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回覆了:逾期超100億,通道業務萎縮嚴重

日期:2019年6月11日 上午8:07
安信信托回覆了:逾期超100億,通道業務萎縮嚴重

兌付逾期、業績大跳水、項目踩雷、高管薪酬不降反增、會計數據“烏龍”事件,深陷轉型困境的安信信托近期始終處於輿論的風口浪尖之中,並引來了上交所的監管問詢。

時隔一周後,安信信托的回覆函公告終於公布,針對項目延期兌付情況、業績滑坡以及投資踩雷等問題進行逐一披露。這份長達15頁的回覆函,實際上也袒露了傳統信托模式如今遭遇滑鐵盧的主要原因。

6月10日,上述回覆函披露的首個交易日,安信信托開盤大跌,盤中9:45左右,該股出現跌停態勢,跌幅10.04%,報4.3元。截至發稿前,安信信托股價為4.33元,跌幅仍達9.41%。

 25項目逾期總額117.6億元 主動管理項目暫無“終極風險”

近期,安信信托被曝部分產品延期兌付,並引來交易所監管關註。在回覆公告中,安信信托對產品逾期的情況進行了詳細披露。

公告顯示,截止5月20日,安信信托共計25個未能如期兌付的信托項目,其中單一資金信托計劃13個,涉及金額59.42億元;集合資金信托計劃12個,涉及金額58.17億元。

從具體的兌付時間看,上述到期未能如期兌付的信托項目中,2018 年上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兌付的金額約為 0.62 億元,2018 年下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兌付的金額約為 48.12 億元,2019 年截至 5 月 20 日到期未能如期兌付的金額為 68.86 億元。

安信信托表示,上述信托計劃委托人主要是有風險識別能力的專業投資者,信托計劃到期後公司積極配合委托人開展資金催收工作。

信托產品逾期之後,信托剛兌神話也一並被打破,不少投資者擔心無法收回投入的產品本金。對此,安信信托回應稱,從風控措施來看,有足值的抵質押擔保的占比為 42%,企業保證擔保的占比為 43%;其中主動管理類項目的抵質押擔保的比例為 100%,沒有導致信托財產

受損的終極風險。

不過,由於債務人資金鏈斷裂造成產品流動性問題,產品逾期時間可能仍會被拉長。據安信信托方面稱,對於到期的信托計劃,公司一方面與委托人積極溝通協商信托計劃延長期限;另一方面通過與債務人談判、尋求第三方企業債務重組、通過司法途徑處置資產等方式積極處置變現資產,盡快向委托人兌付。

通道業務大幅萎縮 信托業務收入銳減七成

資管新規後,金融去杠桿的加劇和監管政策的趨嚴,信托公司仍然處於去通道的陣痛之中,安信信托公布的財務數據也顯示了通道業務萎縮後,公司收入大幅下跌、新業務難支撐的現實局面。

安信信托2018年年報顯示,2018年安信信托取得營業收入2.05億元,同比減少96.34%;歸母凈利潤-18.33億元,同比減少149.96%。其中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 15.38 億元,同比下滑幅度為70.88%。

對此,安信信托解釋有兩個原因:

一、信托業務受經濟形勢及相關行業監管政策變化等影響展業放緩。從去年開始,金融去杠桿進程加快,信托通道業務大幅萎縮,社會融資規模增量收縮,資金面流向實體經濟傳導機制尚未完全疏通。信托公司在去通道、壓規模、告別粗放增長的要求下,新業務開展放緩。

二、受宏觀經濟調控影響,部分企業融資能力受限,因此未能足額支付公司信托報酬,導致公司年度手續費及傭金收入下降。數據顯示,安信信托公司信托業務交易對手以中、小企業及實體經濟為主,占公司信托業務客戶總數的52%。

對於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對全年的手續費及傭金收入進行了調整導致當季度手續

費及傭金收入為負,安信信托回覆稱,主要原因是受外部環境和監管政策調整的影響部分信托報酬未能如期收回。

此外,會計操作上的特殊性,也成為2018年未收回的收入被確認為當期收入的原因之一。據安信信托方面解釋稱,在年報審計過程中,雖然信托公司根據信托合同約定有提取信托報酬的權利,但在審計報告日前仍未收回的手續費及傭金收入的,根據會計準則的相關規定不確認為當期收入。因此,安信信托結合會計師事務所的判斷及公司實際情況,對當季度部分手續費及傭金收入不再確認,同時對前期已經確認的部分手續費及傭金收入進行了調整。

