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華洞察|江蘇蘇寧作古,金元足球夢碎
原創

日期:2021年3月2日 上午9:19作者:橘子汽水 編輯:lala
財華洞察|江蘇蘇寧作古,金元足球夢碎

「俺曾見,金陵玉樹莺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栖枭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丢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桃花扇》

1.看他樓塌了

3月1日A股開市,早前停牌的蘇寧易購(02024-CN)開盤漲停,收報7.7元,封單逾36萬手。

一日之前,蘇寧易購宣佈實控人張近東、其一致行動人蘇寧控股集團、股東蘇寧電器集團、西藏信託將所持公司合計數量佔上市公司總股本 23%的股份轉讓予鲲鵬資本或其指定投資主體以及深國際(兩受讓方之後將分别持有蘇寧易購15%及8%股份,見下圖)。

通過股權轉讓,張近東、蘇寧控股、蘇寧電器等預計將獲得收益148.17億元(交易每股對價為前 60 個交易日股票交易均價的九折,即6.92元/股)。

而股權交易的買方,鲲鵬資本和深國際都是深圳市國資委直接和間接持有所有股權的企業。

獲得財大氣粗的深圳國資委注資之後,蘇寧易購終於一掃之前的資金面陰霾,順利在股票市場走出一字板。

而就在同日,江蘇足球俱樂部宣佈從即日起停止所屬各球隊運營,同時在更大範圍内期待社會有識之士和企業與之洽談後續發展事宜。

在公告中,俱樂部表示由於各種無法控制的要素疊加,俱樂部無法有效保障繼續徵戰中超、亞冠賽場。過去半年以來,俱樂部都在多方奔走尋求承接方,以極大誠意轉讓俱樂部股權。

28日下午17:00還是中國足協規定國内足球俱樂部注冊新賽季的最後截止時間,如未按時注冊,俱樂部將無法獲得新賽季的準入資格。

在江蘇足球俱樂部宣佈停止球隊營運到下午五點,再沒有江蘇的其他企業踩著七彩祥雲拯救債務纏身的江蘇隊。於是江蘇隊現在陷入了極為尷尬的兩難境地:下賽季的中超球隊已經踢不上,球隊背後的原運營方蘇寧集團已經撒手而去,球隊上下從教練(據說28日的集訓江蘇隊教練團隊就走剩兩人)到球員身世浮沉如浮萍,擡頭一看,前方連未來一絲影兒都沒有。

張老板賣出了他持有蘇寧易購的股份,換來了一大筆現金,但他還是沒有去救自己的足球隊——江蘇蘇寧俱樂部生前也是2020賽季的衛冕冠軍,好歹算個體面人,可它走得卻不怎麽體面。

中超的另一支老牌勁旅天津津門虎因為財政危機,此前就被指可能會解散。

有人說,江蘇隊退出中超,扯下了中超金元足球的最後一塊遮羞佈。遮羞佈下原來都是金錢堆積起來的足球繁榮泡沫。而過去吹泡泡的那群人里,少不了張近東老板的身影。

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如今只眼看他樓塌了。

2.起朱樓,宴賓客

2015年12月21日,江蘇蘇寧足球俱樂部在蘇寧集團總部所在地南京舉行啓動通報會。

當日啓動會上是那樣的高朋滿座,江蘇省委省政府、省體育局、省足管中心各位領導,蘇寧老板張近東、球隊球員代表齊聚一堂,見證蘇寧集團接手原江蘇國信舜天足球俱樂部(江蘇舜天),全新的江蘇蘇寧足球俱樂部正式起航。

江蘇省副省長曹衛星在會上表示,肯定並支持蘇寧接手江蘇足球,並希望江蘇足球不僅要在中超賽場上取得好成績,同時也要在亞洲賽場上為國爭光。

張老板隨即承諾,蘇寧集團在接手俱樂部之後,一定會持續加大對俱樂部的投入,集團會在俱樂部的商業運營、球隊建設、球迷文化以及青訓方面下大力氣,儘全力將俱樂部打造成為在中超、亞洲一流的百年俱樂部,為中國足球真正騰飛和崛起做貢獻。

會上掌聲雷動,與會的各方都洋溢著自信的笑容。

張老板投資足球,好像是在重複著他的老朋友許老板的足迹。

中超金元足球的帷幕,正是許老板拉開的。2009年,恒大與廣州市體育局的領導商量收購當時尚在中甲掙紮的廣州醫藥。

事後,一名參與談判的市體育局官員回憶,這是他遇到過「成交最快的一筆億元生意」。恒大在談妥合同後10分鍾内,劃出2000萬元人民幣解決了當時球隊的欠薪和外援費用,又拿出1500萬,清理了其他債務,最後將俱樂部的注冊資本從2000萬增加至一億。

