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熱談:投資者準備硬剛展期方案 政府支持缺位永煤百億債券交叉違約風險陡升

日期:2020年11月21日 下午12:38

路透北京11月20日 - 河南永煤集團新发債券未“滿月”後便讓另一只債券實質性違約,在永煤和投資者上演展期“爭奪戰”的同時,河南當地企業被金融機構絕地“封殺”,融資環境幾近冰凍。各方寄望地方政府能主持大局、直面現狀快手解決,但目前還沒見到有明顯的跡象。

路透從兩位了解“20永煤SCP003”違約處置進展的知情人士處獲悉,部分投資者準備強硬反對永煤和豫能化提出的“20永煤SCP003”展期方案。根據規則,100%持有人同意展期方案,方可在10個工作日寬限期截止日到來之前,避免永煤和豫能化合計數百億元其他債券的違約。

另一位熟知河南當地政情的消息人士對路透稱,盡管永煤違約已對河南省的融資環境造成巨大影響,但目前當地政府“什麽都不做”。該人士並表示,永煤違約事件已超出企業自身解決能力,但即使是當地主管金融的領導也“無法最終拍板決策”,金融監管機構在地方金融風險處置過程中也面臨阻礙,“能管得了機構,但管不住地方政府(官員)的帽子”。

投資人的“硬剛”態度,將把永煤控股逼至“剛兌”或“交叉違約”二選一局面;而河南省政府支持的缺位,則大大提高了“交叉違約”的概率。

“這個事情如果不解決,河南的融資環境是要崩盤的”,一位河南當地銀行管理層人士對路透表示,當前河南省的市、縣級融資平台包括國有企業,原本就有发債計劃的企業基本上全部被各家銀行“封殺”,情況已經相當嚴重。

“永煤的事情已經牽涉到全國其他地區,比如山西政府和企業都出來表態,山東一些有色企業也受到波及,”他稱。

山西省副省長王一新表示,已經對山西省屬國企近期需要兌付的債券,逐單進行了分析,“毫無問題”;他並稱2016年山西省屬國企曾面臨金融風險,遊走在懸崖邊緣尚且絕處逢生,今日山西省屬國企身體康健,金融機構對山西應該更有信心。

另一不願具名的山東省政府官員對路透稱,山東市場總體平穩,因此前持續三年的新舊動能轉換已使得不少過剩產能企業出清。

實際控制人為河南省國資委的永城煤電控股集團上周二(10日)公告稱,公司发行的10億元人民幣270天期的超短融“20永煤SCP003”,因公司流動資金緊張,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已構成實質性違約。

在交易商協會的介入下,永煤很快支付了本期債券的利息逾3,200萬元,但10億元本金則存在變數。永煤若不能在10個工作日的寬限期內(截至11月24日)兌付本金,永煤債和豫能化各自上百億其他債券將一並違約。

路透暫未聯系到河南省政府置評。

**“20永煤SCP003”為疫情債**

中國交易商協會周四公告,對永煤控股債務融資工具相關中介機構--興業銀行601166.SS、中國光大銀行601818.SS6818.HK和中原銀行1216.HK等主承銷商啟動自律調查機制。受此影響,周五興業及光大銀行股價均收跌。

“作為承銷商之一,我們會主動配合調查,昨天晚上加班到半夜把所有的材料都整理出一份提供給交易商協會,”一位金融機構人士稱,包括“哪些是盡職盡責的,哪些是有問題的“,該人士稱從梳理的情況看,不認為有重大責任。

他並指出,“20永煤SCP003”是在今年2月发行,當時正值疫情爆发、金融機構被要求大力支持企業覆工覆產這一特殊時期,而永煤化工板塊生產消毒水這一防疫物資,“我們也是響應中央和政府的號召。”

“20永煤SCP003”於今年2月14日发行,期限270天,到期日為11月10日。

上述銀行管理層人士表示,永煤的煤炭品質屬於全國一流,且賣價顯著高於同類企業;從地理位置看,永煤距離上海寶武鋼鐵及沿海口岸較近,“所以煤礦本身及其現金流、經營都沒有問題。”

