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過摘牌卻躲不過暴跌,酷派集團復興之路已斷?

日期:2019年7月19日 下午6:19作者:覃漢計 編輯:彭尚京
躲過摘牌卻躲不過暴跌,酷派集團復興之路已斷?

曾風光到被納入「中華酷聯」陣營的酷派集團(02369-HK)近兩年來如同A股市場中的小散戶,盈利時興致勃勃,虧損時心碎一地,這兩種天壤之别的心緒不知輪回了多少遍。

酷派上市以來的經歷如浪潮般起起伏伏,曾頭戴光環,當然也遇到巨虧、裁員、停牌等挫折,讓這位曾經手機界的巨人心力交瘁。用最近内地一首流行歌曲《沙漠駱駝》來形容最恰當不過了:

漫長古道悠悠

說不儘喜怒哀愁

只有那駱駝奔忙依舊

......

再令人唏噓的歲月,再糟糕的人生,東方依舊有白出的魚肚,烈日也依舊會綻放吐露。雖然衣衫褴褛,但酷派終於還是回歸了。

躲過了摘牌,卻躲不過暴跌

算起來,酷派闊别港股已近兩年半。業績遲遲未刊發、内部監控係統薄弱,是造成酷派長時間未能實現復牌心願的原因。

如此讓市場擔憂的事情,自然有投資者失去信心。最近易方達基金發佈公告,稱自6月11日起,對旗下基金對持有「酷派集團」按照0.00港元/股進行估值。這估值還真不一般,可以用「一文不值」來形容酷派了。

儘管不被看好,酷派估值被降至0之前,在3月底一口氣刊發了2018年的中報和年報,給市場交了一份答卷,完成刊發所有未刊發的財務業績。經過聯交所審核和酷派自身的努力,酷派在7月18日終於達到復牌條件,向投資者披露了復牌日期。

按照聯交所的新規,如果酷派在今年7月31日前不能復牌,將面臨摘牌的風險。所以,此次酷派還是有驚無險,成功躲過了被摘牌的命運。

雖然無險,但是還是有驚,這個「驚」併不驚喜,而是驚愕。

躲過了摘牌,酷派卻躲不過復牌首日的暴跌。19日是酷派復牌後首個交易日,開盤便遭遇超61%的大跌,開盤價低至0.28港元,刷新了股價近9年來的新低。最終,酷派收跌46.53%,股價報0.385港元,全日成交3.527億港元,換手率達17.81%。這次市場潑出的冷水,直接導致酷派喪失了近17億港元的市值。這17個億對酷派來說不是小數目,因為酷派2018年的總營收也不過13億港元,想想還是挺紮心的。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酷派得以復牌,表明其得到了聯交所和市場的認可,至少在嚴厲的上市規則面前,酷派心里的石頭終於落下來了。能復牌,說明酷派還未到被判死刑的下場,持續盈利能力還是有的。

所以,復牌後的酷派,還有哪些值得我們關注的優勢?

擁有這三大優勢,酷派還可續命

2014年之後,酷派在行業巨變的潮流下失去了自我,公司營收持續下降,併在2016年首次由盈轉虧。至此,酷派已是連續巨虧了3年,累計虧損超過65億元(人民幣,下同),形勢可謂搖搖欲墜。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相對於華為、小米等行業巨頭雖無多大優勢可言,但酷派在市場上還是那個有研發能力和一定市場份額的智能手機生產商,其以酷派品牌成功打入了全球電訊市場,在美國和印度等國家還是有不錯的表現。

財華社認為,酷派以下的三大優勢,是其可卧薪嘗膽、聞雞起舞的根基。

其一,專利水準未落下。從近些年的研發投入和產出看,跌落神壇的酷派延續著「以技術立命」的研發路線,在研發方面投放了大量資源,近年更是開發5G及智能終端等技術。目前,酷派坐擁萬件專利,其中發明專利佔95%,授權專利超過2000件,多項技術打破國際巨頭壟斷,去年小米成為酷派專利訴訟的對象就凸顯出酷派的專利之強大。

據悉,酷派在5G、AI、移動互聯網、雙係統、手機安全和UI交互等技術領域,已具備多個專利優勢。尤其在5G專利領域,酷派目前已提交800餘件專利申請,其中包括200餘件美國專利申請、180餘件歐洲專利申請,300餘件發明專利申請已獲得授權(甚至還將部分專利授權給了半導體行業巨頭高通使用)。近期,酷派提交了超過100項Small Cell專利的申請。

酷派曾表示,酷派的戰略方向調整為人工智能,併將運營總部和研發總部逐步美國本土化,致力發展海外市場。

專利是硬實力的象徵,在市場上猛如虎。一家智能手機生產商提升競爭實力的關鍵所在便是專利,專利也是企業出海開拓市場的必由之路。如果沒有專利這個實力,酷派去年也不敢以專利訴訟扼制小米海外擴張。

其二,高層換血,有後盾撐腰。今年年初,入酷派的元老級重臣、CEO蔣超被罷免一切職務,還被終止所有相關合約及僱佣服務。蔣超離去後,少壯派陳家駿上台。陳家俊通過Kingkey Financial持有酷派17.83%股權,為酷派第一大股東。陳家俊的另一重身份是京基集團創始人、董事長陳華的二兒子。

