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企專訪: 復星國際CFO龔平:公司財務狀況穩健,業務展現強大「韌勁」

日期:2020年9月14日 下午2:08作者:毛婷 編輯:彭尚京
名企專訪: 復星國際CFO龔平:公司財務狀況穩健,業務展現強大「韌勁」

今年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令全世界措手不及。復星國際(00656-HK)在疫情剛剛爆發的時候就通過全球化的資源優勢,緊急調配防護物資援助中國的抗疫一線,馳援全球。與此同時,復星順應消費者健康化、數字化、家庭化的需求變遷,加速對旗下業務的轉型升級,並助推業務快速回歸正軌。

值得注意的是,復星旗下多個核心業務實現逆勢增長外,復星也通過其全球佈局及生態優勢,成功危中尋機。憑藉其長期醫藥創新研發的積累,復星健康產業下的復星醫藥於3月與德國BioNTech合作,在中國大陸及港澳台地區獨家開發、商業化基於其mRNA技術平台研發的針對COVID-19的疫苗產品。7月收到國家藥監局關於其獲許可的mRNA疫苗(BNT162b1)臨床試驗批准、且已成功對受試者接種。8月底,復星醫藥與雅各臣科研製藥簽訂意向書,就mRNA新冠疫苗於香港及澳門特區的供應及分銷合作達成意向,將向港澳地區供應1000萬劑mRNA新冠疫苗。

縱觀復星三大產業:健康、快樂和富足,均在後疫情時期展現出敏銳把握需求趨勢轉變的韌勁和活力,在加快推進既有業務復蘇的基礎上,把握疫情後展現的商機靈活求變。

健康業務

除了mRNA新冠疫苗落地有積極進展外,復星醫藥的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同樣獲得美國FDA應急審批並馳援國內和海外市場。此外,復宏漢霖(02696-HK)自主開發的針對新冠病毒(SARS-CoV-2)治療的HLX71及與合作夥伴協同開發的HLX70已獲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公共安全風險防控與應急技術裝備」重點專項新冠肺炎應急項目立項,HLX71及HLX70/HLX71聯合用藥方案已遞交中國發明專利申請。

在科創研發領域,復星多年投入也陸續結出碩果。其中,復宏漢霖繼利妥昔單抗(漢利康®,HLX01)於2019年成為首個國內獲批上市的中國生物類似藥之後,其自主研發的第二款曲妥珠單抗(漢曲優®,HLX02)已於今年先後在歐盟與國內獲批上市,成為首個中歐雙批國產生物類似藥。

Gland Pharma在香港聯交所批准復星醫藥及復星國際建議分拆其獨立上市申請後,於2020年7月向印度證券交易委員會、印度證券交易所及孟買證券交易所遞交非正式招股書草稿;其已獲印度證交所及孟買證交所就其股份上市申請原則性批准。

快樂業務

快樂業務的恢復、反彈的情況相當理想。以豫園為例,豫園網紅直播+素人直播常態化,老廟黃金天貓店1至6月銷售收入同比翻倍增長。BFC推出「iShopping」線上購物平台,提前完成10萬會員目標,並落地多場線下活動,其中「外灘楓徑」開市2個月以來累計吸引市民200萬人次,變身網紅打卡勝地。在外部不確定性加大的2020年上半年,豫園股份接連完成了幾筆重大資本交易,實現了對包括法國輕奢設計師珠寶品牌DJULA,以及AHAVA、WEI等一眾國內外知名消費品牌的控股。

受疫情影響的復星旅文,核心業務已逐步恢復。2020年7月,得益於需求恢復及獨特的產品力,三亞亞特蘭蒂斯營業額約為人民幣1.48億元,較去年增加約18%。按客房計入住率為88.1%,高於去年同期的81.4%。於2020年8月首15天,按客房計入住率為95%。Club Med方面,其全球已有26家度假村恢復運營,中國的5家常年村已完全恢復正常狀態。尚籌劃在2022年之前開設多家新度假村,計劃於馬爾貝拉開設一家海濱度假村、於魁北克的Charlevoix開設一家山地度假村、於法國開設一家La Rosière精選系列度假村,以及在中國新開設不少於5家度假村,其中包括麗江復遊城的度假村。

