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致光:行政主導及三權互相制衡 要說得清楚不含糊

日期:2020年9月6日 上午10:41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在最新網誌,以「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互相制衡」為題,表示「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制衡和配合」是要說得清清楚楚,不作含糊,而所謂「三權分立」只會在原有互相制衡的概念上,引來不必要的聯想。

羅致光在網誌引用多個例子,表示在政治與政策中,含糊不清的例子實在數不勝數,例如認為「全面封關」的要求,聽似簡單易明,實質說是模糊不清。他說,既然香港人可自由出入,反問何來「全面封關」;又認為叫「全部取消豁免檢疫人士」的口號,卻知道不能要求跨境貨運司機或飛機師每次到港要檢疫14天,否則不消數日他們全都需要檢疫,沒有人運貨,香港人便要缺糧。他批評這些政治口號的特質,可以混淆視聽,說得漂亮,但實質空洞。

他又說,最有趣是社福界的「取消一筆過撥款」口號,社署沒有一種服務資助制度叫「一筆過撥款」,重申現行制度是「整筆撥款」,又說自己經常在討論當中作出更正,其他人才改口將「一筆過撥款」變成「整筆過撥款」。

全文如下:

隨筆: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互相制衡

由教科書內容至行政長官指出香港依據《基本法》實行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制衡,而沒有所謂「三權分立」,社會議論紛紛。我的專業不是法律或憲制,這亦不是我的工作份內職責,所以不會就具體內容表達意見。不過,我對於概念的運用,卻有不少執着,特別是要求在可能範圍內要用得盡量精準,這亦可能是在大學教了36年書養成的「習慣」。

我也知道在日常生活上,這種執着有些不必要,甚至會令人覺得有些煩。就如有人問我這位那位是否我的朋友,我會答如果「朋友」是這個意思,答案是「否」;若是另一個意思,答案便是「是」。但在重要的事情上,我始終認為概念的運用不應含糊。雖然絕大部分人都偏向「差不多先生」的想法,但該說清楚便要說清楚。「行政主導、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制衡和配合」便是要說得清清楚楚,不作含糊,而所謂「三權分立」只會在原有互相制衡的概念上,引來不必要的聯想。

在政治與政策中,這些含糊不清的例子,實在數不勝數。就如所謂「全面封關」的要求,聽似簡單易明,實質模糊不清。既然香港人可以自由出入,又何來「全面封關」?叫「全部取消豁免檢疫人士」的口號,卻又知道不能要求跨境貨運司機或飛機師每次到港都要檢疫14天,否則不消數日便會全部司機或飛機師都需檢疫,沒有人運貨,香港人便要缺糧了。難道他們認為可以依靠走私團夥,每天用幾十艘「大飛」偷運食物到港,取代每天約萬計的跨境貨車?這些都是政治口號的特質之一,可以混淆視聽,說得漂亮,但實質空洞。

與我工作相關的政策範圍亦有不少例子。我覺得最有趣的是社會福利界中的「取消一筆過撥款」口號。基本上,社會福利署沒有一種服務資助制度叫「一筆過撥款」。當年這個口號開始流行時,我都會說笑:「如果經常資助服務只有一筆過的撥款,以後機構便要年年自行提供服務;若真是一筆過撥款,我都會極力反對。」「一筆過撥款」完全不合理,理所當然要反對。不過,現行制度是「整筆撥款」(Lump Sum Grant)。我每次在討論中作出更正時,有人才會改口將「一筆過撥款」變成「整筆過撥款」。

另一個已經習非成是的便是「取消遣散費/長期服務金與強積金對沖」,正確的是「抵銷」(offsetting)而非「對沖」(hedging)。由於「對沖」已在社會上流行了約20年,現時講「抵銷」,已沒有多少人知道所指的是甚麼了,所以我每次用「對沖」時都會加上括號,同時知道不會由於用「對沖」一詞而引起任何不必要的誤會。

2020年9月6日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s://www.fintv.hk)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