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成蝶,涅槃重生:信託業六次整頓啓示錄

日期:2019年2月1日 下午3:03
破繭成蝶,涅槃重生:信託業六次整頓啓示錄

文/麻袋研究院 蘇筱芮

新年伊始,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多項政策密集下發。例如支付行業的「斷直連」大限,以及P2P網貸行業的[2018]175號文,[2019]1號文等。這些重磅政策劍指業内存在的沉疴舊疾,明確整改措施和整改節點,一石激起千層浪。

在市場釋放出的關於互金整改的政策解讀中,我們發現,一些言論對「整改」理解存有偏差,將整改方案與「打壓」單方面等同起來。

以史為鏡,過往經受全國範圍内嚴厲整頓的金融細分領域,最具代表性的當屬信託行業。歷經整頓後的信託行業涅槃重生,地位升至我國金融業的四大支柱之一。

本文將回顧信託行業的歷次整頓,提取其核心思路併總結其產生的影響,最後結合當前的互金形勢提出若幹思考。

一、信託行業歷史六次大整頓

自1979年信託業恢復運營以來,至今已走過了40年的風雨兼程。信託作為起源於西方製度的舶來品,在我國的發展歷經坎坷,先後歷經了六次大整頓,小型整頓更是數不勝數。以下就六次整頓概況分别闡述如下:

1. 第一次清理整頓(1982年)

伴隨著1979年信託經營的恢復,諸多信託機構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其經營目的主要有二,一是促進融資項目,二是促進地方經濟發展。但此時的信託機構存在問題也很突出,例如一些地方政府部門將銀行統一管理、運用的信貸資金轉作地方資金,企圖在計劃外做大基建規模等。

就以上問題,國務院於1982年頒佈了《關於整頓國内信託投資業務和加強更新改造資金管理的通知》,直接對地方政府進行點名,併規定:除國務院批準和國務院授權單位批準的投資信託公司以外,各地區、各部門都不得辦理信託投資業務,已辦理業務應由地方政府限期清理。由此,首次全行業的整頓風暴徐徐拉開帷幕。

2. 第二次清理整頓(1985年)

1983年,中國人民銀行開始履行央行職能,指出「凡是有利於引進外資、引進先進技術,有利於發展生產、搞活經濟的各種信託業務都可以辦理」,由此信託行業進入到快速發展的通道。然而,此時的信託業務與銀行信貸業務仍未能真正區分開。在本輪行業擴張帶動的經濟過熱背景下,信託第二次整頓很快開展起來。本次整頓核心思想是業務規範,由央行要求各機構暫停開展信託貸款以及信託投資業務。

3. 第三次清理整頓(1988年)

第三次清理整頓的主要文件依據,為1988年下半年發佈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清理整頓公司的決定》(8號文)。《決定》指出清理整頓的重點為1986年下半年以來成立的公司,併強調應當堅決糾正公司政企不分的問題、取消公司的行政職能。此後,央行根據8號文精神,開展了對信託行業的清理整頓。相比前兩次整頓,此次整頓效果更加明顯。從機構數量而言,1988年9月,全國信託機構為740家左右,而整頓兩年後的1990年機構數量則縮減至339家。

4. 第四次清理整頓(1993年)

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過後,伴隨著「三熱」(開發區、房地產、集資)的興起,信託業機構數量有所增加,且業務經營再次出現了不規範之處。一些銀行機構與信託違規聯手,通過拆借、貸款等方式獲取資金用作「炒房」,導緻國家經濟過熱,在海南地區尤為嚴重。由此央行對此類投機行為開展了全行業清理。

1993年6月,信託業第四次整頓正式開幕,本次清理整頓的主要思路在於明晰銀行與信託業務的獨立性,要求二者分業經營,不得混業。1995年,央行對全國非銀行金融機構重新審核登記,併要求國有商業銀行與旗下信託機構脫鈎。經過本次整頓,信託公司數量從1995年的392家下降到1996年的244家。

5. 第五次清理整頓(1999年)

第四次清理整頓切斷了信託與銀行的資金聯係,使得一些定位不明確的信託機構再次迷失了發展方向。1996年左右開始,諸如中國農村發展信託投資公司、中銀信託投資公司等機構陸續形成了大量不良資產併出現了償債危機。

由此,被稱作「史上最嚴厲」的第五次信託業整頓啓動。本著「信託為本、分業經營、規模經營、分類處置」的原則,監管逐步清退了一些規模較小、瀕臨破產的信託機構。整頓前全國共有239家機構,而整頓後至2001年《信託法》正式頒佈之前,共59家信託機構獲準重新登記、13家擬保留未重新登記。

6. 第六次清理整頓(2007年)

2007年3月,新《信託公司管理辦法》、《信託公司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管理辦法》等法規正式施行,連同2001年頒佈的《信託法》,被稱為業内的「一法兩規」。「兩規」對信託經營範圍及業務定位重新界定,信託機構需根據要求清理實業投資、整改存續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原信託投資公司中的「投資」二字不復存在,監管層對信託業實施分類管理,各信託公司開始清理進程,或更換金融牌照,或進入過渡期以爭取合規目標。

