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麽成壓垮西貝的最後一根稻草?

日期:2020年2月11日 下午5:06作者:李瑩 編輯:彭尚京
是什麽成壓垮西貝的最後一根稻草?

餐飲行業的現金流一向是讓其他行業豔羨的。雖然密集的採購、員工成本、房租支出都需要強大的現金支持,但回款較快,顧客消費掏錢,不存在大量應收賬款。

怎奈停工20天,就傳出西貝莜面村自爆家門危機:全國400多家連鎖店均已停業,2萬多員工每月工資就得1.56億元,公司現金流難扛3個月。

作為行業龍頭,西貝如此不堪一擊?

由於西貝還未上市,我們暫且從同行業上市公司尋求壓垮西貝的稻草。

據國信證券研報顯示,以海底撈、呷哺呷哺、九毛九等餐飲龍頭為例,其原材料、人工及租金佔其總收入的比重70-75%,是其最主要的成本構成。

其中原材料佔比最高,其次為人工,再次為租金。

西貝的成本負重也在這三樣。原材料是行業共同面臨的問題,暫且只談人工和租金成本。雖然未上市,但西貝的「攤子」鋪的不比海底撈小。

2萬名員工成本,全國400多家連鎖店租金問題,確實是不小壓力,尤其是面對尚不能明朗的開業時間,以及開業後或將清淡的生意。

但西貝的問題遠不止於此。細究其業務可以發現,公司餐廳以傳統的到店獲客為經營模式,外賣業務少之又少。

從其菜品清單看,多數也不適宜打包外送。做有品位的餐廳,天生似乎要與外賣絕緣。

以行業公司海底撈看,其在國内也有550家參觀,員工數萬之眾,甚至停工期間的每日支付的成本比西貝還要巨大。

但海底撈雖做火鍋,相對傳統餐飲,火鍋外賣可能更為復雜。但海底撈一直不遺餘力地發展外賣業務。早就推出各色自嗨鍋,有肉有素,供應市場。

多重業務發展模式,讓海底撈抗風險能力大大加強:即使關店,公司仍然有半成品的火鍋可售,外賣業務提供一定收入。

相較之下見短長,西貝的抗風險能力仍需要與行業魁首學習。

西貝危機化解,中小餐飲企業怎麽辦?

幸運得是,董事長賈國龍的呼聲得到四方相助。據人民日報報道,2月6日,西貝獲得浦發銀行授信額度5.3億元,其中1.2億元貸款已經於次日到賬。

西貝危機已經化解,作為一家30多年歷史的知名餐飲品牌,西貝未必會倒下,但行業眾多中小餐飲企業就未必那麽幸運了。

平安證券研報顯示,全國共有超過1000萬家餐飲業企業,其中個體工商戶佔比超過95%。疫情不散,餐飲難復工,眾多餐飲品牌怎麽辦?

眼下等人救總不如自救來得快。

以西貝為例,其自身也迅速開始外賣業務進行補救。2月10日復工第一天,西貝開啓企業工作餐預定。

官網顯示,西貝現已開通217家外賣服務。在這個特殊的時刻,西北承諾會附上安心卡,為菜品製作人、裝餐員、騎手量測體溫,讓整個菜品製作流程透明化。

除外賣外,西貝還將經營重點轉向線上銷售,京東、浦發銀行等平台都利用自身平台優勢進行合作。

與中小餐飲企業相比,借助品牌優勢,西貝獲得資源或會較多。但中小餐飲企業成本壓力也相對西貝較小。

在某種近乎公平的機制下,中小餐飲企業可與當地外賣聯繫,積極朝線上轉型。有企業客戶條件的,還可以定製一對一的送餐服務。

此外,疫情畢竟是突發事件,最不利也會隨溫度升高而消退。所以餐飲企業應該正視這一點,隨著經營恢復,眼下這些花費是值得的。

這也側面告訴行業,企業要想抵禦風險,三個月的現金流是不夠的,至少要6個月。

最後,對標國際成熟餐飲市場,中國餐飲行業資本化程度仍較低。目前上市餐飲企業A股就僅有全聚德、廣州酒家等少數幾家。

港股味千中國、呷哺呷哺、海底撈、九毛九等,總體來看,餐飲企業在資本市場佔比不多。

所以,如何加強中式餐飲品牌標準化管理,積極達到上市要求,借上市增強抵抗風險的能力,也成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據悉,此次風險事件後,西貝董事長賈國龍表示出有上市意願。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s://www.fintv.hk)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