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為尊嚴和史實而鬥爭

日期:2020年9月15日 下午11:50
梅新育:為尊嚴和史實而鬥爭

參考閱讀:

梅新育:廣州懷聖寺宣稱的始建年代純屬編造

梅新育:國新辦新疆反恐白皮書與《十二木卡姆》

梅新育:塞北之役折射中美競爭關鍵

梅新育:轉移支付與“文化”幻覺

【梅新育:為尊嚴和史實而鬥爭】

2019年12月2日,大荔縣政府官方網站發布地方志辦公室公告《關于馬自強民族屬性的聲明》。一級地方政府有關機構就曆史名人民族屬性專門發布公告,很可能開啓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以來前所未有之先河,有可能成為曆史研究和民族政策撥亂反正、進而推進國家長治久安的標志性事件。

這份公告全文如下:

“上世紀八十年代後,社會上很多學者把我縣曆史名人馬自強表述為回族,後來我縣出版的《大荔縣地名志》《大美大荔》《五彩大荔》等多部刊物中都引用了此觀點,但馬自強後裔及族人提出了質疑,並提供了相關證據。為此縣志辦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研究,並函詢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得出了馬自強是漢族而與回族無關的結論。望我縣有關單位,認真閱讀信函内容,糾正錯誤,消除影響,吸取教訓,使我縣的曆史文化研究與宣傳工作更上一層樓,取得新的成績。”

(公告鏈接:

http://www.dalisn.gov.cn/info/content.jsp?tm_id=76&info_id=122331;)

公告所附大荔縣地方志辦公室發給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關于咨詢馬自強民族屬性問題的函》如下圖:

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公函《關于馬自強民族屬性的答複》如下圖:

大荔縣政府關于大明名臣馬自強生平事迹的簡介如下圖:

其實馬自強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本來不難判斷。除中國社會科學院曆史研究所公函《關于馬自強民族屬性的答複》所列舉的一系列依據之外,在曆代正史中,列傳傳主如果是漢族,就只寫明其籍貫;如果不是漢族,就會寫明其族屬。

如《明史》卷第一百四十、列傳第二十八《魏觀等傳》,傳主共有八人,其中魏觀等七人為漢族,道同一人為蒙古族。漢族傳主列傳開頭均為以下格式:

“魏觀,字杞山,蒲圻人。”

道同這位蒙古族傳主列傳開頭則為:

“道同,河間人。其先蒙古族也。”

其他非漢族傳主列傳開頭格式均與道同一樣。如《明史》卷第一百五十六、列傳第四十四《吳允誠等傳》,傳主十人,均為蒙古、西番等非漢族人士,其列傳開頭格式如下:

“吳允誠,蒙古人。名把都鐵木耳,居甘肅塞外塔溝地,官至平章。”

“薛斌,蒙古人,本名脫歡。父薛台,洪武中歸附,賜姓薛,……”

“李英,西番人。……”

馬自強列傳載于《明史》卷二百十九、列傳第一百七《張四維等傳》,六位傳主列傳開頭格式均系標准的漢族傳主格式:

“張四維,字子維,蒲州人。”

“馬自強,字體乾,同州人。”

……

單憑這一點就足夠判斷馬自強是漢族人了。

同時,用這個方法也可以判斷海瑞、鄭和等人是漢族人。

海瑞列傳載于《明史》卷二百二十六、列傳第一百十四《海瑞等傳》,開頭為:

“海瑞,字汝賢,瓊山人。”

——標准的漢族傳主列傳開頭格式。

鄭和列傳載于《明史》卷三百四、列傳第一百九十二《宦官傳一》,十三名傳主中,鄭和等十二人列傳開頭格式為標准的漢族傳主列傳開頭格式:

“鄭和,雲南人,世所謂三保太監者也。”

“王振,蔚州人。”

……

汪直一人為少數民族傳主列傳開頭格式:

“汪直者,大藤峽瑤種也。”

如果說一般人讀不了《明史》這樣的大部頭官修正史,對于這些先賢名人祖籍地政府而言,還有一個簡單准確的辦法,就是看當地聚居的這些先賢名人後裔群體族屬。然而,作為馬自強家鄉,大荔聚居的馬自強家族後人數以萬計,30多年來,大荔縣政府對如此顯而易見的證據視而不見,卻在《大荔縣地名志》、《大美大荔》、《五彩大荔》等官方出版物中按照回民“學者”們的口徑聲稱馬自強為回民,可悲可恥,無以複加。

類似可悲可恥的事情,同樣也發生在常遇春、沐英、馮勝、鄭和、海瑞、李贽……等大批先賢英烈及其家族後人身上,以至于他們的後人多年來一再聲明自己家族是漢族而非回民,卻不能改變衆多官方出版物按照回民“學者”們的“論證”把“回民”身份強加于他們頭上;而這些回民“學者”們的“論證”,又無一例外都是對智商和廉恥下限的挑戰。

當年我頭一次讀到他們“論證”鄭和是回民、穆斯林的“學術論文”時,差點驚掉下巴,因為這些“學術論文”頗有些“論證”邏輯可概括如下:

“不承認鄭和是回族、穆斯林,就是破壞民族團結,就是……,就該如何如何……”

天下居然還有這樣的“學術論文”?