第二年開始,廣州恒大開始大肆搜刮市面上的國腳。2010年冬窗,「郜林斯曼」郜林來了;這一年的夏窗,鄭智和孫翔前來投奔;11年的冬窗,張琳芃、馮潇霆、楊君、姜寧、楊昊集體投奔,恒大球隊骨架基本成型。

2011年,廣州恒大回到中超,以「升班馬」的身份獲得當年的中超聯賽冠軍。兩年之後,廣州恒大獲得中國俱樂部歷史上第一個洲際比賽亞冠冠軍。

當時隊中的主力爆點穆里奇身價是240萬歐元;中場核心孔卡身價高達1000萬美元。2011年,巴甲MVP孔卡加盟廣州恒大,大幅刷新了中國足球的轉會紀錄。孔卡之前的紀錄保持者同樣是恒大球員——身價320萬的塞爾維亞前鋒克萊奧

廣州恒大在國内甚至洲際賽場上大殺四方,許老板「恒大」的品牌亦憑球隊子貴,從廣州走到了全國。對於恒大最早期對球隊的「撒幣式」投資,許老板曾經解釋,從營銷角度看,投資恒大是個很劃算的交易。初期,恒大給廣東體育每場4萬元的轉播費,換來的卻是自己90分鍾的品牌曝光機會。在央視,一秒鍾時間的品牌廣告費用便要15萬元。

後來廣州恒大在賽場上的成績越來越好,甚至代表中國俱樂部參加亞冠,央視也主動轉播恒大的比賽,當然還不收錢。

2020年10月的胡潤百富榜上,許老板的個人身家達到2350億元。而截至同年9月,恒大集團對足球俱樂部的總投入大約為130億元。精明商人許老板即使在足球場上,也做得一手好生意。

張老板入局足球後,花錢的大手筆比起許老板有過之而無不及。2016年,中超俱樂部買人的總投入達到了驚人的24億元。這一年,特謝拉以5000萬歐元的轉會費投奔蘇寧,成為當年的標王。而在一年之前,中超的標王還是恒大1500萬元購入的高拉特。

張老板「撒幣」起來,連許老板都自愧不如。

又一年之後,上海上港出價6000萬歐元,從切爾西簽下巴西當打之年的奧斯卡。中超在外援球員轉會費和薪酬上徹底和歐洲市場接軌,甚至存在很大一定程度的溢價,成為球迷口中的「中鈔」聯賽。

在江蘇蘇寧的啓動會上,張老板說過,蘇寧集團正處在轉型期,未來國家對文化、體育、旅遊、養老等大健康產業會有更大扶持,將成為中國經濟新的增長點。因此,蘇寧進軍足球產業,也是其自身行業佈局和業務規劃的必然選擇。

2020年11月12日,在這一個因為疫情影響而採用淘淘汰制的中超決賽第二回合,江蘇蘇寧易購在蘇州奧體中心以2:1擊敗廣州恒大淘寶隊,總比分2:1首次奪得球隊歷史上首次中超聯賽冠軍。高投入四年終於獲得回報的張老板第一時間發佈集團嘉獎令,對球隊上下予以嘉獎。

在嘉獎令的最後一段,張老板動情地寫道,冠軍不是結束,而是新的開始。

2021年,江蘇蘇寧本來要作為中超冠軍踏上亞冠賽程,朝著自己成為亞洲百年俱樂部的目標前進。然而,百日之後,球隊就沒有了新的開始了。

3.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金陵城自古以來就是貴胄胭脂雲集之地,物極繁華,卻總不乏黍離之悲音。

樂極者,物生悲也。身處金陵城的江蘇蘇寧也不能例外。去年的中超冠軍是球隊歷史上最輝煌的時刻,但那種輝煌就像天上「嗖嗖」劃過的流星,眨眼間便化作身後的塵埃。江蘇蘇寧的流星隕落,不止有内因,也有外部足協改革的因素。

「我們俱樂部的投入,是J聯賽俱樂部的3倍多、K聯賽俱樂部的10倍多,球員薪酬是J聯賽的5.8倍、是K聯賽的11.7倍。我們還不覺醒,難道良心已死嗎?」

去年12月底,在中國足協舉辦2020年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專項治理工作會上,足協主席陳戌源如此質問——中國金元足球至此走到儘頭。

