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鐵:拉動內需加快城市化發展 農民購房有消費需求

日期:2018年12月9日 下午12:58
李鐵:拉動內需加快城市化發展 農民購房有消費需求

  新浪財經訊 “2018三亞·財經國際論壇”於2018年12月7-9日在中國·海南·三亞舉行,主題為:世界變局與中國改革開放,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理事長、首席經濟學家李鐵出席並演講。

  他表示,拉動內需就需要加快城市化進程。我們堅定不移的去推進城市化,很可能第一要帶動農村的增長,減少農民才能增加農民收入,才能徹底解決鄉村振興問題。

  我們可以通過改革,讓集體土地直接參與城市化進程,也可以大大降低土地成本。現在買房的基本都是城裏人,有關部門統計,近些年房地產的發展,農村人購買住房的除了拆遷戶之外大概也就占1%,大概2017年上升到17%,相當於大批農民工回到家鄉縣城去買房子,意味著這17個百分點還有比較大的消費需求。

  通過降低成本、激發活力,這是我們可能打的一個好牌,以此來緩解經濟增長的壓力,使更多的投資潛力可以釋放出來,這也是針對國際經濟貿易關系一個非常有效的舉措。

  以下為演講實錄:

  近大家都關心國家經濟形勢,也看到三架馬車都不是特別好,意味著我們對2019年的信心到底有多大。所謂三架馬車,從中美貿易戰可能還有一個滯後,看明年1月份最後會演變到什麽結果。但是當前經濟形勢已經出現了問題,無論是各省區的數字還是全國的數字都是下行的趨勢。我們怎麽來面對從國際、國內這種經濟形勢和格局的變化?

  我記得在1996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時候,怎麽樣來應對亞洲金融危機,當時我在體改委提出是不是要拉動內需,三全會十六大就提出加快城市化進程。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離我們時間不遠,但是我們知道2010年左右,新型城鎮化的政策從研究到出台一直到十八大進入了國家的四大戰略之一,看起來城市化這件事情是比較引人關註,但是最近這一段時間大家又不提了。拉動內需我們肯定不能回避一個問題,內需最大的潛力是什麽,很多人說是實體經濟倒逼增長,那麽實體經濟誰來買,和城鎮化有關的很多因素到底怎麽來判斷,比如有人說房地產不行了,大家在房地產唱衰,可是我們知道現在整個經濟下滑的原因和房地產還是有直接關系的,房地產確實和城鎮化也有不可分割的關系。舉個例子,現在買房的基本都是城裏人,有關部門統計,近些年房地產的發展,農村人購買住房的除了拆遷戶之外大概也就占1%,大概2017年上升到17%,相當於大批農民工回到家鄉縣城去買房子,意味著這17個百分點還有比較大的消費需求。

  提出城鎮化就意味著我們能不能把已經凝固的增長格局增加一些新的活力和潛力,這裏就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2.8億在城裏的農民工和7300萬在各個大城市飄的城市兼容人口和未來可能增長的2億人,如果我們有好的政策解決,會把他長期的消費和投資興趣從農村轉向城市,從家鄉轉向人口流入地區,甚至從邊遠的地方進入都市圈,這是非常大的政策效應。它帶動什麽呢?如果我們堅定不移的去推進城市化,很可能第一要帶動農村的增長,減少農民才能增加農民收入,才能徹底解決鄉村振興問題。

  第二是可以帶動消費的投資,我從農村進了城,房子要變化,消費的理念要發生變化,我是不是和城市的整個消費環境相吻合,這些都是我們面臨比較大的變化。

  第三是投資從農村向城市,農民向城市搬遷也改變了城市的結構和布局。我們知道城市的基礎設施投資和城市建基礎設施投資已經做的很多了,高速公路網的大格局、高鐵的格局已經基本建立了,但是我們現在還有一個問題沒有解決就是城市內部和城市群、都市圈之間的城際軌道交通並沒有有效的連接起來,城市的基礎設施包括公共服務相關的基礎設施也存在一系列的問題,最重要的,我們現在看到了8、9、10月份汽車銷量嚴重下滑,那就說明是不是我們的消費已經到了頂,大概有3億多的中產階級是不是出現了斷層,這個斷層通過什麽來彌補,是不是要通過城市化人群進入來接上這個消費斷層,是不是也會帶來大量的內需?所以這樣的話就意味著我們如果看準了這個大趨勢,14億人口的城市化其中將近有10億人要納入城市化進程,相當於兩個歐盟一樣大,它會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外貿的壓力。所以我們講,中國並不是沒有牌可打,是有一手好牌,關鍵去制定什麽樣的政策,怎麽來看待城市化問題。

  改革開放三十年,城市化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也存在很多問題,問題我今天不多講,但至少有一條,就是這三十年雖然農民進了城,但是更多的公共服務和福利是對準了城市戶籍人口,而不是城市兼容人口和外來人口,這是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說這筆消費和投資的潛力沒有釋放出來。

  第二,我們城市的要素基本是順著等級向特大城市集中,集中的結果就是特大城市、一線城市、二線城市的房價過高,導致發展成本也過高。發展成本過高、土地成本過高、消費成本過高、住房成本過高,會影響到進一步的投資進入,所以我們需要通過空間來降低成本,實際上在我們的城市化進程中,這種等級化的城市結構體系形成的利益結構,這個利益結構需要打破,釋放中小城市的活力。

  第三是土地問題,我們大量的征用土地,現在土地成本過高已經成為了發展瓶頸,我們是不是可以通過改革,讓集體土地直接參與城市化進程,也可以大大降低土地成本。

  通過降低成本,激發活力,我想這是我們可能打的一個好牌,來緩解經濟增長的壓力,使更多的投資潛力可以釋放出來,這也是針對國際經濟貿易關系一個非常有效的舉措。但是現在面臨一個更大的問題,我們目前怎麽樣來判斷中國的城市化問題,他已經在一個固化的利益結構中,怎麽通過改革來推進他。過去有一段時間我們試圖推進城市化進程,但是效果微乎其微,戶籍管理制度改革推進不下去,土地管理制度改革限制了一個非常狹小的範疇,城市間的等級管理改革幾乎沒有進展。我們怎麽樣來釋放活力,來推動改革,如果再有這種貿易戰導致的經濟格局大的變化情況下,形成這種倒逼機制,我們有可能采取一些新的政策,我們期待政策的變化,這個政策的變化會帶來中國經濟發展的利好,也會降低成本、激發活力、推進改革,更重要的是我們應該下這個決心,時不我待。謝謝大家。

  新浪聲明:所有會議實錄均為現場速記整理,未經演講者審閱,新浪網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並不意味著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責任編輯:陳靖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12月9日
秦曉:2019年GDP增速約為6.2 是比較艱難的一年
12月9日
朱雲來:吸收改革開放40年經驗促進當下經濟發展
12月9日
尹中卿:經濟處於改革開放以來最艱難時刻 有六大任務
11月18日
黃益平:兩大因素使央行貨幣政策決策非常艱難
11月18日
龍永圖:全球貿易體系處於成立以來最危險時期
11月18日
朱民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發生大幅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