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蔚華:中國一定能成為一個影響力投資大國

日期:2019年4月24日 上午4:35
馬蔚華:中國一定能成為一個影響力投資大國

  新浪財經訊 由中國企業家俱樂部主辦的“2019中國綠公司年會”於4月22日-24日在甘肅省敦煌市舉行。主題為:贏在商業本質,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理事長、原招商銀行(600036-CN)(03968-HK)行長馬蔚華出席並演講。

  馬蔚華說:“中國一定能成為一個影響力投資的大國。因為這個影響力投資它作為公益和金融結合的一個工具,符合公益歷史發展的規律。”

  追求正面財務回報,同時又有積極可量化的社會影響力的投資,就叫影響力投資。

  馬蔚華表示,商業的本質不是唯利是圖,是弘揚商業文明,弘揚企業家精神,追求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根據聯合國的測算,影響力投資長得非常迅速,將成為全球投資的一種趨勢,中國也將成為一個影響力投資的大國。

  影響力投資更具有人文關懷和可持續發展的姿態,架起了社會回報和社會價值共贏的橋梁。而企業家精神既有創新創業的進取心,也有報效社會的責任感,它們倆是一致的。

  另外,影響力投資也符合當今社會“人心向善、社會向善、資本向善”的趨勢。美國多米尼400指數,在美國市場選擇400只經濟效益好、社會影響力也顯著的400只股票,在過去20年間,它的收益跑贏標普500。在中國,五年前選擇了99只“益利99”,“利”就是經濟效益好,“益”就是社會效益也好。這樣的股票在過去5年的年化收益率跑贏上證50,跑贏滬深300,跑贏中證500。馬蔚華稱,“從資本市場看,商業向善、資本向善是一種趨勢。”

  馬蔚華稱,影響力投資對扶貧攻堅也有非常積極的意義。脫貧必須重視能力建設,把輸血變成造血,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教育扶貧是切斷貧困代際相傳的根本之道,產業扶貧是使脫貧不返貧,實現可持續脫貧的必由之路。怎麽樣實現產業扶貧呢?需要金融的支持,需要市場的力量,也需要科技的支撐。

  以下為實錄:

  馬蔚華:各位領導、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大漠敦煌春色昂然,中國企業家綠公司年會在生機勃勃的甘肅,在春光無限的敦煌召開,非常感謝省委省政府和各有關部門的支持,感謝企業家的參與。

  我們這次綠公司年會的背景就是我們中國的反貧困鬥爭取得了歷史性的突破,扶貧攻堅進入一個決戰的階段。

  在過去六年,在黨中央國務院的領導下,中國的反貧困鬥爭取得了歷史性的進展,六年貧困人口從將近1億人減少到不到2000萬人,平均每年減少1300萬人。我們甘肅也是,過去五年從552萬減少到111萬。扶貧攻堅取得了絕對性的進展。但是越到後面,任務越艱巨。現在扶貧攻堅到了最吃勁的時候。

  就在一個禮拜以前,習主席在重慶發出了“務必打贏扶貧攻堅決勝戰役”的進軍號令,要求我們探索建立穩定脫貧的長效機制,我們如何做到脫貧而不返貧,讓脫貧有可持續的內在動力,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我們必須不斷地創新、不斷地探索。今天我講的題目是“可持續發展,影響力投資和反貧困鬥爭”。

  大家都知道,近20多年裏由於科技革命、金融創新、全球化、資本市場,全球經濟取得了指數性的增長,出現了去年像蘋果、亞馬遜這樣市值可以到萬億美元的公司,富可敵國。但同時我們也看到,在經濟發展、財富集聚的過程中還存在許多問題。我們想沒想到全球還有20億人每天的生活費不到3美元,還有16億人沒有基本的衛生保證。如果再加上生態危機,全球可持續發展充滿了深深的隱憂。所以,聯合國確定了《2015年—2030年的可持續發展計劃》。提出了17個指標,這17個指標第一個就是反貧困,第二個就是反饑餓……完成這17個指標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資金缺口是多少呢?3.9萬億美元。我們現在政府的投入,我們現在各種各樣的公益捐贈,加到一起不過1.4萬億,還有巨大的缺口。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顯然單靠政府的投入、單靠捐贈是解決不了的。

  我們換一個問題來思考來這個問題,其中許多問題是在經濟活動中產生的。假如每一個經濟活動、每一筆投資我們都既要追求正的財務回報,同時也要考慮它積極的社會影響力,也就是說從聯合國17個指標來看,能夠促進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這些問題理想地看就會越來越小。

  所以,追求正面財務回報,同時又有積極可量化的社會影響力的投資,就叫影響力投資。這是聯合國倡導的全球的投資的新的理念。我覺得這個理念符合我們今天會議的本質,商業的本質是什麽?不是唯利是圖,是弘揚商業文明,弘揚企業家精神,追求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昨天晚上還說要工業心態、商業手段解決這些問題。這種投資更具有人文關懷和可持續發展的姿態,架起了社會回報和社會價值共贏的橋梁。

