及教育、醫療、養老等等各種財政支出。所以推進人的城鎮化,推動內需,對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項試點不能停留經驗總結,要有詳細工作部署,抓緊時間在今年內大面積推廣試點辦法,目的是通過改革讓農村口袋裏財產增加。

  第五,今年就業壓力較大,我們應該盡快落實去年底國務院在12月發出的,出台的促進就業文件,督促省級政府在30天內制定出具體實施辦法,這是國務院文件定的,有的政府定出來,有的政府沒有出台。包括企業社保費調整繳納辦法,退回辦法,補貼辦法,組織對失業者再就業培訓,發動社會各方面力量,進行救助,以減輕企業壓力,擴大就業。

  第六,對目前相關部門,特別是金融環保部門,介於過去開展工作不利,對監管工作要實事求是,要有宏觀上底線思維,安排好相應過度政策措施。環保部門要防止一刀切,運動式,金融部門對影子銀行,大資管,P2P整治糾錯要堅持正確方向,也要講究整治策略,體現風險緩釋原則,讓風險慢慢釋放,防止環保以及金融領域本身有好幾個部門,加在一起,同時采取大力整頓政策,可能對微觀企業會帶來不可思議的共增效應。

  第七,調控堅持逐步確立長效機制原則,具體實施當中應該讓市場清楚知道房市調控是因城施策,各個城市是各負其責,房價以穩為主,穩中維增,向市場發出正確信號,不刺激投資者在城市之間進行房價攀比,確定房住不炒的理念。

  第八,困難時期同時提高全社會對釋放風險自覺性認識,不釋放多年積累風險,中國經濟不可能走上持續穩定增長道路。如果不加條件過度貨幣發行刺激經濟增長,這是對市場發出利空信息,不利於根本上實現穩預期目的。要相信市場是存在理性邏輯的,對2019年可能會集中暴露地方債務平台違約事件要有準備,要依法處置。應該包括準備可重組,可出售地方資產。

  第九,中長期改革咬住不放。財稅改革、國企改革、農村土地改革等等,中長期不講。


  2019年當年改革內容很多,短期內怎麽抓,要突出抓問題導向,抓人民關切點,抓近期見效的,以鼓勵信心穩預期,謝謝大家。

  提問

  主持人:請教一下您,這兩年財政很困難,您提出來政府可以縮減開支5%,從什麽地方縮減?

  夏斌:你說的現象有一些地方政府,還債壓力很大,他們有一些支出挪用其他錢。我說的是從債務處理方面,從這個方面動腦筋解決。我是說整個行政開支,我認為汶川大地震國務院下定決心縮減5%,這個縮減下來了。我在機關工作過,很多打醬油錢不能打醋,這個有余地的。經濟是有困難咱們不要回避,政府部門帶頭過緊日子,把企業做好,讓老百姓生活水平基本不下降,我們在穩中間,貨幣多發一點過程當中推動制度的演變、改革、調整。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責任編輯:謝長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12月26日
社科院:2019年穩就業重點關注三大群體
12月9日
張燕生談全球經濟新周期:五大問題值得關注
12月9日
李鐵:拉動內需加快城市化發展 農民購房有消費需求
12月9日
秦曉:2019年GDP增速約為6.2 是比較艱難的一年
12月9日
朱雲來:吸收改革開放40年經驗促進當下經濟發展
12月9日
尹中卿:經濟處於改革開放以來最艱難時刻 有六大任務
11月18日
黃益平:兩大因素使央行貨幣政策決策非常艱難
11月18日
龍永圖:全球貿易體系處於成立以來最危險時期
11月18日
朱民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發生大幅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