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人均負債12萬?假的!| 數據辟謠

日期:2019年1月14日 上午10:37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90後人均負債12萬,這屆年輕人為何那麽窮?

看到這句話,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麽?

小巴隨機採訪了幾位同學。

有人說:竟然這麽多?估計是算上房貸了吧?

有人說:負債12萬,恰恰證明大家不窮啊。

有人說:從理財角度看,負債也是一種能力。

但小巴的第一反應是:這個數據肯定不對啊!

為什麽這麽肯定呢?我來給大家剖析一下。順便講講,如何辨别一條似是而非的謠言。

 先來看看這條可疑消息的全文:

匯豐銀行最近調查顯示,中國90後一代人的債務與收入比達到令人吃驚的1850%,該群體欠各種貸款機構和信用卡發行機構的人均債務超過17433美元(約合12萬元人民幣)。

這條在2018年末到2019年初廣泛流傳的消息,雖然表述各有變化,但少不了三個元素:

① 來自匯豐銀行報告;

② 90後債務是收入的18.5倍;

③ 人均負債12萬。

有人民幣和美元的換算,18.5倍又寫成了1850%這種百分比表述,加上匯豐銀行的加持,讓一切顯得有模有樣。

但破綻還是很多:

一、匯豐銀行的報告,一般是英文的,而「90後」這個詞卻來自中文語境。

不是說「90後」不能譯成英文(the Post-90s),但在國際語境里,更常見的表述是Millennials (「千禧一代」),一般對應出生於1982—2000年的年輕人。

即使匯豐銀行真有這份報告,翻譯過來也應該說千禧一代如何如何,不能和90後畫等號。

二、債務是個存量指標,收入是個增量指標,「債務與收入比」的說法太過含糊。

假設小巴月收入1萬元,年收入12萬元,截至2018年末,負債24萬元。

那我的「債務與收入比」究竟是按月收入算的2400%,還是年收入算的200%?

三、歸根究底,人均債務不可能那麽高。

我知道,大家都有過「被平均」的體驗。

馬雲資產2700億人民幣,小巴資產X萬人民幣,我倆的人均資產為1350億人民幣。哪怕我連個零頭都摸不著,這個數字也毋庸置疑。

同理,如果大量社會財富高度集中在少數富豪手中,就會出現普通民眾難以理解的平均數值。

但是!債務不像資產那樣,可以靠著少數個體的極高值拉高整體平均數——因為根本不存在少數個體的極高值。

認真想想,你見過負債上百億的公司,但見過負債上百億的個人嗎?

哪家貸款機構想不開,會讓一個負債10億的自然人,有負債100億的機會?

哪家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需要對公司負債承擔無限責任?

當年史玉柱號稱「中國首負」,也才負債2.5億人民幣而已(這還是因為他重視信譽,個人主動償還企業債務)。2018年有人被網友評為90後「最牛老賴」,名下欠款也才1.4億人民幣。

根本不夠拉高上億民眾的平均值。

 上一部分,是小巴根據常識展開的合理懷疑,可能還有同學不服。沒關係,懷疑隻是開始,推動我們進一步核實信息。

這一部分,我們給出實錘。

首先,匯豐沒有這份報告。

按理說,小巴找不到併不等於沒有。但我之所以敢如此斷言,是因為在檢索過程中,摸清了這條謠言的改編路徑:

2016年2月,宏利保險(Manulife)發佈的新一版「宏利投資者意向指數(MISI)」中提到,中國大陸年輕投資者(千禧一代)的債務,達到月收入的18.5倍。

報告中解釋得很清楚,問卷採訪了500位目標投資者,他們符合:

① 25歲以上(其中35歲以下的劃為千禧一代,對應80後);

② 中產至富裕階層(位於北上廣,收入排在總人口的前50%);

③ 家庭財務計劃的主要決策者;

