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打破海外壟斷的創新藥企業,在科創板上市後需要重點關註!

日期:2019年5月16日 下午12:28作者:週治玮 編輯:彭尚京
這家打破海外壟斷的創新藥企業,在科創板上市後需要重點關註!

今天文章的主角是來自深圳南山區的創新型生物醫藥企業:微芯生物,儘管投資者目前可能對於這家公司還一無所知,但是僅憑其科技感的名字心中應該在猜想這也許是一家與眾不同的科創板企業,實際上這確實是一家極具「科創」性質的企業。

儘管極高比例的研發是在較低營收的基礎上實現的,但是反過來看,公司在營收規模還這麽小的基礎上仍然投入如此之高的比例來做新藥研發,至少說明在這個階段公司仍處於藥品產品線開拓的階段,而併非如許多在創業板上市的製藥企業一樣,某一項產品已經投入市場數年,利潤已經達到一個穩定的區間,相比這類藥企而言,微芯生物還很年輕,還非常有活力。

活力的另一面也意味著風險,即研發的藥品能否佔領市場、藥品適應症的市場規模是否足夠大、行業中是否有強勁的競爭對手,這都是投資者需要考慮的問題。問題很多,我們一點一點來觀察。

優秀的創始團隊與充滿耐心的股權投資者

從營收來看微芯生物還很年輕,投資者首先會考慮風險的問題,但是看了創始人團隊的研發背景後或許可以減緩投資人這一焦慮。

微芯原創新藥的核心研發人員是魯先平(董事長)、寧志強(研發總監、副總經理)、李志斌(副總經理)、山松(早期研發中心總監)、潘德思(早期研發中心高級總監),他們的研發履歷都不簡單:

魯先平是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現北京協和醫學院)的理學博士,1989年1月-1994年6月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叠戈分校從事博士後研究,1994年-1998年間參與創辦了Maxia藥物公司和Galderma Research生物技術公司,而後這兩家公司均被收購,2000年10月-2001年10月應邀成為清華大學生物膜與膜生物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高級訪問學者,同時魯先生在求學與工作期間,在《Science》、《Nature》、《Nature Medicine》和《The Lancet Oncology》上發表過學術論文。

研發總監寧志強也是Maxia的創始人,曾在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醫學院做博士後研究員和助理教授,而後隨著魯先生回國創業;李志斌1988年3月-1992年9月任西安近代化學研究所工程師,1999年2月-2001年7月在華東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山松是北京大學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的博士,目前任微芯生物監事;潘德思是中國協和醫科大學(現北京協和醫學院)生化與分子生物學博士,1999年1月-1999年12月在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做過助力研究員,2000年1月-2002年1月在美國韋恩州立大學醫學院從事博士後研究。

顯然,沒有金剛鑽不敢攬瓷器活,從人才的配備上微芯生物就給了後來企業設了一道門檻,而且這僅僅隻是原創新藥企業的基礎條件。

除了創始團隊自身有很硬、很具說服力的背景之外,來自股權投資領域中優質企業的投資亦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參考,上圖可以看到深創投合計佔股4.47%,值得重點關註的是LAV ONE、Vertex這一對一緻行動人,其背後大股東是新加坡財政部,共計佔股13.67%,還有佔股11.92%的博奧生物,背後的大股東是清華控股公司。

來自優質股權投資公司的加持至少從側面印證了微芯生物併非是一家平庸的原創新藥企業,相反,它還可能得到更多資源的支持以助力其進一步的成長。

儘管股權投資公司為微芯的初創發展提供了初始資金,但與同行相比,微芯生物的產品管線數量在可比公司中仍然處於中等水平,同時在可比公司中百濟神州(06160-HK)、信達生物(01801-HK)、君實生物(01877-HK)先後宣佈了多筆大額的融資,併且已經在港交所上市,即在融資上的具有先發優勢,那麽如微芯所言,由於公司受製於資金、資源限製,不能大規模開展臨床開發研究,所以這也是為什麽科創板的企業中除開半導體行業的企業外,化學生物製藥企業是數量最多的原因。

微芯生物附加的社會意義

總計8.03億的募集資金在科創板企業中不算一筆小數目,實際上這與創新藥產業的發展特點有很大的關聯,該產業具有創新成本高、投資風險大、研發週期長等特點,總結起來就是研發週期長,微芯創立於2001年3月21日,2002年首次發現西達本胺,2005年向CFDA提交抗腫瘤藥西達本胺的臨床申請,通過一二三期數年的臨床試驗,終於在2014年獲得了CFDA批準上市,於2015年西達本胺生產基地獲得GMP認證,併得以上市銷售。

橫跨13年的時間才得以使得研發的原創藥走進市場,這不僅需要耐心,更需要巨大的資金投入,諸位投資者想想,13年的時間資本市場都走過了多少牛熊,誰能夠堅持這麽久在一家企業身上呢?

