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抗擊全球化疫情,中國須前瞻布局

日期:2020年3月28日 上午7:20
梅新育:抗擊全球化疫情,中國須前瞻布局

前言:

早上好!

昨晚與朋友談話,心情沈重,不到零點就睡了,今天4點40醒來起床幹活。之所以心情沈重,是因為這些時我推動、協調、交流一些複工、醫療物資國内采購與對外出口捐贈的事情,幫助朋友們在國内尋找呼吸機等貨源,但至少是有些朋友向歐洲國家的大手筆捐贈深受“歐洲式效率”困擾。自己的國家已經深陷煉獄,按我的指標計算衡量,確診率(疫情嚴重程度)是中國的幾十倍,我們看著都于心不忍,為之著急,想伸手拉他們一把,他們也著急,可光著急不行動、不想辦法有什麽用處?

在國内采購、聯系運輸和辦理出口等都無愧于“中國效率”,可歐洲那邊效率實在太成問題了。都實質上的戰時狀態了,每天還是辦公對外接待到中午就結束?

舉辦演出高唱“***加油!”之類姿態我不反對,但要真正解決問題,還是得靠實際業務部門俯下身去實實在在幹活啊!

我感到,歐美太講“軟實力”這些東西,搞得他們國内在很多時候都是輕輕松松做姿態比辛辛苦苦幹實事能夠收獲更多關注與好處,這樣天長日久,沒有人願意去辛辛苦苦踏踏實實幹實事了。

看到他們這個時候每天辦公對外接待還只工作半天,看到當下疫情緊急時期紐約警隊3000多人火線請假,對比我們的黨員幹部帶頭上,對比包括我的老同學在内黨員幹部下沈社區一線每天睡辦公室連續作戰一周,我為之歎息,為之慶幸,……

在這場抗疫“大考”中,我對得起國家,對得起祖宗,對得起共産黨員的身份;但西方好些國家公職人員的表現與中國相比差距不小。

通過這場席卷全球無差別打擊的瘟疫“大考”,我們中國社會應該明白,我們習以為常的很多公共服務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各國普遍具備的“基本配置”,而是很少有國家能夠提供的“奢侈品”。珍惜它,維護它,改進它吧!

這篇文章中文版以“《疫情全球化,中國須前瞻布局》”刊發于昨日(3月27日)《環球時報》,環球網鏈接:

https://3w.huanqiu.com/a/de583b/9CaKrnKq8kd;

《環球時報》英文版刊發題為“Global trading system must be maintained amid COVID-19pandemic”,鏈接:

https://www.globaltimes.cn/content/1183835.shtml?from=timeline;

《環球時報》刊發時有刪節,這里貼出原稿全文。

本文核心論點:

——除了堅持開放經濟、多邊貿易之外,中國及其貿易夥伴還需要努力開展國際合作,幫助維持國際貿易物流咽喉節點正常運行,免受疫情沖擊擾亂、打斷。畢竟,早在3月19日,全世界就至少已有43個國家采取了程度不等的“封城”、“封國”措施,現在更多;倘若全球貿易物流中斷,待到這麽多國家“封城”、“封國”結束之時,積存生産生活物資消耗殆盡,卻補充不上,屆時將會釀成何等人道主義災難?

——海外的國際貿易物流咽喉節點,我們最需要關注的是蘇伊士、巴拿馬兩條運河。

此文建議與本公號以下相關文章參考對照閱讀:

 梅新育:加速“脫鈎”還是逆轉“脫鈎”?

