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建工28.4億信託違約,民營企業遭難誰之過?

日期:2019年3月22日 下午6:05作者:李瑩
南京建工28.4億信託違約,民營企業遭難誰之過?

2018年年底,南京豐盛集團公告逾期債務12.8億元,當時南京政府非常給力,公告發佈後的第三天就出手協調,豐盛集團也很快還清逾期借款。

隨後豐盛集團改名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更名換姓併未帶來好運氣,時隔不到三個月又爆出28.5億信託違約,為什麽南京建工信用風險風波再起?

財華社認為,2018年下半年以來,基建補短板有助於改善城投企業流動性,但地方政府債務管理沒有松口,個别地區財政壓力依舊。

另外即使地方債放量、非標融資回升,但政府資金還是會優先滿足城投公司回款,而不是民企建築企業。

白衣騎士難逢,以南京建工為代表的民營企業如果夢想著能遇到奇迹可謂難上難,就算有外力來緩解資金壓力,但最終還要靠基本面的改善。

28.5億信託違約,85億債務壓頂

3月19日,南京高科(600064-CN)一紙公告顯示,南京建工再次違約。南京建工集團及其旗下南京路橋向長安信託累計申請信託貸款28.5億元,目前已經違約。

南京高科還稱,截至本公告披露日,長安信託尚未向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訴訟。目前,南京新港開發總公司正在與長安信託進行積極溝通,爭取在訴訟前達成和解。

28.5億元違約或隻是開始,據公開資料顯示,南京建工後面還有80多億信託在路上。特别是6月份,簡直就是集中到期潮。

聯合信用將南京建工主體信用等級下調至A,併且披露截至2018年6月底,南京建工應付債券「16豐盛01」和「16豐盛02」將於2019年8月到期。

「16豐盛03」、「16豐盛04」、「17豐盛01」、「17豐盛02」、「17豐盛03」、「17豐盛04」、「G17豐盛1」「G17豐盛2」均於2019年到達回售行權期。

短期償付壓力大,又無清晰償債計劃,南京建工或將引爆更大的雷!

曾3天快速化解債務危機

早前2018年底,豐盛集團就陷入債務違約,併有驚無險的渡過「危情三日」。

2018年12月25日晚間,豐盛集團發佈《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公告》,稱「由於發行人流動資金緊張,負有清償義務的已到期債務金額累計12.78億元未及時清償」。

但僅僅3天後,劇情開始大反轉。豐盛集團發佈一則《關於償付到期債務的公告》,稱「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已完成全部12.81億元的債務本息兌付」。

不過,公告未言及資金來源,有業内人士分析,豐盛集團所欠逾期借款,已全部由南京市政府下屬的城投平台公司代為償還。

作為南京本土企業,豐盛集團承接大量市政項目,包括路橋市政、新型城鎮化建設、建築節能等基礎設施和保障房等任務,業務特性決定公司資金佔用非常嚴重。

2018年6月底,公司應收賬款、長期應收款分别為91.04億元、119.3億元,其他應收款163.53億元,其他非流動資產由PPP股權投資款和理財構成,對資金形成較大佔用。

其中,應收賬款前五名欠款方合計佔比44.37%,合計應收政府及平台企業賬款達48億元。PPP項目後期資金需求和投資回報週期長,南京建工投融資壓力和回款風險日益嚴峻。

經此一難,豐盛集團也開始著手自救,聚焦建築工程主業,陸續剝離非工程建設類業務,啓動製定整體債務重組方案,公司更名為南京建工產業集團有限公司。

更名南京建工,難改PPP項目本色?

截至2018年6月末,南京建工(原豐盛集團)資產總額631.73億元,相比2017年末增長9.75%,總負債卻增加14.18%,資產負債率由66.21%增加至68.88%。

其中,短期借款本期末餘額為97億元,相比上年末餘額上浮96.78%。長期借款為23億元,相比上年末餘額增加30.48%,有息借款總額243.44億元,相對上年末借款總額205.56億元,增加30%。

2018半年報顯示,南京建工11隻債券,有9隻募集資金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和償還之前的債券、銀行或信託借款本息。

還有「G17豐盛2」、「G17豐盛1」2隻債券募集近25億,用於句容市赤山湖景區建設與運營和南京市江北新區中心區江水源熱泵區域供冷供熱係統(DHC)項目一期工程兩個PPP項目。

豐盛集團近些年承接了大量政府項目,豐盛集團近年來陸續投資建設青奧體育公園、江北國家新區能源站、南京市保障房等多項重點政府和民生工程,當下對政府的應收款約有數十億元。

上述句容項目和江北項目均列入了江蘇省財政廳PPP項目庫,截至2018年6月30日,句容項目已經投入7.08億元,後續投入還需3.92億元。江北項目已取得立項、環保、能評等批文。

持續投入PPP項目增加了豐盛集團的債務壓力,按照豐盛集團計劃,句容項目和江北項目投資回收期長達14.5年,墊資之長讓人咂舌。

江蘇省政府採購網顯示,南京市栖霞山廣廳文化廣場及配套設施PPP項目於2018年12月21日公示,預中標結果的聯合體牽頭方正是原豐盛集團。

如今身陷入債務危機,南京建工的這些PPP項目又都成雞肋。2018年民營企業經歷了第一波信用債違約潮,幸運如南京建工就等到白衣騎士解救自己。

但財華認為企業短暫流動性壓力可以借由外力減輕,但最終還是要取決於公司基本面。如果公司基本面沒有改善,那離上岸還很遠。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3月22日
營收3700億,增幅僅3%,中國電信怎麽了?
3月21日
投資6000萬,虧損近15億,為什麽出事的總是光大?
3月21日
一圖解碼:小米首份全年業績報
3月21日
負債200多億,淨利潤不到4億,復星旅文全球佈局還能賺到錢嗎?
3月21日
遭做空損失近50億,金蝶國際到底是不是泡沫股?
3月20日
香港千億級富豪李兆基退休了 5000億市值上市皇國將如何?
3月20日
大賺335個億,中國中鐵躋身房企前20
3月20日
萬科被罵「土匪」!開盤賣出5個億,問題頻發業主抓狂
3月20日
雅生活服務:聯合綠地構建「鐵三角」,收入激增92%
3月20日
籌資13億元,需求爆發,光伏企業高成長紅利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