從這個角度來講,科創板的出現鼓勵了耐心做原創藥企投資的股權投資企業,更重要的是,市場獎勵了真正願意做原創研發的企業,微芯生物這樣企業的出現不僅是踏實做事的科研工作者的勝利,更是老百姓的勝利。

此話怎樣呢?西達本胺片的首個適應症為PTCL(T細胞淋巴瘤),目前在外週T細胞淋巴瘤治療領域屬於中國唯一的二線治療藥物,在國内沒有競爭對手,而在海外有,那麽對於T細胞淋巴瘤的患者來說,誰能夠在保證一定藥效的前提下提供更低的價格,該患者無疑能獲得更持久而有效的治療時間,顯然微芯的西達本胺片的出現為T細胞淋巴瘤的患者帶來了如母親般的溫暖:

顯然1.85萬一月的費用比起靜脈滴註療法便宜多了,在醫保報銷45%-90%的基礎上更多的家庭也能承擔得起這一支出,所以儘管對於股權投資來說這是投資,但實際上它額外地起到了提升人民福祉的效果,這對於如微芯這類原創新藥廠商在科創板上市是非常振奮人心的。

原創藥企的機會與風險

當然除了原創藥帶來的現實意義之外,更重要的是這一創新藥產業所帶來的經濟影響。由於資金、人才、政策的因素,我國醫藥企業的原創能力仍然薄弱,主要依靠生產和銷售仿製藥生存,憑借低廉的價格取得競爭優勢,另一方面研發創新能力強大的跨國大型藥企依靠品牌的優勢和臨床表現,佔據了我國高端、主流醫院的用藥市場,享受藥價上的單獨定價權,從而獲得豐厚的利潤。

2011-2015年間全球共開發出了42中抗癌新藥,2016年我國市場上通過正規渠道可以購買的藥品隻有4種,佔比9.52%,而美國同期可以購買的新藥種類有37中,佔比88.1%,這說明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創新藥的生產、消費仍然處於較低的水平。

那麽要改善這一局面,隻有推進如貝達藥業、歌禮藥業、百濟神州、華領醫藥、信達生物、君實生物、基石藥業以及微芯生物這樣的原創藥企的上市,而實際上在二級市場的表現中,信達生物、君實生物、基石藥業在仍處於虧損的狀態下依然有非常亮眼的表現:

那麽我們有理由相信,目前仍然盈利,併且在2016-2018年間連續保持盈利併且盈利增速正增長的微芯生物會取得更好的市場表現。當然在市場的表現中不可忽視的一點是市場指數環境的影響,在君實、信達、基石取得不錯股價表現的區間,恒生指數亦是處在上市的趨勢之中,那麽未來微芯生物的表現亦需要考慮A股整體的市況。

當然,如偉大投資家所言,風險永遠是利益的一部分,根據美國醫藥研究與製造商協會(PhRMA)統計,整個藥物研發過程充滿風險,國際上平均每5個進入臨床試驗的化合物隻有一個最終能夠進入市場,上市一個新藥的平均成本(機會成本)為數億美元,耗時9-15年。

這需要投資者保持充分的洞察,十足的耐心併且貫穿冷靜的思考與逆向思維,才能在創新藥企的競爭中選擇足夠優秀的企業,那麽微芯生物是否是這樣的公司呢,我們拭目以待。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5月14日
被客戶抛棄的當虹科技,會成為二級市場的棄兒嗎?
5月10日
中興團隊創業的有方科技,能否趕上車聯網與新零售的浪潮?
5月7日
戴維斯雙擊杭可科技,抓住投產後利潤翻番的機會
5月2日
「科創」二字當之無愧,虹軟科技能否在IOT視覺領域再創一個虹軟?
4月26日
高科技鋰電光環之下,容百新能源的毛利率併不光鮮
4月25日
智能駕駛本土化唯一標的,鴻泉物聯網如何再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