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人民幣匯率、金融開放…周小川、黃奇帆等在這個論壇上這樣說

日期:2019年8月11日 上午10:41
談人民幣匯率、金融開放…周小川、黃奇帆等在這個論壇上這樣說

當前,處於轉型期的中國經濟面臨的內外部壓力加大,尤其是從外部來看,中美貿易爭端不斷升級,在近日人民幣匯率“破7”後,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在日趨覆雜的國內外大環境下,中國仍在堅定地推進對外開放,其中,金融業的對外開放扮演著獨特的角色,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同時,金融科技的發展也在重塑著金融業態,既帶來機遇,也潛藏著風險。

圍繞人民幣匯率、金融開放、金融科技、上半年經濟增長等重大議題,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多位重磅嘉賓進行了深入探討。本次論壇嘉賓陣容豪華,集齊了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尚福林;以及曾任證監會副主席及中投公司總經理的屠光紹。還有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北大國發院副院長黃益平等知名學者。

通過人民幣國際化抵禦通過美元制造的扭曲

“外匯儲備是我國一筆巨大財富,且對金融市場至關重要,直接影響到我國貨幣發行和人民幣穩定。但目前外匯已經成為美國發動貿易戰或金融戰的打擊目標,所以我國應重新思考外匯的戰略問題,尤其註意加強人民幣本幣的發展和建設。”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CF40常務理事會主席陳元首先就“匯率操縱”和中美貨幣關系問題發表主題演講指出。

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表示,當前全球市場體制開始呈現一種非常明顯的扭曲。

一是貿易摩擦帶來的扭曲,已經擴展到文化、教育、科技等各個方面。從全球角度看,資源配置會有明顯的扭曲,要在這種扭曲的情況下考慮國家的對外策略。

“盡管我們不希望看到貿易戰,但如果有人對我們作出一些措施,我們不可避免要進行反向制裁。但這些做法不可避免會對開放程度及資源配置起到影響。”周小川稱。

二是隨著IT技術和網絡化發展,經濟當中的許多環節開始出現網絡效應,出現“贏者通吃”現象。這不見得是傳統意義上的規模遞增,而是由網絡效應帶來的。在競爭過程中,出現很多通過燒錢來擴大規模和流量的現象,而全球最大的網絡公司都集中在美國,這給對外開放提出新挑戰。

三是以美國為首的以貨幣為基礎的經濟制裁,給全球市場資源配置和效率帶來了很明顯的扭曲。“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出於對美元的控制,未來可能會有新的做法對全球交易貨幣(美元)進行控制,凡是使用美元進行的交易,都能夠利用這種優勢進行觀察和制裁。

“美國也在用不同的手段對全球信息交易系統進行監控,還可能運用科技方面的其他手段進行監控。這些環節都給全球化、全球資源配置、全球供應鏈及效率的最優配置帶來了很大影響。”周小川稱。

針對上述問題,周小川提出三點對策。一是要做好對貿易摩擦的應對措施。二是研究如何維持更加有競爭性的市場秩序,一方面看到市場扭曲的增長,通過更加註重公平競爭等舉措減少這種扭曲。三是要通過高度關註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抵禦以美元儲備貨幣為基礎的,在全球制造的顯著扭曲。

CF40學術委員會主席,北大國發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中國對美國雙邊貿易的逆差在相當程度上是全球產業鏈的一個結果,中國對世界的貿易平衡基本上已經接近零左右,也就是說我們不存在非常明顯的失衡問題,而且對美國雙邊貿易的順差其實最近也在大幅下降。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判定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不太講道理。

黃益平認為,央行對於外匯政策的操作,大概有三個方面比較重要的目標:第一,擴大人民幣匯率的彈性。第二,逐步走向由市場機制決定匯率水平。第三,保持匯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相對穩定,在短期內盡量減少過度的波動。有很多實證研究發現,當前中國金融渠道的作用已經遠遠超過了貿易渠道的作用。換句話說,即使人民銀行認為一個弱人民幣是有利,實際上對中國經濟增長也不見得是有利的。對中國可能如此,對美國更如此。

黃益平提出三點應對舉措。第一,對最壞的情形要做預案,但應盡量避免全面的貿易摩擦,拋售美元資產和大幅主動貶值的建議可能“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第二,盡快實現有管理的清潔浮動匯率體制,有助於提高政策透明度、減少誤解,同時有助於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第三,不要跟著特朗普的指揮棒起舞,埋頭單邊推進經濟改革,對內落實競爭中性,對外擴大對外開放。

對外開放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

7月下旬國務院金融委辦公室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為我國進一步開放按下了“快進鍵”。作為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經濟金融工作的重要內容,加緊落實一系列重大開放舉措勢在必行。

“要堅持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的開放原則。擴大金融對外開放是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實現經濟高速發展的內在要求。向內看需要通過對外開放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向外看要把握機遇,需要向外開放內生動力。要在改革過程當中盡早打破既有的利益格局。我國金融市場在很多領域競爭還不充分,服務的質效還難以適應經濟發展需要,盡快打破利益藩籬,建立互利共贏的金融新格局。”在8月10日舉行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CF40特邀嘉賓,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主任尚福林作出了如上表述。他表示,在當前國際政治經濟與金融形勢之下,要堅定改革開放的決心和信心,擴大對外開放的金融戰略。

