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正成為阿里、京東等互聯網玩家的下一個戰場

日期:2019年3月3日 下午1:13
農村正成為阿里、京東等互聯網玩家的下一個戰場

來源:AI金融評論    作者:XF

隨著城鎮流量紅利逐漸消失,擁有 5.6 億常駐人口的鄉村正在成為各類互聯網玩家眼中的下一個戰場。

據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數據顯示,截至 2018 年年末,中國大陸總人口 14 億人,其中城鎮常住人口 8.3 億人,鄉村常住人口 5.6 億人,占到人口總數的 40.42%。

在這個龐大群體的背後是建立在 15.5 億畝基本農田上的農業産業,在土地流轉和農村勞動力轉移趨勢下,農業規模化經營正在迎來擴張潮,伴隨的金融需求也將是巨大的。

而傳統金融機構並不能很好滿足這些需求。據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發布的《中國「三農」互聯網金融發展報告(2017)》顯示,當前「三農」領域金融缺口約為 3 萬億元,這就為互聯網金融創新留下了錯位競爭的市場空間。

再加上一系列的政策扶持,農村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有著良好的態勢。據市場預測,到 2020 年我國「三農」互聯網金融的總體規模將達 3200 億元。

這樣的背景下,電商金融、産業金融、汽車金融、互聯網理財及 P2P 等互聯網金融細分領域日益受到青睐。但這些探索並非都是一帆風順,此前在一二線城市證明成功的業務打法面對複雜而陌生的農村市場,也常常遭遇不一。

一、新老電商村頭厮殺

據商務部最新數據顯示,2018 年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已經達到 1.37 萬億元,同比增長 30.4%,同時 2018 年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新增 238 個國家級貧困縣,覆蓋率達 88.6%。

農村電商迅猛滲透的勢頭帶動了相關金融業務的發展。阿里、京東和蘇甯是目前這一領域的主要玩家。

這類電商玩家依托自身電商平台,積累農戶消費數據及銷售者和供應商的信用數據,建立起一套信用風控模型,進而提供相關金融服務。

2014 年 10 月,阿里巴巴宣布啓動「千縣萬村」計劃,開始在縣鄉鋪設服務站點來建立農村電子商務服務體系。電商先行之後,2016 年螞蟻金服成立了農村金融的事業部,基于電商體系沈澱下來的數據去拓展金融業務。

螞蟻金服對雷鋒網 AI 金融表示,通過將大數據技術和經驗提供給各地政府,並整合當地三農用戶數據,螞蟻金服目前已協同各地政府建立起了區域專屬授信模型,來為農戶提供無抵押信用貸款。

京東方面,2015 年京東農資頻道上線,提供種子、農藥、化肥、農具等農資産品的電商服務,2016 年京東與當地農資企業合作建立了線下農資服務中心,在依托這些資源,京東金融通過「京農貸」等為農戶提供養殖資金服務。

與阿里的「千縣萬村」類似,按照京東的規劃,三年内要在四至六線城鎮開出 1000 家線下店。不難看出,在線上勝出的互聯網電商下鄉之後反過來倚重的是線下店。

雷鋒網 AI 金融評論了解到,農村電商和電商金融戰場的競爭正在變得日益激烈除去阿里、京東、蘇甯等既有老玩家,電商新秀也對這塊「肥肉」虎視眈眈。

去年 8 月拼多多創始人黃峥入股了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上海付費通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個人持股比例占 37.66%。業内人士認為,曲線獲得了支付牌照的拼多多,相信也不會在金融賽道上缺席太久,2019 年電商和電商金融在農村市場的爭奪將更加激烈。

二、農業金融全鏈條化

據最新公布數據顯示,截至目前中國基本農田有 15.50 億畝,隨著農業經營規模化趨勢,整個種植産業鏈在土地整合過程中産生的融資性需求將是巨大的,農業産業金融的拓展空間非常大。

目前該市場里既有新希望、大北農等農業産業龍頭老玩家,也有農分期等融資過億的初創企業新玩家。

據官網資料顯示,新希望集團在農業供應鏈金融方面主要有三家子公司,除了擔保公司和保理公司外,還有一家連接農村借款人群和城市出借人群的農村互聯網金融服務平台「希望金融」。