實際上,為了應對困境,酷派最近5年來頻繁變更管理層,單在2018年就有5名董事會成員更換。

暫且不說新上任高層能否帶領酷派找回曾經的巅峰(蔣超時代的酷派業績併不亮眼),在酷派走向海外急需資金的時刻,京基的入主可為酷派注入鮮血。為助其度過難關,京基集團在去年5月授予酷派最多5億元借款。我們甚至可以認為,京基此番操作或是借殼上市,畢竟上市一直都在京基的計劃之内。若借殼上市成功,對酷派的智能手機業務和其他業務來說,無疑是一大利好。

其三:海外市場助其回生。酷派心中的挫敗感只是在中國市場上,但在海外市場,可是另一番風景了。

酷派進軍海外已有多年,雖然面臨依賴運營商補貼、實體店及電商渠道欠佳等困境,但這不能掩蓋海外市場對酷派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

在研發實力的支撐下,酷派以聚焦大國大運營商以及與國際上第三方電商平台合作兩個渠道,殺入了海外市場。目前,酷派的海外業務已覆蓋全球超過30個國家,建立了美國、南亞、東南亞、歐洲等大區業務單元。酷派海外出貨量發展迅猛,其中僅2015年到2016年,酷派海外業務出貨量就達到了150%的增長,達到500多萬台。

上圖可見,2014年以來,酷派集團國内業務萎靡不振,營收出現驟降。除了受殘酷的競爭影響,蔣超時代的酷派逐步關閉國内業務也是一大主因。雖然海外業務營收表現不夠穩定,但是在2017年起已擔當其酷派營收支柱,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國内大幅放緩的營收。所以,海外業務是酷派起死回生的重要市場。

不可否認的是,去年以來酷派在海外遇到了困難,但酷派擁有海外多年的佈局經驗,加上其研發能力未落下,海外市場還有較大的增長空間的。尤其是印度、東南亞,這些地區的市場容量還有增長潛力,智能手機市場還未飽和,對酷派來說有扭轉海外業務頹勢的機遇。

酷派的復興之路

酷派曾經強大過,用「復興」來形容目前的酷派不為過。雖鵬翅之偶垂,豈鴻肩之就息?既然續命是不存在疑問的,那酷派集團如何去復興?

財華社發現,酷派集團目前以渠道構建和手機產品組合這兩個方面發力,以爭取早日扭虧。

即便十分重視海外市場,酷派可沒有放棄國内市場這塊蛋糕。酷派曾在國内選錯了電商渠道對象,最終被攪局者樂視所拖垮。當前,酷派調整了國内銷售渠道的構建。

目前,酷派在國内的業務佈局分為線上線下兩條線,線上主打千元國民輕旗艦酷玩係列,比如近期發佈的酷玩係列最新產品千元國民屏霸酷玩8;線下主要依靠運營商,在全國每個省分别選擇一到兩個核心省包,重點地市選擇一到兩個地包,以打造封閉的酷派核心渠道體係。

外海市場上,酷派在年報中坦言,建設銷售渠道非常重要,將逐步改善銷售渠道的建設。其言外之意就是避免過度依賴運營商。不過年報上看,酷派併未透露如何構建以北美為主的海外市場銷售渠道。

在手機產品組合上,酷派在美國市場策略性改變其產品組合,智能手機方面更多的是針對兒童及家長,試圖避免與蘋果和三星等中高端產品的競爭。今年5月,酷派披露美國市場的新產品已於2019年4月開始陸續交付至美國,預計2019年第二季度美國銷售貢獻將可能有提高。此外,酷派在海外市場提供了一條獨立的獨家產品線併將產品類别擴大至智能配件(如數據線、耳機、充電器),以擴大營收增長點。

總結

酷派終於復牌了,股價暴跌也在意料之中。對酷派來說,這一切是重生後的新起點。酷派面臨的形勢依舊非常嚴峻,但其韌性還依然保存著。

未來在新管理層的帶領下,酷派能否成功復興?讓我們拭目以待。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7月19日
維達國際淨利增長5.4%、股價大漲16%,股民激動什麽呢?
7月19日
半年已斥資近800億拿地,融創中國高速擴張存隱患
7月19日
金山辦公二次敲響資本市場,已完成科創板問詢
7月19日
酷派集團躲過摘牌,躲不過暴跌,單日市值蒸發近17 億
7月19日
料中期業績扭虧為盈,三愛健康靠賣資產和大麻絕地求生?
7月19日
【公布短打】酷派(02369-HK)今日復牌,股價盤前競價急挫63%
7月19日
手持巨資開拓疆土,宇華教育轉型高等教育是機會還是地雷?
7月18日
佳兆業:高辨識度的「潮汕」房企,借助大灣區再次「鳳凰涅槃」
7月18日
雙積分修正案出爐,或將使新能源汽車積分價格增長3倍
7月18日
3個月股價重挫近40%,楓葉教育護城河夠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