尚福林表示,在內外部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下,外資金融機構在一定程度上會有一些觀望的情緒。對此,我們對我們國家的開放潛力要有一個客觀的認識,一是充分估計我國金融市場在應對全球政治經濟不確定性方面強大的韌性。另一方面,要看到我國金融對外開放還有巨大的潛力。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加快推動商品要素流動性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的轉變。金融開放制度規則正在加速完善。我國金融市場必然迎來制度性、系統性的開放新局面。一定會向世界釋放出更加巨大的吸引力。

尚福林表示,要堅持以開放促改革、以改革促發展。要通過引入風險管控、信用評級、財富管理、專業保理、消費金融、養老保險等方面具有特長的專業外資機構,提高金融市場的效率。引入這些行業對國內會產生沖擊,那就要提高自身的應對能力,通過引進這些外資機構和業務,促進國內金融機構由數量規模擴張轉向高質量發展。“特別是這次中美貿易摩擦讓我們看到,沖擊本身對我國企業自主創新形成一種倒逼機制,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我國企業創新型的升級步伐。金融業必須借助對外開放加快自主創新,為企業轉型升級提供更加質優、價廉、高效匹配的金融服務。”尚福林稱。尚福林表示,嚴格按照國際規則辦事,積極參與規則和標準的制定。擴大金融高水平雙向開放,需要公平、開放、透明市場規則和法制化的營商環境,遵循準入前國民待遇和負面清單原則,對標高水平國際規則,在金融體系穩定評估、反洗錢反恐評估等方面,客觀反映中國的情況,爭取公平待遇。同時,更要從學習、適應國際經貿規則,逐步轉向主動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引領國際規則制定,提升國際金融治理體系當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CF40常務理事會副主席、中國銀保監會原副主席蔡鄂生表示,要堅定不移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擴大金融業開放是我國金融業發展的需要,更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加大對外開放,加緊落實一系列重大開放舉措,是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經濟金融工作的重要內容之一。未來,要進一步營造公平、透明、可預期的制度環境和營商環境,實現更大範圍、更高層次的金融業雙向開放。

蔡鍔生指出,要順勢而為推進金融科技發展。近年來,科技因素在金融業持續深入滲透。以科技手段為依托的信息獲取方式和管理服務模式,正從根本上改變著全球金融業格局。我們要順勢而為,夯實基礎研究,善用科技和數據,在擴大對外開放的背景下,進一步激發金融業的活力。

此外,還要以創新和協作助力監管升級。在擴大金融開放和發展金融科技的同時,還要對金融風險保持高度警惕,切實維護金融安全和穩定。要加強金融監管的國際協作,通過技術和機制的不斷創新,建立恰當有力的監管框架與準則,推動我國金融業高質量健康發展。

金融科技沒有改變任何金融傳統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則

近年來,科技因素在金融業持續深入滲透。以科技手段為依托的信息獲取方式和管理服務模式,正從根本上改變著全球金融業格局。

CF40資深研究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強調,推動新一代人工智能與金融深度融合具有重要意義。智能金融是人工智能的技術與金融業的深度融合,能夠輔助、提升、替代和超越人類智能。“加快發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關我國能否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的戰略問題。”肖鋼指出。

CF40學術顧問、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對此問題進一步表示,金融科技並沒有改變任何金融傳統的宗旨以及安全原則,互聯網金融系統務必吸取這幾年P2P發展深重教訓,絕不能違背金融的基本特征。“違背金融常識的人都認為自己很聰明,能夠守住某個空間,最後誤了卿卿性命的就是自作聰明。”

針對當前流行的刷臉、指紋等生物識別技術,黃奇帆表示,網上安全認證技術,比如生物、二維碼、虹膜、指紋、刷臉、聲音等辨別認證技術必須“特許經營”,凡此類技術公司設立必須“先證後照”,必須有較高的進入門檻。

黃奇帆認為,認證識別系統屬於重大國家安全範疇,但在未經長時間安全檢驗的情況下就在互聯網金融業務上大量運用,這明顯違背了金融行業安全必須無限趨近100%的要求。所以,目前互聯網金融公司的支付、資金劃轉必須堅持小額原則,同時各類互聯網認證識別技術,只能允許線下使用,而經過長時間的技術積累和試錯之後,才能在國家技術管理部門授權之下,上線試點,逐步成熟,逐步推開。

黃奇帆說,“現在,互聯網金融業務經常受到黑客攻擊,這些攻擊實際都是突破了網絡認證系統。所以,如果網上傳遞識別信息,而沒有較高的技術門檻做保障,任由誰都可以開發,而且以廉價和便捷為出發點而忽視安全水準,那偽造就不可避免,網絡黑客也將大行其道。所以,所有互聯網識別技術必須接受公安部門的技術監控。”

螞蟻金服集團數字金融事業群總裁黃浩則從較為微觀的角度出發,指出金融科技是除了國家宏觀政策以外的推動普惠金融的最佳手段。黃浩同時指出,金融服務的手段和渠道必將隨著技術的發展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金融的本質始終需要被尊重,金融風險始終需要被敬畏,這兩者並不矛盾。

來源:證券時報網作者:王君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6月5日
諾獎得主批評美國關稅政策
5月15日
新債王:美國經濟動能堪憂 12個月內降息概率有70%
5月10日
馬駿:中國金融市場抵禦外部沖擊的韌性增強
5月8日
新債王:美股正處於熊市 美國國債亦升至危險水平
3月13日
周小川:中國需從日本“失去的十年”中吸取教訓
1月23日
對沖基金橋水達里奧:下一波衰退最令人恐懼
1月14日
匯豐控股(00005-HK)CEO:「不贊成現時作出短線投資。」
11月18日
龍永圖:全球貿易體系處於成立以來最危險時期
11月18日
朱民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將發生大幅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