④ 隻有現金或主要住房,而無其他投資資產的,不被歸類為投資者。

顯然,1. 樣本量很小;2.研究群體不是90後;3.調查針對中高收入投資者,他們對財務槓桿的使用不同於一般民眾。

到2016年12月,路透社的一篇文章,名為《與馬家人見面:千禧一代如何改變中國對金錢的看法》,援引了宏利保險的數據。

這篇文章運用了一些英文媒體的慣用手法:講述一個個例,引用幾位教授的評論,再加上幾組聳人聽聞的數字——宏利對於受訪群體的說明顯然太啰唆了,文中一概省去。

從這里開始,18.5倍對應的群體變成了全部中國千禧一代。

隨後,路透社的文章被一些中文媒體(其中不乏知名報刊)編譯,傳入了國内。編譯過程中,「中國千禧一代」變成了「中國年輕一代」,而宏利保險這個信源逐漸被丢棄。

轉眼來到2018年8月,一家互聯網金融平台發佈了「90後貸款消費報告」,這份報告内容來自平台問卷調查數據,本身沒什麽問題。

但是一些媒體解讀這份報告的時候,把當年聽過的「18.5倍」重新拉了出來。

從此,「負債收入比18.5倍」開始指向中國90後。

2018年9月,一家專註於趣味報告的微信公號,把「90後很窮」當成了寫作主題。

文中,他們不但引用了「負債收入比18.5倍」這一說法,還引用了「2017年一線城市應屆畢業生平均月薪6917元」,兩兩相乘,算出了12.79萬元的人均負債。

(2017年上海高校畢業生初次就業平均月薪才5386元,不知道6917元是從哪里來的,也不明白為什麽這個數字可以代表90後平均月薪)

這篇文章流傳頗廣,中國90後從此「人均負債12.79萬元」。

2018年12月,不知始於哪家媒體,「90後+12.79萬元+18.5倍」的組合,開始冠以匯豐銀行報告的名頭。

匯豐好冤。

同月,一家不像海外媒體的海外媒體,在其英文文章中引用了這個數據。

或許是為了更符合英文閱讀習慣,18.5倍變成了1850%,12.79萬元人民幣換算成了17433美元。匯豐當然要寫成HSBC,總不能是Huifeng。

兩天後,《環球時報》編譯了這篇文章。

「12.79萬元」就這樣成了「17433美元(約合12萬元人民幣)」,HSBC又變回了匯豐銀行,1850%還是1850%。

自此,各大媒體、平台都開始放心使用這一數據。畢竟,《環球時報》譯自英文媒體诶!找不到原報告又怎樣?

各種控訴與追問隨之而來:為什麽90後那麽窮?這屆90後真敢窮!是誰掏空了90後?

90後有點想笑。

或許,還有讀者好奇,會不會報告是假,數據是真?90後確實人均負債12萬元?

那我們再來算算賬。

根據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國有超過1.88億90後。

如果人均負債12.79萬元,那麽90後群體一共負債超過24萬億元。

而根據央行《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截至2017年末,全國住戶部門債務餘額40.5萬億元,其中,個人住房貸款餘額21.9萬億元。

大半個社會的個人債務都在90後身上?甚至比全民的房貸總額都高?

90後里,1997—1999年出生的人還在讀大學本科,最老的1990年生人也一般工作不滿十年,他們能不能背得起這口巨大無比的鍋,大家可以掂量掂量。

反正這鍋小巴不背!都多少年了,還在污名化90後!

後記

不想懟任何一家媒體,小巴也是自媒體人,也喜歡引用奪人眼球的數據。

小巴也出過錯,吳老師也出過錯,考證每一句話太強人所難了,孰能無過?

之所以要較這個真,是因為這次看到太多有公信力的媒體和平台,竟然都被忽悠了,實在不希望一直這樣訛傳下去。

出人意料的結論,來自出人意料的論據。如果論據錯了,由此而生的判斷不是很危險嗎?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吳曉波頻道

這里匯聚了300多萬認可商業之美、崇尚自我奮鬥、樂意奉獻共享、拒絕屌絲文化的新中產。

相關文章

1月11日
2019年第一份減稅政策落地,價值6000億
1月4日
上市、併購、倒閉潮,直播平台的2018生死劫 | 品牌新事
1月3日
新《電商法》到底動了誰的奶酪,為啥代購圈一片哀嚎
1月3日
吳曉波:預見2019(演講全文)| 吳曉波年終秀
12月28日
吳曉波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