富足業務

面對疫情,復星葡萄牙保險、鼎睿再保險依然保持良好增長勢頭,與此同時,德國私人銀行H&A的資產管理規模進一步擴大,帶動稅前利潤同比大增。此外,復星推出線上保險、線上醫療、線上金融等服務創新,把握後疫情社會對線上服務需求大增的機遇。在投資方面,復星國際依然保持投退平衡,投退比接近1:1。

財華社專訪了復星國際的執行董事兼首席財務官龔平,讓大家進一步了解復星國際下半年及未來發展所展現的韌力和後勁,以及投資者關注的財務和資金安全健康等情況。

財華社:有很多市場分析及大行報告均指出公司下半年的業務將會明顯恢復,公司公告也稱,雖然疫情對復星上半年業績帶來影響,但隨著國內疫情危機逐步平息,復星已全力推進業務回歸正軌,可以介紹一下公司業務的恢復情況嗎?

龔平:公司的各方面都在全面恢復。一句話總結:整個復星從中國到全球重新煥發活力。

首先,二季度在中國的疫情基本上得到控制的前提下,從四月份開始,以豫園股份為代表的消費產業、快樂產業,在門店的開店速度、人流量、消費金額、營業金額等方面都得到了全面提升。

同時在一、二季度的抗疫過程中,在檢測設備、救護車、呼吸機、口罩等等,以及疫苗的研發和銷售過程中,我們捕捉了新的商機,也上線了醫療服務的平台。

即使在嚴重受疫情影響的一季度,醫療服務板塊,比如說醫院的經營板塊,不管是葡萄牙還是上海、其他城市,目前也度過了低谷期,陸續進入了正常經營階段。

也包括我們以保險為代表的富足業務,不論承保端還是投資端,原來受630之前全球資本市場避疫影響和疫情影響帶來的展業和投資上的困難,現在也陸續恢復。

復星的其他各個產業要不在復蘇的跑道上,要不在快速報復性增長的跑道上,個別企業已經創下了歷史新高,像我們的三亞亞特蘭蒂斯,2020年7月,得益於需求恢復及獨特的產品力,三亞亞特蘭蒂斯營業額約為人民幣1.48億元,較去年增加約18%。按客房計入住率為88.1%,高於去年同期的81.4%。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恰恰因為疫情,全球各地,包括中國政府以及各國政府,紛紛出台各種惠民、惠企政策,包括優惠貸款利率、相當程度的政府補貼、就業補貼,也包括宏觀出台的海南自貿區方案,這些裡面,我們看到了更多的是影響十幾年、二十幾年佈局的大機會,像復星旅文(01992-HK)、我們旗下的海南礦業(601969-CN)等,怎麼去捕捉像海南自貿區這樣的大型政策窗口,也是我們的動力來源之一。

財華社:疫情以及政經不確定因素的影響,海外業務今年的表現是否會影響到集團的整體表現?

龔平:目前的海外業務受影響的主要是以旅遊為代表的消費業務,不是商業模式、產品和團隊的根本性問題,而更多是疫情的一次性影響。

Club Med除了中國業務在恢復之外,海外度假村也開了十幾家,总计開了26家度假村,下半年還是會繼續努力,減少缺口。第二,放大來看,這些不是商業模式根本上的缺陷,而是一次性的影響,所以我們一方面練好內功,另一方面看好外部的併購機會。第三,時間會修復,這也同樣適用於零售類、服裝類的業務,更多是一次性的衝擊,但是我們在其他的海外業務,總體表現比較強勁,包括德國的私人銀行業務H&A、亞洲的鼎睿再保險業務、葡萄牙的保險業務,總體表現都比較強勁,仍舊保持一定的增長,這些都是相當不錯的。

所以,前五家收入佔比最高的子公司裡(總佔比達到了80%),除了Club Med收入減少之外,總體來講還是保持盈利的態勢;另外三家大型子公司復星醫藥、豫園和鼎睿再保險上半年收入還在持續增長,可以看出業務的韌性。

財華社:2019年復星的年報主題是「創·競」,復星一直都很重視創新,能介紹一下2020年以來復星有哪些意義重大的創新,在可預見的將來,復星有哪些有趣的創新與大家分享?

