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格局下的資產配置

日期:2019年7月19日 上午11:25
新格局下的資產配置

在經濟全球化不斷發展的今天,越來越多投資者開始意識到全球資產配置的重要性。在經濟轉型的大背景下,我們該如何應對?

由建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崔歷女士主持,以《新格局下的全球資產配置》為主題的圓桌論壇上,交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洪灝先生、興業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分析師王涵先生、高盛首席經濟學家鄧敏強先生、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先生、中國人壽佛蘭克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張浩川先生參與了討論。

論壇中提到資產配置一般要考慮三個因素:增長、回報和風險。而近期最明顯的風險是貿易磨擦,經濟學家們對於中美雙方是否會簽訂貿易協議,以及簽訂后協議的持續性進行了討論。除此之外,經濟學家們有提到其他風險,例如信用市場、通脹、對沖潛在的紙幣體系問題,以至國內的宏觀等等。

對於具體的資產配置,與會的專家們認為新興市場股票、國債、黃金和利率等都是重要的方向。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先生則指出,“中國股票還有很大的結構性機會”。

【張浩川】:新興市場股票值得投資

中國人壽佛蘭克林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張浩川先生認為,貿易磨擦的風險可能在於信用市場,經濟週期下行的時候,信用風險爆發可能更多,中國前兩年有信用風險爆發,實際上在歐美,包括其他新興市場信用利差在歷史的低點,現在再承擔更多的信用風險可能是不明智的情況。被問及他較看好境外市場還是新興市場的股票時,他表示,不管從市盈率(PE)的角度還是從利率的角度都是比較便宜的。他認為「大家都講美國衰退、利率倒掛,利率倒掛對新興市場不是問題,對新興市場幫助最大的是利率的低位。這麼低的融資成本,新興市場的股票還是值得投資的。」

【鄧敏強】:人民幣自由浮動非常重要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鄧敏強先生提出,未來六到十二個月達成比較小的協議的可能性挺高,目前美國沒有把中美貿易放在很大的焦慮。中美關係在經濟、科技、意識形態方面看起來是蠻深的。他認為就算只有一個很小的協議,不確定性的情況還可能會持續。對於被問及對美元和人民幣的走勢有何看法,鄧敏強表示人民幣兌美元破7是一件好的事情,人民幣要自由浮動非常重要,中國對外的債務,美元債相對GDP來說不一定很大,所以他不認為中國現在有很多新興國家有很多資金錯配的問題。他認為7是一條紅線,如果有一天真的破7,距離中國把人民幣變成自由浮動的匯率目標相對來講會更加容易。

【王涵】:三個月內較看好國債

興業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分析師王涵先生表示,中美雙方都不痛的情況下是很難達成協議的。如果看長一點,王涵表示中美的問題倒不是他最關心的,他更表示過去十年中央銀行不斷用中央銀行的信用救經濟,但經濟沒有被救起來,反被拖下水。美國的對外資產、對外的負債已經資不抵債,因此王涵認為,無論未來做任何的投資,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對沖潛在的紙幣體系問題。他提醒,三個月內較看好國債,歐洲的利率和美國的利率下來這麼多以後,顯然中國的利率債是窪地。三個月之後全球經濟局勢可能有階段性的結果,那個點可以關注中國的A股,他指出「這輪最大的機會可能是在中國的A股,對於股市改革的政策,比任何一次動力強。」

【洪灝】:債券、股市、商品都是重要的方向

交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洪灝先生認為,債券、股市、商品都是重要的方向,他道出,「黃金我已經看多很久,但黃金成交量太小,可以賺點小錢。股市如果‘水’能放出來的話,做空是很難賺錢的,往上走的概率比往下走的概率大。」因此,他最看好國債、沒有通脹債券的收益率下行。洪灝指出,現在最大的風險是,在一個長遠的競爭性格局影響到商業決策時,還是在想怎麼去槓杆,去槓杆考核的指標,債務比上GDP的比例都是非常有問題的指標。

【劉煜輝】:中國股票還有很大的結構性機會

天風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劉煜輝先生則指出,對於市場來講,大家最關心的主要是兩個風險點:一是國內的宏觀,定位宏觀最准的是金融市場交易者,真金白銀、經驗教訓,贏了錢、輸的錢,最後定在滯脹裡,做股、做債,時間拉長三年的區間都不太好做,二是歐洲的體系化,他認為歐洲的體系化問題還很嚴重,政治實現對市場的溢出,對市場還沒有真正的吸收。他預測半年到一年時間,美股可能再來一次20%到30%的洗牌調整的概率是很大的。他亦提出他最看好的是黃金、利率和股票,認為短期做多波動率,中長期通貨膨脹下來,中國股票會有很大的結構性機會。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7月19日
下半年中國經濟前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