梅新育:抗疫合作充實“一帶一路”

梅新育:多渠道開展對歐醫護援助

梅新育:新冠疫情全球化沖擊下的國際格局

梅新育:疫期農業與能源市場的沖擊傳導風險

梅新育:亞洲病夫,還是小恙重振的巨人

梅新育:正視新冠肺炎全球爆發的大概率風險

其中,《亞洲病夫,還是小恙重振的巨人》一文已被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辦《學習與研究》雜志2020年第3期采用刊發,刊發題為“《疫情沖擊與經濟恢複、創新成長》”。

這篇文章中講到,按照我定的指標確診率衡量各國疫情嚴重程度,截至北京時間3月25日16時30分,至少已有39個國家確診率(疫情嚴重程度)超過中國;北京時間26、27號兩天至今早,這個行列中又增添了馬來西亞、黎巴嫩、克羅地亞、新西蘭、阿爾巴尼亞、塞爾維亞、北馬其頓、黑山、智利、厄瓜多爾、土耳其11個國家。也就是說,截至北京時間今天(3月28日)早晨4時54分,至少有50個國家疫情嚴重程度超過中國。

美國累計確診病例數已經超過中國。截至北京時間今早5時,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的美國累計確診病例達到100717人,超過中國近兩萬。按照我的指標衡量,美國確診率(疫情嚴重程度)已經是中國的5倍多。密切關注美國累計確診病例4月上旬是否會突破20萬大關。

北京時間今天,海外累計確診病例數肯定突破50萬大關,估計能達到53萬上下。昨晚與世貿組織人士談,對方認為全球累計確診病例突破百萬不成問題,我關注是否會突破千萬。

2月下旬以來,我在多篇文章中提出和不斷強調“疫情全球化”,我也一直直言歐美體制的缺陷,但疫情在歐美擴散的速度和烈度仍然超過了我的預計。

全球需求、供給、資産、負債正在疫情沖擊下劇變,地緣政治格局也在醞釀變化,某些潛在變局對我們未必有利。密切關注,前瞻研究,前瞻布局。

2020.3.28

(3月26日紐約空蕩的街頭,某學者的學生現場拍攝)

抗擊全球化疫情,中國須前瞻布局

梅新育

武漢、湖北重生,紐約、米蘭沈淪。從春耕春播到制造業,再到生活服務業;從外省到湖北,為全人類抵擋了新冠病毒第一波全面攻擊的中國率先戰勝了本土疫情,正在逐步走向全面恢複正常生産生活秩序,海外疫情蔓延升級卻如火如荼,日甚一日:

3月8日,海外現有確診病例數超越中國;3月16日,海外已報告累計確診病例數量超過中國。截至北京時間3月24日24點,中國報告累計確診病例81218例,剔除幾百個輸入性病例外,已經連續多日近乎停止增長;現有確診病例4287例,“清零”曙光在前;海外已報告累計確診病例數量達到309974例,現有確診病例數量達到268364例,均遠遠超過了中國的對應指標。更嚴重的是海外確診病例還在持續加速增長,日新增確診病例已經突破4萬例量級,進一步突破5萬例量級似乎“指日可待”。只要各國檢測能力跟得上,且不對輕症患者全面實行不檢測、不統計、不救治的瑞典式“三不”政策,海外累計報告確診病例數3月之内突破40萬,4月份達到50萬、甚至沖破百萬大關,並非不可思議。

為客觀、簡明起見,我用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占總人口比例(本文稱之為“確診率”)衡量各個國家和地區疫情嚴重程度。鑒于中國確診病例增長到3月9日就已經接近終結,因此選擇中國在這一時點的確診率為標杆。截至3月9日24時,中國31省市自治區和新疆兵團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80754例;根據《2019年中國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統計公報》,2019年末中國總人口140005萬,確診率(確診病例占中國總人口比例)為0.58名/萬人。

按此標准衡量,即使不考慮其它幾乎所有國家都沒有實施中國這樣嚴格全面的“應收盡收”政策,因而統計遺漏較多;按官方報告確診病例數據計算,疫情嚴重程度超過中國的其它國家、特別是西方經濟大國數量之多,也讓人看到了全球經濟面臨的嚴峻考驗。截至北京時間3月25日16時30分,至少已有以下39個國家疫情嚴重程度超過中國:

韓國、新加坡、文萊、以色列、伊朗、卡塔爾、巴林、美國、加拿大、巴拿馬、澳大利亞、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丹麥、愛爾蘭、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芬蘭、瑞典、斯洛文尼亞、希臘、塞浦路斯、馬耳他、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捷克、瑞士、挪威、冰島、列支敦士登、聖馬力諾、安道爾。[1]