目前希望金融的業務範圍涵蓋了農業産業鏈金融、農業供應鏈金融、農村消費金融和農業産業支付四大領域,從農業生産、農民消費、三農貿易結算等方面提供多種服務。

與産業龍頭老玩家的打法相似,初創企業農分期的打法也是不依靠單一信貸産品在農村市場謀生存,而是從最初的授信服務逐漸延伸到搭建服務農業生産全流程的體系,進而提供授信、貿易、技術咨詢等多領域服務。

據了解,在化肥和農藥等生産資料上,農分期通過授信和貿易服務獲取的收入占比已超過 80%。

業内人士解釋到,之所以這樣做的原因在于,在單一信貸業務里農戶能接受的利率難以覆蓋企業線下重模式運營的高成本。

一方面農業生産在很大程度上還是靠天吃飯,農戶能承受的信貸利率與其當年營收密切相關,普遍都低于 18%;另一方面目前我國農村人口有央行征信的僅為 25% 左右,進行信用評定的僅為 18%,為了滿足風控需求,企業通常要線下盡調,運營模式偏重,利息收入難以覆蓋掉成本。

此外,「由于農業生産全流程比較複雜性,那些只針對農業生産過程中一兩個環節進行授信的做法常常會面臨較大的系統性風險。」

三、汽車金融不能單幹

2018 年中國車市遭遇了 28 年來首次負增長。據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 年國内狹義乘用車累計銷量 2235.1 萬輛,同比下降 5.8%。

2019 年初國家發改委副主任甯吉喆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今年將制定出台促進汽車消費的措施。業内人士認為,參照 2009 年汽車下鄉政策對市場的拉動作用,鄉村市場有可能成為國内車市中新的增量點,伴隨而來便是汽車金融下鄉。

事實上,目前已有不少企業下沈到這一領域。如持續加投花生好車的京東金融曾表示,會不斷加大對其流量、風控模型、汽車金融産品等方面的支持,將在農村小站等生態業務上與花生好車緊密合作,共同開拓汽車下沈市場。

而互聯網公司二三四五 2017 年在監管整頓後暫停小額現金貸業務,轉戰農村汽車金融市場,推出「2345 車貸王」APP,提供直接租賃、售後回租等金融服務。

具體打法是與當地車行進行合作,車行提供車輛,負責集客和協助簽約,二三四五則提供貸款平台、資金、風控和貸後管理。

與一二線城市不同的是,做農村汽車金融的主要經驗是不要自己單幹,尤其對于天生缺乏數據信息的玩家來講,不論是獲客渠道還是風控催收,與當地服務商合作非常重要。鑒于目前農村信息化程度仍然不高,關鍵數據的采集更多還是在線下。

四、純線上業務不吃香

除了以上三大細分領域,其他互聯網金融熱門賽道如互聯網理財和 P2P 等在鄉村市場的表現卻不盡人意。

首先面臨的難題是滲透率。據了解目前互聯網對農村人口的滲透還不算高,截至 2017 年 6 月,我國農村網民數量突破 2 億大關,而據中商産業研究院預測,2018 年中國農村網民規模將達 2.21 億人。因此對純線上的互聯網理財來說,5.6 億的潛藏消費者在這里並不存在。

其次近年來一些打著 P2P、O2O 旗號在農村開展非法集資的詐騙案例時有發生,讓金融知識匮乏又有求穩心理的農民更願意把錢存在「看得見的、跑不掉的」當地銀行。

「目前來看農村還是一個線下市場。對習慣互聯網線上打法的玩家來說,要下沈的不僅僅是産品和服務。」前述業内人士表示。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3月2日
螞蟻金服、老虎環球基金領投,「蛋殼公寓」完成C輪融資 | 投資速遞
3月1日
小米領投,社區産品獲8000萬美元C輪投資 | 投資速遞
2月28日
騰訊投資的「原則」
2月28日
螞蟻金服領投,校園兼職平台「青團社」完成B+輪融資 | 投資速遞
2月28日
一點資訊完成重大資本運作,或回歸 A 股/科創板 | 文娛周報
2月27日
未盈利不耽誤赴港上市:生物制藥公司「基石藥業」上市 | 投資速遞
2月27日
首個國産生物類似藥上市,複星醫藥進入成果收獲期 | 醫療健康周報
2月27日
中國新經濟創投大會:盤點2018,看2019風向 | 桔說2019
2月26日
社區團購戰況火熱,「松鼠拼拼」完成B1輪 3100 萬美元融資 | 投資速遞
2月26日
票房破 41 億!《流浪地球》用實力告訴我們,國内特效公司也這麽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