龔平:「創」和「競」可以體現在上半年疫情下,我們推出了很多創新的舉措,通過家庭消費用戶日益線上化的大趨勢,我們持續創新產品,在健康、快樂、富足各個板塊研發新的產品、服務,設立新的平台,設立新的商業模式,在市場上競爭,同時內部持續競合。復星2019年正式明確「創新驅動的家庭消費產業集團」這一新定位,並於2020年初首次提出「聚焦」戰略,標誌著今天的復星已完成了前期產業和區域的拓展佈局,下一步的戰略重心將是聚焦已有產業和區域的運營,提升旗下各產業的競爭力和運營效率。

對於2020年,我們認為要代表復星主題的關鍵字,應該是「韌勁」。2020年,一場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全世界帶來了巨大的考驗。受疫情影響,上半年復星全球業務雖遭遇挑戰,但財務狀況持續穩健,現金流保持充沛。所以如果2020年要用一個字來形容復星上半年,公司一致認為是「韌」。多元化的業務組合,全球化的資產佈局,以及深度產業運營+產業投資的發展模式,使復星具備了有效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更幫助復星在危機和變化中把握機會。同時,復星旗下產業也憑藉深厚的產業積累與長期的創新投入,展現出了十足的韌性。更重要的是,疫情給復星帶來了新的組織進化,我們在疫情後及時啟動戰時機制,強化組織行動力,在保障客戶與員工安全的同時,危中尋機,進一步加速產業轉型升級。

對於復星在下半年以及未來的發展而言,關鍵在於「勁」。復星的發展需要有後勁,未來我們的戰略會緊密圍繞以下四個聚焦展開:我們要繼續聚焦科技創新,堅定在科創領域的投入與佈局,加速推動創新成果產業化落地;同時也要聚焦FC2M(「F」既代表Fosun復星、也代表Family家庭;C2M即客戶到智造者)生態的構建。通過線上+線下全域渠道觸達客戶,建立數據化的客戶體系,以客戶需求驅動產品的創造與迭代。我們要進一步聚焦人才組織進化,常態化戰時機制,提倡內部競合,引入更多燈塔型人才;最後,我們也要聚焦精益運營,從生產、營銷、供應鏈、人員等維度全面提升資產效率和人均效能,從而使公司更加穩健高速成長。

值得一提的是,復星業務顯韌勁之餘,不忘「創新」,我們的創新研發也是接連取得突破。例如,復星醫藥(02196-HK, 600196-CN)與德國的BioNTech合作和商業化新疫苗,這是我們對市場機會快速反應的典型代表。這個疫苗7月已獲國家藥監局批准開展臨床試驗,並在江蘇泰州啟動了I期臨床試驗,且已成功對受試者接種。

事實上,疫苗的研發成功與否、能否成功推向市場,將會決定整個大型主流行業的復蘇速度,比如航空、旅遊、正常的商貿往來,還有政府之間、國家之間、地區之間的商業策略轉變。

復星醫藥可以說是我們其中一家實現創新的代表企業,它是比較典型的以創新研發為發展驅動力的公司,復星醫藥一直在生物藥、分子創新藥、仿製藥等各方面均加快產品管線的建設和分佈;同時還研發配套銷售新冠的檢測試劑。

推出了線上家庭醫療服務平台,叫「復星健康+」,註冊用戶已經有100多萬人;我們在健康險方面也一直有新型產品面世,同時針對疫情,我們持續探索醫療+保險的路……方方面面,復星還有很多創新實踐的落地。

財華社:公司提到在疫情下,也加速了復星圍繞數字化、健康化和家庭化三大戰略方向的產業轉型升級,可以講解一下此轉型或者舉一些例子?

龔平:比較典型的例子:

第一、旅遊業務,上線了線上客戶服務平台,例如Thomas Cook生活方式平台(TCP),將會成為主要的旅遊、客戶在旅遊商業和客戶服務方面的界面;

第二、上線了復星健康+,這是線上醫療服務方面,集成了復星在國內三十多家醫院、上萬名醫生、全方位線上問診所帶來的客戶管理界面。短短幾個月,我們的註冊用戶已經達到了百萬左右;

第三、線上保險銷售、線上消費品的銷售,也紛紛上線了不同的平台,同時也全方位無死角地展開了全產業的直播體系,既包括借助外部的直播線上平台,也包括自營的直播線上平台,推動我們的銷售。

財華社:在互聯網保險方面,復星的增長很迅猛,這一次的疫情讓用戶認識到互聯網金融(包括保險、理財)等服務的便利性,復星未來在這方面是否會加大發展力度,是否會推出一些有趣的服務創新?

