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十一」的風口浪尖,拼多多為何總是被盯上?

日期:2019年10月21日 上午10:43作者:李長祥 編輯:李雨謙
「雙十一」的風口浪尖,拼多多為何總是被盯上?

前言:

對於拼多多來說,2019年的「雙十一」不太一樣!

就在國慶節的第一天,10月1日,堅果品牌「三只松鼠」在其官方微博發佈聲明表示,拼多多(PDD.Nasdaq)平台銷售的「三只松鼠」產品並非官方渠道,已經侵犯了公司的只是產權。這還只是開胃小菜,接下來,拼多多還要面臨更大的問題。

10月16日前後,拼多多母公司杭州埃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出現工商變更。根據企查查信息顯示,林芝騰訊科技有限公司從股東中退出,同時,騰訊投資管理合夥人林海峰退出拼多多董事會。一時間,資本市場上儘是拼多多被騰訊「抛棄」的猜測。

這還不是全部,去年「雙十一」被鬧的沸沸揚揚的「二選一」問題再次被拿了出來。阿里集團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更是在個人平台賬號表示「本來就是正常的市場行為」。

「雙十一」的節點,拼多多化身「事情多」

眼瞅著「雙十一」要來了,為什麽在這個時間點拼多多會被如此密集地「盯上」?想要弄清這個問題,首先得要弄明白這幾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彼此之間的聯係。

先說一說「三只松鼠」,就在10月1日晚8時,「三只松鼠」在其官方微博發表聲明,未在品多多開設官方旗艦店,也從未授權任何經銷商及店鋪在拼多多上進行售賣。此外,「三只松鼠」還表示,當前在拼多多上售賣的「三只松鼠」商品來源渠道不明。

對此,拼多多通過其官方微博「多多辟謠」回應稱,充分理解商家在國慶當天,舉國歡慶、煙花絢爛的時候被迫發佈聲明表示在拼多多上銷售的產品「未經授權」。並強調,今年的雙(er)十(xuan)一比去年提前10天「打響」。

一時之間,曾經在2018年「雙十一」期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電商平台之間「二選一」話題再次被大眾喚起。事實上,三只松鼠、韓後化妝品在其成長初期都是依靠阿里係電商平台發展起來。對於「三只松鼠」而言,「二選一」的經歷也並非第一次。

2015年11月6日,「三只松鼠」在京東平台上的官方旗艦店突然宣佈「死亡」。根據當時在買家社群里傳播的信息結果顯示,「三只松鼠」在京東後台上已經貼出了「清退」的標簽。隨後在經過一番斡旋後,第二天上午,「三只松鼠」的官方旗艦店便恢復運營。

有意思的是,京東和天貓之間關於「二選一」爭吵也已經好多年了。這次「二選一」風波再起,阿里集團市場公關委員會主席王帥回應稱,這本來就是正常的市場行為,也是最樸素的商業規則,並表示不願配合某些企業進行炒作,「腿好總被蚊子咬」。

阿里公關委員會主席如此認可「二選一」活動尚屬首次,不過,這也表明拼多多與阿里、京東之間的競爭正在加劇。數據表明,2019年「618活動」期間,拼多多表現讓人眼前一亮,據QuestMobile披露的數據,截至6月15日,拼多多日活用戶已高達1.26億,更難得的是,這一數據在「618活動」之後並未出現明顯下跌。

而在「二選一」風波尚未結束之際,拼多多資本股權又爆出消息,根據企查查信息披露,母公司杭州埃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發生一係列工商變更,林芝騰訊科技有限公司從股東中退出。而且,騰訊投資管理合夥人林海峰退出董事之列。

看似僅是一場普通的股權變動,但是由於是在「雙十一」的節點,且涉及到騰訊,而考慮到當下鬧的沸沸揚揚的「二選一」問題,也就難免會引發無數的猜測。

被礙眼,拼多多究竟搶了誰的奶酪?

有這些「猜測」也是正常的,畢竟,拼多多崛起的速度太快,搶了阿里、京東等電商平台的流量。更為重要的是,拼多多自身平台流量和日活已經逐漸成熟,對於微信等平台的依靠已經越來越低了。換言之,逐漸走向成熟的拼多多已經成為了市場眼中又一個互聯網巨頭。

10月16日,權威數據公司QuestMobile公佈了《2019移動互聯網全景生態報告》。在報告中,QuestMobile指出,移動互聯網用戶增長見頂,互聯網行業的競爭已經存量競爭階段,全景流量佈局已經成為互聯網行業各主要龍頭之間競爭的重點。

根據QuestMobile披露的數據,2019年8月份,手機淘寶全景用戶的規模約為6.91億,位列行業第一,拼多多以4.29億用戶的規模緊隨其後,京東位居第三位,用戶規模約為3.13億。值得注意的是,在增速和滲透率方面,拼多多持續明顯優勢。