審視這份名單,可以看到,除日本以外的西方七國(G7)成員國疫情嚴重程度全部超過中國,27個歐盟成員國中有21個疫情嚴重程度超過中國。

而且,根據我的計算,北美和歐洲發達國家確診率最高者已達中國的20多倍,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美國確診率只差兩千例就突破中國的3倍,紐約已成為僅次于武漢的全世界確診病例第二多城市,世衛組織警示美國將取代歐洲成為全球疫情新的“震中”。

(3月26日紐約空蕩的街頭,某學者的學生現場拍攝)

中國成為全球疫情野火中的“綠洲”,國内複工率已達90%;韓國疫情已經控制並迎來拐點,歐美疫情正在急劇擴散升級,其它新興市場經濟體疫情醞釀大爆發風險,……面對這樣的現實,無論是為了本國利益,還是為了全球共同利益,作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第一出口大國,除了發揮全球抗疫物資供應“軍工廠”作用之外,中國還不得不對國際經濟貿易展開前瞻布局,不得不對維持全球貿易體系繼續正常運行表現出更大的擔當。

除了堅持開放經濟、多邊貿易之外,中國及其貿易夥伴還需要努力開展國際合作,幫助維持國際貿易物流咽喉節點正常運行,免受疫情沖擊擾亂、打斷。畢竟,早在3月19日,全世界就至少已有43個國家采取了程度不等的“封城”、“封國”措施,現在更多;倘若全球貿易物流中斷,待到這麽多國家“封城”、“封國”結束之時,積存生産生活物資消耗殆盡,卻補充不上,屆時將會釀成何等人道主義災難?

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馬六甲海峽等水道是全球貿易物流的咽喉要道,埃及、巴拿馬、新加坡等國由此成為國際貿易物流樞紐國家,蘇伊士、巴拿馬兩條人工運河水道的“咽喉”和“樞紐”地位尤為顯著。如果這些國家、特別是人工運河水道管理部門遭到傳染病嚴重侵襲,對國際貿易物流幹擾巨大。

如上文所述,新加坡、巴拿馬疫情嚴重程度已經超過中國,且有持續加劇的趨勢。巴拿馬的疫情風險尤其高。巴拿馬總人口421.2萬,確診病例達到244名,疫情嚴重程度即與中國相當;截至北京時間3月25日16時30分,巴拿馬報告確診病例443例,疫情嚴重程度相當于中國的1.8倍。考慮到各方面因素,該國疫情持續暴漲的風險相當高。

從官方報告的確診病例數字來看,目前埃及疫情貌似尚不嚴重。埃及總人口9900萬,確診病例達到5742名,疫情嚴重程度即與中國相當。截至北京時間3月25日16時30分,埃及報告確診病例402例;需再新增5340名確診病例、或確診病例再增長13.3倍,疫情方能達到中國程度。但埃及人口極度密集,大衆居住、工作環境相當一般,具備疫情大爆發的風險基礎;而且,鑒于歐美不少確診病例都與埃及有著密切的交集,估計疫情有可能已在該國社區較大範圍擴散,只是因為檢測手段不足等原因而未能及時查出、報告。

有鑒于此,中國應該防患于未然,與這些國家及其相關機構開展防疫國際合作,特別是要保證蘇伊士、巴拿馬兩大運河管理局“免疫”,避免其疫情失控而嚴重影響全球物流,並傳染別國水手船員。這是國際社會公利,也是埃及、巴拿馬兩國經濟命脈所系。

(2020.3.25,僅代表個人意見)

[1]本文計算各國疫情嚴重程度時使用的有關外國人口數據引自中國外交部官網“國家和地區”欄目;海外疫情數據引自新浪網“實時更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全國疫情地圖”。

(武大落櫻缤紛)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3月27日
梅新育:抗疫合作充實“一帶一路”
3月26日
梅新育:加速“脫鈎”還是逆轉“脫鈎”?
11月21日
梅新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