龔平:在家庭消費的健康化、線上化方面,我們在持續努力。健康業務和快樂業務,包括消費業務,線上化的趨勢非常明顯。

富足業務的趨勢體現在我們的財富管理、證券服務方面,也是非常清晰。互聯網銷售方面,以香港的券商平台復星恆利為例,我們通過科金賦能,持續迭代互聯網的線上開戶和交易的服務,客戶的開戶數和收入都有增長;我們在巴西的互聯網客戶財富管理服務排名三甲,每個月都會新增幾千名客戶,服務於中高淨值人群,……所以在全球範圍之內,都可以看到這樣一個趨勢。

此外,在國內復星金服、復星保險等等產業集團裡,我們都推行客戶線上化線下化立體渠道。

財華社:除了互聯網保險、復星醫療線上服務等之外,復星的互聯網業務還有哪些獨特的流量導入渠道?

龔平:復星既依賴於外部流量平台,我們和其他互聯網平台的合作,同時通過直播、線上小程序、企業微信、釘釘等等,立體覆蓋外部和內部客戶流量,這些都是我們可以依賴的工具。

另一方面,著力發展我們的私域流量。目前我們的私域流量存在於快樂業務、健康業務和富足業務。舉個例子,BFC最近推出「外灘楓徑」——被視為網紅打卡勝地,每一天的客戶訪問量都是在六萬人左右。這塊如何跟我們的消費業務、健康業務、保險類業務相結合,也大有探索。但這可以定義為私域流量,因為別人無法進來。

所以還是公域流量和私域流量並舉、通用工具和復星自身的工具並舉、單一產品和我們的生態產品並舉,來推動我們的客戶營銷增長,也通過這些流量收集客戶的反饋數據,更加有助於我們的產品研發和客戶洞察。

財華社:能否多介紹醫療保險的內容?

龔平:主要旗艦是復星聯合健康保險,我們創立於幾年之前,我們的股比是20%,為第一大股東。復星聯合健康險還是和市場上其他的保險公司走一條不大一樣的路,第一還是堅持做保障性產品,而不是做儲蓄理財產品;同時我們也充分發揮復星生態系統的優勢,即復星健康險會跟復星生態內的醫療服務、健康產業、養老服務相結合,充分發揮醫療+保險,也包括+養老地產的結合協同效應,打造生態閉環;第三,復星聯合健康險在落地實踐和數字的呈現方面還是做得相當不錯。其今年上半的全國範圍保險業務收入增加至人民幣10.96億元,其中保障業務同比增長81%,充分證明了商業模式的可持續性。

投退平衡

復星國際定位為「創新驅動的家庭消費產業集團」,多元化的業務組合、全球化的資產佈局,以及產業運營+產業投資的發展模式,讓它具備了抵禦風險的能力,同時也在危機中及時地把握住機會。未來,復星國際的投資佈局和策略將如何演變?在「投」與「退」之間,如何把握?財華社在下面與復星CFO龔平繼續深入探討。

財華社:我們留意到復星國際在2020年初提出了「聚焦」戰略,經過了前期的產業和區域擴張和佈局,現在已經聚焦哪些產業運營和區域?如果遇到好的標的,是否還會繼續投資?(好的標的如何界定?首要考慮的是基本面還是與復星國際產業的契合度)?