根據此前公佈的2019年6月份數據,2019年6月,淘寶、拼多多、京東的全景用戶規模分别為6.83億、3.94億、3.59億。如此計算,自2019年6月至8月,拼多多平台全景用戶淨增加了3532萬,是淘寶的4.7倍,而京東全景用戶的規模則出現了下滑。

拼多多平台的快速崛起,不僅已經威脅到了淘寶的業務增長,而且還「挖了」京東的牆角。由此,也就不難知道為何拼多多被天貓、京東在各種場合「提及」。

有意思的是,儘管再成長之初,拼多多對於微信平台的依存度非常大,甚至有媒體評論,是微信一手扶持大的拼多多。但是,隨著拼多多在美國上市,拼多多自身對於微信平台的依存度逐漸下降,黃峥本人也曾表示:依靠微信帶來業務量的變化是不可能的。

在2019年8月,極光大數據公佈了《2019年APP流量價值評估報告》,在電商行業的排名中,拼多多APP僅此與淘寶居第二位,估值209.3億人民幣。

而據36氪報道,拼多多上市之日,董事長黃峥表示,拼多多的主要流量和交易主要在APP端,在微信這邊,主要來自朋友圈和點對點聊天。由此可見,隨著拼多多生態逐漸成熟,拼多多與騰訊之間的關係正變得越來越微妙。

打鐵還需自身硬,拼多多需要強化自身技術創新

當然,這也並不能說明拼多多與騰訊之間的關係有任何實質性的變動。不過,對於拼多多而言,現階段儘管成單主要依靠自身APP的流量,但是,在APP推廣拉新方面,拼多多仍然需要依賴微信的助力。

以拼多多上線的眾多小遊戲為例,作為用戶留存的主要方式,拼多多上線了多個平台遊戲。這些小遊戲可以幫助用戶獲取平台福利,同時,為了實現自身福利,有需要用戶將小遊戲進行分享,而分享頁面則主要依靠微信。

此外,如果抛開了微信的「流量大腿」,拼多多的「拼團」模式,社交電商屬性可復製性的可能性非常低。

更為重要的是,作為一家年輕的企業,拼多多在技術、數據等方面的積累明顯落後於淘寶、京東。無論是在AI引擎優化、用戶數據分析,還是在物流、倉儲跟蹤與分析上,拼多多仍需要持續提升平台能力;而在平台衍生技術方面,包括雲計算、金融數據服務等方面,拼多多仍未有任何消息披露,仍處於發展起步階段。

這些有的是拼多多做好電商主業必須要突破的技術,有的是拼多多拓展業務領域,提升自身服務必須要掌握的技能。在這些尚未成熟的情況下,拼多多選擇脫離騰訊,直面阿里係、騰訊係的競爭,顯然是不理智的,也很難成功。

畢竟,不是每一家互聯網企業都是字節跳動,能夠擁有與騰訊比肩的大數據計算能力,能夠脫離於阿里係、騰訊係之外,保持自身的平台獨立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據北京商報報道,2019年3月,黃峥在財報發佈會上正式對外披露,拼多多將成立技術顧問委員會,前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拼多多獨立董事陸奇博士將領導技術委員會相關工作。對於核心技術上的落後,拼多多看得見,也在下力氣去解決。

結語

總的來說,隨著電商行業進入存量競爭時代,各平台巨頭之間的競爭將會越來越激烈。正處於平台發展期的拼多多,在核心技術、平台流量等尚不具備絕對競爭力的時候,需要依存於騰訊等平台之下,努力提升自身的技術創新能力。

當然,對於眼下的「二選一」之爭,拼多多與其抱怨,不如下決心去做強自身平台的競爭力。唯有自身平台流量真正地能夠與淘寶競爭,才能夠讓自己在「二選一」中獲得尊重。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10月20日
上市委首按「暫緩鍵」:劍指四大問題,復旦張江能否圓夢「H+科創板」?
10月20日
車市的冷,在廣汽豐田和本田身上感受不到
10月19日
一道道「封印」打向房地產行業,房價被控住了嗎?
10月18日
版號下發頻率逐步穩定,遊戲行業變革時代來臨
10月18日
2000億市值反超阿迪達斯,安踏前面只剩下一個耐克
10月18日
中金(03908-HK)配股致市值單日蒸發近32億,放閘外資是利是弊?
10月17日
前三季度淨利預下滑74.88%,鞍鋼股份淨利降速時代來臨?
10月17日
SOHO中國成立5G實驗室,潘石屹:不會錯過商機
10月17日
五年淨利增長十倍,大牛股海底撈的供應商是怎樣做到的?
10月16日
恒生銀行(00011-HK):過度依賴單一地區市場有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