本次工作會確定了一些列新規,包括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球員限薪、球隊的財務指標限額等等。根據該項新政,國内球員單賽季個人薪酬不得超過稅前500萬人民幣,俱樂部一線隊國内球員單賽季平均薪酬不得超過每人稅前300萬人民幣;外援個人不得超過300萬歐元,單賽季薪酬總額不得超過1000萬歐元。

在2003年中超元年,上海申花從遼寧簽下張玉寧和肖戰波,兩人的收入均是稅後300萬元。上海2017年引進奧斯卡,給出的周薪是40萬英鎊(約合46.3萬歐元)。按照新政,中國足球運動員的工資無疑將大幅倒退。

另外,新政還規定,未來3個賽季中超、中甲、中乙俱樂部單個財政年度(單季)總支出最高分别不得超過6億元、2億元、5000萬元。其中包括青訓費用及女足費用。

以上兩條新政是足協為擠去金元足球的泡沫。球隊投入減少其實並不至於令天津、江蘇等球隊遭企業抛棄,真正壓死江蘇蘇寧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是俱樂部非企業化的規定。

根據新規,企業將不能像以前一樣冠名俱樂部,過去「中鈔」金元足球支撐邏輯是即使俱樂部背後的公司投資足球虧損,但至起碼可以視為變相營銷手段。現在俱樂部恢復中性名,對於經營球隊的企業而言,球隊就失去大部分價值。

江蘇蘇寧原來身上有5億元的債務,即便蘇寧集團願意以0元轉讓,但球隊身上的資產,新政後足球市場環境的不明朗,以及企業不能冠名,都讓球隊成了食之無味的雞肋。蘇寧集團不要,在江蘇省内也找不到願意接手的其他下家。

受新政影響的其實並不止蘇寧集團。目前國内足球圈已有廣東華南虎、四川FC、遼寧宏運、上海申鑫、銀川賀蘭山、大連千兆、福建天信、延邊北國、吉林百嘉、南京沙葉、保定容大因為欠薪被取消注冊資格。天津天海、深圳鵬城、杭州吳越錢唐、菏澤曹州、南京巴蘭塔等球隊主動退出職業聯賽。

從根本上看,真正讓金元足球泡沫破裂的其實並非陳主席的新政,而是房地產的風光不再。在過去,中國房地產足球幾乎金元足球劃上等號。

2010年至2016年間,恒大、富力、綠地、華夏幸福、佳兆業等房企先後踏足綠茵場。2018年,一手推動甲A時代的金元足球的萬達也投資大連一方俱樂部,18年後再次回到俱樂部聯賽的賽場。

天下熙熙,皆為利往。許老板、張力老板、王健林老板這樣的精明人都去玩兒不賺錢的足球,當然不單純是為了為中國足球的發展添磚加瓦。

2015年,國家出台《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讓足球成為嗜血的資本眼中的香饽饽。其一,地方房地產公司可以通過足球提高自己知名度,打開全國市場。如廣州富力、浙江綠城、河北華夏幸福、河南建業等,初看是足球隊的名字,但你把它們理解為房地產公司也沒錯。

其二,企業投資足球之後,除了品牌價值傳播、形象提升、估值提高等好處外,還有隱性的地方政府給予的拿地、融資等利好。

中國足球的投資門檻非常高,只有行業大公司才玩得轉;同時,房地產公司又是對現金流要求較高的企業。房地產投資足球,各取所需,互相得益。

而在2020年,房地產行業放出「三道紅線」,房企面臨資金面回款壓力。1月底,華夏幸福被傳裁員上千人。華夏幸福過往幾年通過股權合作方式與旭輝集團、陽光城、東原集團等房企合作擴張,其經營規模擴大主要建立在負債基礎上,但企業出現現金流壓力,自然就無暇再顧及另一個燒錢的副業——足球。

張老板當初亦想借足球開拓自己集團的多元化業務,但和其他房企不同,投資足球並沒有讓讓蘇寧在全國知名度有質的提升,還讓自己的主業、副業同時被弄得焦頭爛額。

2017年,蘇寧集團旗下的PP體育折價收購下樂視手上的中超版權,連帶上五大聯賽一年内容版權費用高達至少30億元。然而,到2019年PP體育的會員與廣告收入僅為8.4億元。成本與收入的巨大缺口讓蘇寧在體育板塊的投資變成了無底洞,無時無刻不在侵蝕著集團的現金流。