龔平:2020年的「聚焦」還是聚焦在現有的產業跑道、現有的區域市場、現有的策略上,所以我們的重心還是在產業運營,但是把投資併購,包括聯合BD(Business Development,商務拓展),作為補充手段,用來夯實我們的產業競爭力。所以現在完成了佈局階段,在集團層面沒有新的壓力去做投資和佈局,而更多是抓產業深度,抓行業競爭力,抓每一個旗下子公司的行業排名和ROE表現的攀升。

那麼未來還會投資嗎?會。

從策略上講,我們會更多地推動旗下的產業子公司去做新的併購,也抓住現在這個機會,把握低估值標的機會,補強自己的產業鏈條,同時推動旗下的保險公司進行更好的配置。此外,推動旗下的基金管理公司,利用第三方的資金做好資產管理服務,做好財務。

所以,還是會在全球範圍內堅持我們的價值投資紀律、堅持補強型併購策略、夯實我們的產業生態系統,這是我們的基本標準。例如豫園收購金徽酒就很典型:豫園本來就有食品飲料的佈局,收購金徽酒29.99998%的股權之後幫助我們在白酒領域一把奠定完整的運營系統,這塊對豫園消費產業,尤其食品飲料產業是極大補充。

財華社:受疫情影響,復星旅文所處的旅遊服務市場估值被低估,復星旅文有沒有計劃趁著估值偏低把握併購或者投資機會?

龔平:現在復星旅文賬面現金加可用銀行信貸及存款極其充裕。而上半年業績下滑,主要是疫情的一次性衝擊,在三亞的亞特蘭蒂斯業務和Club Med,也包括海外的業務,都在不同程度的復蘇當中,特別中國地區一馬當先,所以這塊業務每天會帶來新鮮的現金流。不管現金流還是現金儲備狀況,都非常充裕。而歷史上,這類的消費類業務估值都很高,所以這輪的衝擊和下滑,導致很多行業對手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估值壓力甚至生存壓力,所以我們還是很開放地看待市場上的併購機會,看能不能幫我們在產業鏈條上進行補足。

但歸根結底,(投資)還是取決於標的。我們有戰略紀律、有戰術上執行對全行業進行關注和掃描的動作,但是目前來講,我們還是持續觀察,看有什麼標的可以推動。

財華社:對於投資標的的選擇,復星會優先考慮哪個因素?

龔平:對於標的的戰略和戰術判斷還是由子公司的團隊來主導。第一,要估值合適;第二,跟我們的產業協同效應非常明顯;第三,最好能幫我們補全在價值鏈生態系統裡的佈局。

財華社:考慮到目前海南自貿區、免稅措施等等優惠政策,復星是否會借著三亞亞特蘭蒂斯項目的成功,擴大在海南的佈局?

龔平:復星旅文其實在很多年以前就深耕海南,所以並不是等到政策出來以後才做佈局。

我們在海南有三亞亞特蘭蒂斯、地中海俱樂部,同時有比較好的政府關係,和對本地商圈的理解。酒店已經成為網紅打卡熱點,未來我們也將圍繞三亞亞特蘭蒂斯與免稅島的這個政策相結合,進一步探索免稅零售這個業態,與我們的酒店、樂園如何結合。

同時,快樂業務除了旅文之外,我們還會進一步探索其他的消費品零售行業,例如在境外收購或者合資的品牌,未來如何把供應鏈紮根海南進一步深耕,如何充分利用海南自貿區政策,也包含了酒店、稅收、投資方方面面的補貼和支持。此外,我們的健康產業、研發、海南礦業(海南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如何利用這輪機會真正佈局新產業、實現老的礦產業的轉型,也包括海南礦業這麼多年在海南積累的商業資源,如何更快推動整個上市公司新興產業比重的上升,這些都是我們面臨的潛在機會。我們在這些方面圍繞戰略、組織結構、供應鏈、客戶群體、產品升級、內部考核和導向、內部的政府關係和政策解讀包括稅務籌劃、地產發展和消費業務的遷移等等,會有統籌和立體的部署。

財華社:復宏漢霖的科創板上市計劃進度如何?

龔平:正在有條不紊地推進中。我們還是在積極拆分旗下成熟的業務,積極推動價值釋放。我們對於復宏漢霖這類企業,會分析企業特性、市場情況、公司總體戰略,來決定上市地。例如我們的Gland Pharma,這些都是重量級的資本市場運作項目,大家將陸續看到成果。

財華社:分拆上市首選地會是科創板,還是香港或者海外市場?

龔平:這取決於市場情況、交易結構的安排、公司總體的策略安排。

財華社:未來復星國際是否還會推進其他公司在科創板或者創業板上市?