二、信託行業的整頓措施及影響

回顧信託行業六次整頓歷程,其整頓措施及產生的影響呈現出如下特徵:

1. 準入門檻的提高

1982年《關於整頓國内信託投資業務和加強更新改造資金管理的通知》提出,信託投資公司需經國務院批準和國務院授權單位批準;1986年的《金融信託投資機構管理暫行規定》對資本金要求為:設立全國性的金融信託投資機構,其實收人民幣自有資本金最低限額為5000萬元;省級最低限額為1000萬元;而2007年頒佈的《信託公司管理辦法》則規定,信託公司註冊資本最低限額為3億元人民幣或等值的可自由兌換貨幣,註冊資本為實繳貨幣資本。

信託牌照自2007年以來就未曾有過新增,由此成為金融行業的稀缺資源,併一度引發市場競逐。準入門檻的提高,一方面有利於甄選出擁有實力的機構開展業務,而另一方面則有利於監管部門集中精力開展日常監測、推動新規落地。

2. 行業定位的明晰

信託行業的定位經歷數度摸索,從混業經營到分業監管,其功能定位在數次行業清理整頓中不斷明晰。

上世紀80年代,銀行與信託業務融合發展。國務院在1980年發佈的第172號文件《關於推動經濟聯合的暫行規定》鼓勵銀行試辦各種信託業務;1980年9月,央行下發《關於積極開辦信託業務的通知》,指示各分行利用銀行機構網點多等優勢因素開辦信託業務,以促進本地經濟發展。

直至第四次整頓,銀行業與信託業分業監管的思路才得以確立起來。此後在各項整頓中,監管不斷強調信託本源「受人之託,代人理財」,力爭使信託業與傳統銀行業務區分開來,探索出具有自身特色的發展道路。

3. 機構數量的下降

儘管監管文件併未就清理整頓後的機構數量提出計劃與目標,但不可否認的是,清理整頓作為肅清行業本源的一種方式,其帶來的直接效應即是不合規及實力不夠強大的機構被洗牌出局。

下圖展示了從1979年信託恢復經營以來,歷次整頓與信託機構數量變遷情況:

恢復後的信託業在1979-1982年蓬勃發展。根據歷史統計數據,至1982年底,全國共存在信託機構約620家,機構數量在第三次整頓附近達到頂峰。從合作經營主體來看,自恢復至1999年的20年間,銀行主體始終能夠參與到信託業務的經營中去,這也是前幾次整頓後信託機構數量仍保持高位運轉的原因之一。而至第四次、第五次整頓期間,監管逐步開始樹立分業管理思路,由此帶來機構的大幅減少,在第五次整頓後僅留存60家左右信託機構,該規模一直保留併延續至今。

三、信託行業整頓後發展

經過六次整頓,信託在分業監管框架下迎來發展的新契機,管理資產規模也呈現出上升趨勢,詳見下圖關於中國信託業協會披露的行業規模數據:

在最後一次清理整頓的2007年,信託資產規模為0.96萬億元,而截至2017年年末,全國68家信託公司管理的信託資產規模達26.25萬億元(平均每家信託公司3859.60億元),10年間規模翻了27.3倍。

2018年,在復雜的國内及國際經濟環境中,信託機構淨利潤有所下降,但其在業務佈局、風險化解方面亦進入到低調發展及自我優化的新階段。儘管在資管新規等多重外力的影響下規模下降,但信託機構仍積極主動調整結構、探索轉型。家族信託、慈善信託等本源業務亦得到了快速發展。

四、總結

信託業發展四十年,是滄桑巨變、不斷探索的四十年。每一次整頓的背後都歷經艱辛、充滿挑戰。

但從歷次整頓的政策執行來看,堅持「有保有壓」是一條主線。在提高準入門檻、明確行業定位的前提下,嚴厲打擊不合規機構的同時也鼓勵合規信託機構發展。

對標當前國内互聯網金融的發展軌迹,目前互金行業還面臨風險化解的諸多工作。清理整頓併非倒退,而是推動行業前行的必要條件,打好金融風險防範攻堅戰,才能在規範、有序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大發展。麻袋研究院建議,參照信託業整頓「有保有壓」的政策思路,應儘快明確P2P網貸備案政策及程序,鼓勵一批合規的企業率先備案,帶動整個行業走上良性發展的正途。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麻袋研究院

麻袋研究院,是以原創為主的互聯網金融綜合智庫,聚焦互聯網金融,分析行業政策及公司商業模式,解讀熱點事件,洞悉未來趨勢,致力於提供乾貨,促進行業交流,推動行業創新及規範發展。

相關文章

1月21日
「三降」壓頂,2019年的P2P網貸如何突圍?
12月28日
網貸合規檢查大限將至,各方會審暴露出哪些問題
12月10日
中互金信披數據分析:網貸總體規模、出借人數殘酷「雙降」
11月30日
Funding Circle VS OnDeck:英美企業貸P2P曙光乍現
11月23日
巨額營銷費助推,360金融上市搶跑
11月19日
網貸合規檢查關鍵期,泰然金融毅然選擇上市
11月16日
9地P2P網貸《退出指引》解析 各方權益如何保護?
11月14日
銀行互聯網貸款新規是緊箍咒嗎?
11月14日
麻袋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