 股債項目連續踩雷 減值損失高達21.56億

不過,除了行業普遍出現的通道業務萎縮、營收下降之外,安信信托自身的投資項目也頻頻踩雷,造成公司減值損失高達21億元,這也引發了交易所的追問。

根據安信信托披露的信息顯示,“印紀傳媒”計提減值準備 10.55 億元。2018 年 2 月,公司通過協議方式受讓印紀傳媒股份 1.067億股,占印紀傳媒總股本比例 6.03%,受讓價格為 12.75 元/股。截至 9 月 28 日印紀傳媒收盤價為 3.46元,相比受讓價格跌幅超過70%以上。隨後,安信信托對上述資產進行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損失。

除了印記傳媒之外,安信信托在退市的公司上也不幸踩上大雷。去年中弘股份的百億債務發生逾期,安信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向中弘退及子公司提供的借款。4月29日,安信信托公告稱,中弘退母公司中弘卓業集團因經營狀況持續惡化導致2018年末公司持有的債權到期後發生實質性違約,對該項債權按100%計提減值損失,金額高達5.5億元。

上述回覆函顯示,目前安信信托存量資產以各類金融類資產為主,公司依據《企業會計準則》及會計政策的相關規定,對各類存量資產計提減值準備。2018 年度,經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共計提相關減值準備 21.56 億元。

信托業轉型陣痛

主動管理取代通道化

當前,安信信托面臨的種種問題,不難看出,傳統以通道業務和管理費收入為主要模式的信托公司普遍面臨了較大的壓力和挑戰。

在上述回覆函中,安信信托指出,目前同時信托行業整體營業收入表現不佳的原因,主要與 2018 年固有業務投資收益的大幅下降有關。2017 年受益於二級市場的行情,不少信托公司投資收益及公允價值變動收益大幅增長,這兩項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在 2017 年達 24%。2018 年,上述兩項收入同比下降了 25.52%、647.75%。

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網站公布的《2018 年度中國信托業發展評析》顯示,截至 2018 年 4 季度末,全國 68 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由 2017 年末的 26.25萬億元減少到 22.70 萬億元,比 2017 年 4 季度末下降了 13.50%。2018 年信托行業的業績出現了 2016 年後的再次回調。2018 年營業收入和凈利潤下降的公司分別有 37 和 45 家,超過半數信托公司出現了收入下滑,超過六成信托公司出現了業績下滑。

實際上,早在2017年,監管機構就已經開始明確信托需要去通道化、開發主動管理的產品,鼓勵信托業加快轉型,培育核心資產管理水平和自主理財的能力,同時在項目選擇上,也需要強化風控要求,細化產品合規和風控的流程,降低項目出現的逾期風險等。

據信托業相關人士表示,未來信托公司的收入主要是需要靠主動管理業務來決定,一方面要求信托公司在資產端上有更強的投資能力和議價能力;另一方面,也要求在負債端上組織更加市場化的團隊,主攻財富管理方向,強化信托公司主動管理的能力。在上述人士看來,過去靠規模取勝的模式已經成為歷史,如果不強化主動管理能力,在大資管的未來,投資能力不足的信托公司就會遭遇淘汰。

來源:中國基金報作者:莫飛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5月19日
保險資金投資股市比例上限或提升
5月16日
趕在MSCI擴容A股前出手!全球最大對沖基金一季度新興市場ETF持倉市值暴增八倍
4月29日
6只科創板基金今日火爆開售,預計2100億元公募資金候場科創板
4月23日
首批7隻科技創新基金獲批 最快本週發佈發售公告
4月12日
場外配資爆雷 有大型平台疑似跑路
3月26日
華夏基金客戶數突破1億戶
2月22日
證監會發布證券基金經營機構管理人產品指引意見稿
12月2日
469億!北上資金創第二大單月凈流入,一批股獲迅速加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