龔平:會的。我們會推動各類業務和資本市場對接,這也是我們市值管理的策略之一,讓大家看到旗下業務陸續獨立分拆,公佈更多的信息,減少大家調研成本,同時實現管理層配套,我相信這也是投資者希望看到的。

目前已經披露上市的公司包括:印度Gland Pharma,國內科創板復宏漢霖,上半年國內C2M柔性工業鏈第一股酷特智能(300840-CN)已經在深圳IPO,目前市值有四五十個億,這是一個小案例。

財華社:面對目前國際的不確定因素,復星國際未來對於海外投資的戰略是否有變?

龔平:復星的海外投資戰略:

第一、復星一直是打造世界級競爭力,正如我們董事長所說,有全球化競爭力的企業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所以往這條路走的話,不是一個選擇題,而是一個怎麼做的問答題。沒有哪家企業可以在不走全球化擴張的道路上而形成世界性競爭力,這是一個繞不去的問題。所以它的必要性毋庸置疑。

第二、我們在全球化的道路上成多敗少。事實上我們在海外越是大額、重量級的收購和投資,往往成績斐然,例如我們在印度收購的Gland Pharma,也在申報IPO進程中;我們在葡萄牙的保險公司持續在市場領先,創造出創紀錄的結果;我們在德國收購的H&A私人銀行,表現也是相當優秀的……所有這些方面的業務不管在新興市場,還是在發達市場,重量級的投資碩果累累,也包括剛才提到的Club Med,進軍亞太區捕捉成長市場的機會,成績還是斐然。

當然我們也會反思,過程中規避風險點。比如我覺得第一我們要盡可能避免做小股東,因為這樣會沒有主導權和影響力,信息上也不完全對稱。第二做跟投,這些方面相對來講我們的話語權和影響力也比較小,所以這些還是要總結和反思的。第三,不管成還是敗,其實在全球化的實踐給我們留下了非常寶貴的系統能力:我們在全球二十多個國家的系統性佈局,本地化團隊,跟當地商業往來所形成的經驗和教訓,也包括我們在當地的產品、服務、員工、管理團隊、社區滲透和品牌形象……這些東西在平常看來是無形的資產,但是在戰時狀態變成極大的引擎,比如這次全球抗疫,前三個月在全球調配資源支援武漢,後三個月從中國提供醫療資源及支持給到我們有運營的海外社區和國家,如果沒有前期這麼多年的海外深耕和積累,要想在全球範圍之內動員這麼多資源,形成一個體系化的作戰體系是不大可能。所以我認為這次疫情也是對我們過去全球化形成的系統能力建設的全面檢驗,而這些是不反映在我們的資產負債表上的。

資金安全性和抗逆能力

今年上半年,復星國際達成有效的投退平衡,投退比接近1:1。在面對疫情以及全球經濟不確定性之際,一直保持穩健的槓杆率和債務水平。正如前文提到的,復星國際的重心在產業運營,把投資併購作為補充手段,主要由子公司去主導投資併購,那麼對於未來的財務規劃,復星國際有何打算?以下財華社會向復星國際CFO龔平繼續探討。

財華社:現在市況,投資者都很重視一家公司的資金安全性問題,可以介紹一下公司的融資能力嗎?公司的資金流動性如何?有哪些優化債務結構及負債比率的財務舉措?

龔平:我們還是會優化槓杆率。其實現在的槓杆率還是非常安全,當然我們還會持續優化。事實上,從真正用錢投票的債券投資人在二級市場的反應可以看出信心,我們的債券價格非常穩健。最近7月初我們的美元債發行也非常順利,以高倍數順利完成,這也引證了市場對我們的信心。

整體來看,我們各個核心企業,包括復星國際自身,公開市場發債人民幣187.6億債券,而且利率達到了三年以來的新低。除了債券之外,我們在境外發行了12億美元等值的銀團貸款,以及6億美元的債券等等,所以總體來講,對於在手現金充裕度以及目前的債券結構非常滿意。

還是會繼續努力優化債務久期、債務成本、槓杆率。在過去十年二十年復星的演化過程中,也隨著自己實力的增強不停優化。

流動性問題,除了發債得到了5.8倍的追捧之外,我們三月份還逆市發行旅文的CMBS(商業抵押支持債券),這兩筆都是市場上少數能夠逆市發行成功的。同時在融資結構上,銀行貸款、銀團、債券、股權融資雙管齊下,所以現在整個集團子公司與全世界超過100家銀行建立了合作關係,融資渠道高度多元分散,我們也越來越市場化、國際化,整個資產負債結構匹配得很好。