他指出,永煤的問題之一在於前些年承擔了不少政府直接劃並的企業導致其不堪重負;另外,发展戰略上,永煤在向下遊煤化工行業延伸時效益較低,導致大量的資金被占用、無法收回投資。

“包括義煤(義馬煤礦)在內的幾個煤企都是政府劃給他們的,”該人士稱,當時這幾個煤礦經營出現困難,而永煤屬於新煤礦,沒有歷史包袱,後來就由永煤來承接了。

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12月,永煤集團與焦煤集團、鶴煤集團、河南省煤氣集團等戰略重組成立河南煤業化工集團;2013年9月,河南煤化和義煤集團組建成立河南能源化工集團(豫能化),由河南省政府授權國資委履行出資人職責,新集團注冊資本260億元左右。

外界對永煤在違約前提前無償劃轉核心資產的舉動頗有質疑,認為公司惡意“逃廢債”。

根據永煤集團公告,在違約前一周(11月3日)其將持有的5億股中原銀行股權無償劃轉給河南機械集團,6.5億股劃轉給河南投資集團。同時,也將資不抵債的龍宇煤化工等多家資不抵債的煤化工子公司劃出,並無償劃入鑫龍煤業等企業。

該人士表示,永煤或許也有處置資產收回現金、用於償債或進行流動性周轉的考慮。

“買賣東西是有稅的,中原銀行股權是很優質的資產,從技術角度講,無償劃轉沒有交易成本,不然就又少了一塊(資金),實際上是一種化解債務的措施,”他稱。

但這筆劃轉後的入手的資金規模有多少、是否已被注入永煤用於償債等卻不得而知,永煤和河南省政府也未對資產劃轉行為作出任何聲明。

中國本地媒體21世紀經濟報導周一晚間援引河南廳局級財經官員稱,“政府不會支持企業逃廢債,這不符合市場規律,絕對沒有那個意思,但是也不會無原則地幫”。

**違約的代價:河南6,000億信用債將“價升量縮”**

前述銀行管理層人士表示,永煤在此次實質性違約前,實際上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失去融資功能,最新发行的一筆債券“20永煤MTN006”,“其實是河南省政府要求當地金融機構購買的”。

“20永煤MTN006”於10月22日发行,3年期,票面利率6%,規模10億元人民幣。在這只債券发行後不到20天,“20永煤SCP003”在11月10日實質性違約,引发動蕩,大量信用債取消发行。

據路透統計,11月11日-20日,全市場共有63只非金融企業信用債取消发行,規模總計497億元;較11月1-10日期間取消发行的19只和92億元成倍增加。

而此次違約事件還將深刻影響河南當地的融資環境,大幅擡高當地企業的融資成本。

路透采訪的數位信用債发行、投資人士表示,若此次永煤引发的交叉違約未能被阻止,將會有不少投資者把河南地區企業发行的債券“拉黑”,未來新发債券很可能會出現較快萎縮;而新发的債券,投資者將會要求更高的溢價,融資成本之後可能增加數百基點。

“估計顯性成本300bp起跳吧。”深圳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表示,若河南省政府無法為永煤和豫能化提供強有力的支持,市場對河南省內債券信心大失,“未來新发債券將大幅萎縮,一些企業如果借新還舊,票面成本起碼上300BP;如果轉到非標,額外的隱性成本可能可以多5-10個百分點。”

“這幾天大家都說,沒有政府支持,國企很可能不如民企;而且,這些國企在融資的時候,享受的可不是市場化待遇,為什麽到了還錢的時候開始強調市場化了呢?”該人士補充稱。

截至11月20日,河南省企業发行的信用債存量為1,459只,對應金額8,087億元;剔除金融債和同業存單後,存續期債券741只,對應金額5,733億元。

文:馬蓉, 黃斌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s://www.fintv.hk)

相關文章

5月8日
新債王:美股正處於熊市 美國國債亦升至危險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