  企業家精神是什麽?既有創新創業的進取心,也有報效社會的責任感,它們倆是一致的。

  根據聯合國的測算,影響力投資長得非常迅速,將成為全球投資的一種趨勢,而且我們預測中國一定能成為一個影響力投資的大國。因為這個影響力投資它作為公益和金融結合的一個工具,符合公益歷史發展的規律。

  任何公益的形式是和經濟發展的水平相適應,從16世紀教會管公益到工業革命的美國基金會,其生產力發展決定公益的存在。我們在科技革命、資本市場發展迅速的今天,傳統的公益一定要向現代公益轉換。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另外,影響力投資也符合我們當今社會“人心向善、社會向善、資本向善”的趨勢。美國有一個多米尼400指數,在美國市場選擇400只經濟效益好、社會影響力也顯著的400只股票,在過去20年間,它的收益跑贏標普500。在中國,我們在五年前選擇了99只“益利99”,“利”就是經濟效益好,“益”就是社會效益也好。這樣的股票在過去5年的年化收益率跑贏上證50,跑贏滬深300,跑贏中證500。所以,從資本市場看,商業向善、資本向善是一種趨勢。

  另外,影響力投資也符合我們中國發展的五大理念。

  第一是創新,它既是公益的創新,也是投資的創新。

  第二是協調。如果一筆投資經濟效益好、社會效益也好,這是最大的協調。

  第三是開放。影響力投資這是聯合國倡導的國際投資的新理念。所以在發展過程中,涉及到資本國際交流,也涉及到跨國的資本流動。許多國際的影響力投資是看重中國市場的,我們中國走出去的“一帶一路”,如果用影響力投資做理念,也會受到所在國家的歡迎。

  第四是綠色。我覺得影響力投資的倡導就是對環境社會帶來可量化的、可衡量的影響,所以綠色是影響力投資的主要內容和應有之意。

  第五大理念是共享。我們所做的這一切,應該都是關註金字塔底層的弱勢群體,都是關註貧困人群。所以,我們所做的一切應該是讓這個世界更美好,這個美好的世界是讓所有人都能共享。

  影響力投資也是中國經濟從高速度向高質量發展的實際的步驟。

  我們中國今天主要矛盾發生變化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矛盾。當然這個矛盾我們靠供給側的改革來解決。應該說政府投入了很多,但是光靠政府投入是不夠的,因為我們今天許多公共的產品是缺乏的,包括健康、醫療、養老、教育等等,解決這些社會問題還得靠社會共同努力才能解決,比如未富先老,我們現在養老問題非常突出,一百個老人三張床,十三五為這個事也投入了不少,但是必須得把眼光放到社會。在浙江有一個綠康養老,原來是一個“民非”企業,十年600張床沒有變化。後來上海一個影響力投資的資本投了它,三年後有了一萬張床,成為亞洲最大的連鎖機構。不僅服務好,而且成本價格低。這就是一個通過影響力投資來支持社會問題解決的案例。

  我們想起德魯克的一句話:所有的社會問題只有讓它變成有利可圖的商業機會的時候,這些社會問題才能根本解決。

  另外,影響力投資對扶貧攻堅也有非常積極的意義。我們要想脫貧必須重視能力建設,把輸血變成造血,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總書記說過脫貧攻堅、脫貧致富終究要靠貧困群眾用自己的勤勞來實現,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影響力投資能夠助力我們能力的建設。

  昨天我們討論到這個問題,說教育扶貧是切斷貧困代際相傳的根本之道,而產業扶貧是使脫貧不返貧,實現可持續脫貧的必由之路。怎麽樣實現產業扶貧呢?需要金融的支持,需要市場的力量,也需要科技的支撐。


  金融扶貧很重要,我們發現凡是貧困的地區,金融抑制很嚴重,我們不能想象沒有金融的支持產業扶貧能夠成功。所以,普惠金融小額信貸是非常關鍵的一舉。有一個叫中科農信,扶貧基金會下面的,它在過去做了大量工作,使很多貧困脫貧。而扶貧基金會的資本金從哪兒來?是影響力投資的支持,包括紅杉資本、IDG、螞蟻金服。另外我們還發現市場的力量扶貧,依文的夏華用15年發現了15000個繡娘,把繡娘民間的文化這種傳承和市場結合起來,變成商業的力量,使這些繡娘、貧困山區的人得以脫貧,有一個繡娘一年收入可以達到120萬。很多地方貧困不是因為人不勤勞,而是因為條件太惡劣,我們利用科技可以改變條件,而科技的支撐也需要影響力。所以,影響力投資可以助力我們脫貧制勝。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講“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影響力投資是公益和金融的結合,符合可持續發展,是實現高質量增長的新型投資方式。相信中國一定能成為影響力投資的大國,我們相信資本一定能成為一種向善的力量。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2月23日
中沙最大石油合資項目出爐:投資近700億,中方控股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