與此同時,蘇寧的主業(即上市公司)在京東等對手的擠壓下,因為線下門店更重的模式無法獲得銷售經營效率上的優勢,遲遲無法實現經營層面的盈利。據蘇寧易購業績快報,公司2020年全年淨虧損39.13億元較上年同期盈利98.43億元,同比下滑141.3%。

去年由於政策、疫情等原因,房地產、零售等實體行業經營不理想,依託該等行業的中國金元足球去泡沫化,其實是大勢所趨。

2021年的冬季轉會窗,中超引援投入僅有1931萬歐元,折合人民幣不到1億元。中國足球進入深冬。凍斃於風雪的,有天津,也有江蘇蘇寧,只不過它是衛冕冠軍罷了。

4.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

去年9月底,許老板的朋友圈大會讓張近東老板當初戰投恒大地產的200億現金轉成了股權。這讓本不富裕的蘇寧集團更加雪上加霜,張近東父子不得不在年底將蘇寧控股所有股權出質阿里巴巴融資。

2月28日,深圳市國資委終於踩著七彩祥雲,拯救主業、副業資金流都抓襟見肘的蘇寧易購和張近東。

有人判斷,這次拉線深圳國資委和張近東股權交易的人,很可能是張的老朋友許老板。當年在萬科野蠻人的收購案中,恒大為深圳國資委出了不少力。

無論如何,張老板的資金鏈問題大概是解決了。但是得到了巨額現金的他,今年的目標是做「減法」,而沒有再選擇建設他的亞洲百年俱樂部。

中國金元足球的泡沫一破,俱樂部變成為沒人要的主兒。這要怪誰呢?

是許、張老板們的錯嗎?

不是,就他們上百億的投資,本身已經為中國足球的職業化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因為他們的投入,中超一度成為世界第五大聯賽。商人最終因為逐利選擇退出,其實是正常的選擇。

錯的可能是中國足球產業最初的出發點。但足球最初只淪為房企的營銷開拓市場的工具途徑而忽略了從青訓到觀眾培養再到轉播商業化等依著在競技本身的商業化變現渠道,而導致俱樂部無法自負盈虧時,被資本吹起來金元足球的泡沫始終要破。

不會自己造血的中國足球,無論如何是無法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

於是蘇寧最終沒有成為亞洲百年俱樂部,中國國家隊在世界杯預選賽上也還是踢不過日本、韓國。

職業化兜兜轉轉近三十年,中國足球依然在原點打轉。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s://www.fintv.hk)

相關文章

3月1日
【捷報】擴產後又官宣提價37%,萬華化學進入「量價齊升」新階段?
2月25日
【行業一線】愛美客6天急跌26%!醫美行業還值得看好嗎?
2月24日
【聚焦增減持】虧損逾一億元!青青稞酒遭減持,釋放了什麽信號?
2月24日
【一語道破】白酒股大跌!板塊泡沫被刺破?
2月24日
【行業一線】提前回暖!水泥行業淡季不淡,估值修復在路上?
2月23日
【行業一線】漲價潮疊加需求旺盛,化工行業迎來旺季行情!
2月23日
【預見】「接班人」掛冠而去,股價跑輸美的,格力電器路在何方?
2月22日
【市場觀潮】有色板塊成市場「新寵兒」,超級周期能否出現?
2月22日
【捷報】「豬茅」又有新動作,牧原股份龍頭地位持續加強!
2月20日
【行業一線】「氫」裝上陣,何時成為主角?

視頻

會員專區

12:40
Starlink萬億美元估值有多少是吹牛?
15:26
「木頭姐」予Tesla新目標價3000美元 要認真嗎?
15:44
貝泰妮:藥妝龍頭登陸創業板,又一個「愛美客」來了?
14:12
聯儲局議息聲明鴿派十足 利股市惟無阻債市弱勢
20:38
光伏建築一體化產業面臨的機遇與挑戰

即時快訊

05:04
兗煤(01171-HJK)董事長李希勇逝世
05:02
中國創新(01217-HK)及中國趨勢(08171-HK):向心仍可遙距指揮運營
04:53
帝國集團環球(00776-HK)折讓配股 加碼投資遊戲與電子競技業務
04:48
中國擴大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人手與資源 打擊壟斷行為
04:42
微軟斥1248億購AI初創Nuance
22:41
廣州多家銀行停止二手房貸?銀行否認
22:22
被市監總局處罰182.28億 阿里巴巴回應:誠懇接受 堅決服從
09:32
張勇:阿里(09988-HK)今天面臨前所未有挑戰及機遇
09:30
前拜騰CEO戴雷任恒大汽車(00708-HK)常務副總裁
09:27
張建宗稱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別具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