中國居然還有系統可以憑這種東西評職稱、評獎、拿各種各樣基金拿到手軟?

正是讀了這些“學術論文”之後,我對這個系統的所謂“學術職稱”徹底喪失了尊敬。相信正常人讀了這類東西之後,反應也會與我一樣。

我沒有系統搜集整理回民“學者”們“論證”中國先賢英烈是回民穆斯林的套路,有朋友搜集、整理了一批回民“學者”們“論證”中國先賢英烈是回民穆斯林的“學術專著”和“學術論文”等資料,寫成文章,我讀後大開眼界,“拜服”不已:

原來,他們“論證”常遇春是回民的全部論述就是一句話——傳說常遇春的父親是個阿訇,但沒有記載。

原來,他們“論證”大儒李贽是回民穆斯林的邏輯居然是這樣的:李贽祖父的兄弟娶了個色目小妾,所以,李贽是回民穆斯林。

……

時至今日,這些慣于給華夏先賢英烈強加“回民穆斯林”身份的回民“學者”們已經把手伸向了楊靖宇將軍等中共黨史、軍史人物。對于黨和政府而言,這意味著什麽?值得警惕。

同樣意味深長的是,這些熱衷于把楊靖宇將軍等中共黨史、軍史人物說成“回民穆斯林”的人中,有多少同時又狂熱追捧馬步芳這類殘酷荒淫的軍閥、奉之為“英雄”?

毫無疑問,陝西大荔馬氏族人奮鬥37年,終于成功為祖先、大明名臣馬自強正名確認漢族身份,這一事件理當載入史冊,讓後人看到當今所謂民族政策如何荒唐,看到那些不知廉恥、毫無底線的“曆史發明家”僞造曆史已經到了何其明目張膽指鹿為馬的地步,看到知榮辱、有底線的人們為捍衛人格尊嚴和曆史作出的不懈奮鬥。我相信,曆史還將再一次見證,淫威熾盛敢于明目張膽指鹿為馬的勢力必然而然將會幹出什麽事情。

為先人正名,為尊嚴和史實而鬥爭!

不愧我漢家男兒!不愧我炎黃子孫!

撥亂反正,清除穢史,長治久安,請自馬自強始!

讓我們分享大荔馬氏新修族譜專章《我們是漢族而絕非回族》結束語:

“綜上所述,我族的漢族身份是毫無疑義的,但我族當今社會地位低下,話語權少,人微言輕,幾十年來任由一些所謂的教授學者胡說八道,大有弄假成真之勢。僅將此文,附于譜後,望切記我族之宗脈,不為社會輿論和所謂的權威而屈服,永遠堅信,我族是炎黃子孫,龍的傳人。”

誓言悲壯,令人動容,也向全社會敲響了警鍾。

從泰伯、勾踐、……等一系列早已由《史記》等正史明確載明的華夏先賢領袖,到常遇春、沐英、藍玉、馮勝、鄭和、海瑞、李贽、……等一大批英雄、先賢,明確他們的華夏身份,把被“曆史發明家”們顛倒的曆史撥亂反正,恢複曆史尊嚴,民間社會早已自發行動起來,曆史學界責無旁貸。

常遇春、沐英、藍玉、馮勝、鄭和、海瑞、李贽、……等英雄先賢的族人後裔們,你們已經為你們偉大祖先和自己的漢族身份正名而呼喚了多年,支持你們繼續為尊嚴和史實而鬥爭。漢家人民建立了全世界最悠久、最深厚的史學傳統,這一偉大傳統不可能被毫無廉恥底線的“曆史發明家”們長期肆意踐踏。

(初稿2020.4.27,修訂2020.4.28,三稿2020.9.15,僅代表個人意見)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8月18日
梅新育:中國棉花産業面臨多重挑戰
8月16日
梅新育:中國基礎農産品當前潛在風險不在于糧油而在于棉
8月15日
梅新育:為什麽要尊崇佘幼芝-艾買爾的忠義精神
8月15日
梅新育:民族忠義精神決定國家興衰成敗
8月15日
忠義千秋:紀念第17代袁崇煥守墓人佘幼芝
8月12日
梅新育:印度矽谷暴露致命弱點
8月10日
梅新育:壹傳媒收割曱甴?
8月10日
梅新育:應該給特朗普寄人民幣供其凍結
8月10日
壹傳媒收割曱甴?
3月28日
梅新育:抗擊全球化疫情,中國須前瞻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