我們現在57%的收入來自境內,43%來自境外。在相應的債務結構裡,外幣的貸款和人民幣的負債敞口,匹配得相對精確。

在集團層面,我們一方面抓投退平衡,另一方面通過產業子公司持續提升運營,加大分紅能力,所以目前整個集團層面的槓杆率非常安全也非常舒適,當然也可以持續提升。

財華社:債務久期您覺得多長比較舒適?

龔平:我覺得我們現在可以進一步延長債務久期,比如往兩年方向努力,但是我們也刻意地不想把債務久期拉得太長,因為這跟融資成本還是很有關係,過度拉長沒有意義。目前的債務久期表面看起來偏短,其實是我們主動刻意管理的結果,所以這塊我們也會慢慢去管理債務久期,在尋求更低的債務成本和相對安全的長久期之間找到一個平衡。

國內銀行給授信不會超過一年,沒有哪家銀行會給企業超過一年的授信,所以另外授信的話其實是一個長期授信,比如說招商銀行給我們合作二十年,其實給的是一個長期授信,二十年從來沒有打破,但是從現在報表上就是一個短期的債務。

財華社:未來是否會縮減對外投資規模?財務方面是否會因此更加鬆動?

龔平:在復星國際層面的投資壓力確實是沒有太多的,集團現金充裕,流動性好,再加上還有大量的控股子公司。

未來的任務是對於財務價值已經釋放充分、對我們沒有控制力和影響力的非戰略資產,堅決出售,但取決於價值是否完全釋放到底。

事實上在過去幾年,我們的投退比例是不斷地提高,今年上半年甚至實現投退平衡。未來甚至退出超過投資也是非常可能的。

而投資活動的活躍度並不會降低,更多體現在我們子公司利用它們自己的資產負債表進行財務配置,進行PE\VC的投資,進行控股型的產業併購。

集團層面的現金支出需要會大量減少,而對於底下的子公司而言,由於它們現金的充裕程度非常高,我們也會推動它們更好地用好自己賬面上的資本。

財華社:公司未來是否考慮增加派息?是否增加回購力度?

龔平:這幾年我們的回購力度一直都不小。今年到6月底,回購已經花了3.79億港幣,我們還在持續地回購。在集團投退進一步平衡和優化,這也意味著我們整體杠杆壓力會持續優化。但我認為,目前的槓杆率56.9%還是可以,我們覺得是在比較舒適比較安全的區間,做生意總得有杠杆,所以集團層面可能也會特別留意有沒有大型的、平台型的控股併購機會。但是,我們並沒有壓力去做收購,因為集團層面還是更多地把投資要求傳達給旗下的專業子公司。集團層面還是會堅持投退平衡這個策略,堅持有選擇的思路。

而且我們過往回購動作一如既往非常穩健,保護投資人利益。另一方面,我們也會保持穩健的分紅政策,來回饋投資人。

財華社:復星國際在融資渠道拓展和優化方面都有效果不錯的嘗試,例如2019年成功發行了公募歐元債,目前歐洲和美國的利率較低,未來復星國際是否還會再發外幣債券?

龔平:我們在過往有在歐元區發行債券,也包括發行美元債的成功經驗,最近發行6億美元四年期的美元債,市場反響很好,認購的倍數達到了5.8倍,所以最後導致我們的新發溢價為負20個基點。我們在這幾個市場都有非常成熟的操作能力,而且在投資人圈層中有很好的認知。

未來我們會持續在各個市場、各個地區之間進行債務結構的優化,包括債務久期的優化、債務幣種的優化、銀團貸款還是公開市場發債幾個結構的優化,做好平衡的配置。但還是會觀望,畢竟全球的宏觀經濟因為疫情的影響、疫苗研發進度的影響、地緣政治的影響,還是有很多不確定性。我們會充分考慮整個負債結構和資產結構、收入結構的匹配,以及綜合成本成本率的優化。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s://www.fintv.hk)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