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探針四】引進全球戰略夥伴的信達生物,有何值得我們考究的?

日期:2018年12月3日 下午4:00作者:沈少鴻 編輯:黎璐璐
【醫藥探針四】引進全球戰略夥伴的信達生物,有何值得我們考究的?

引言:賦有“獨角獸”概念的信達生物,自上市以來備受資本青睐。股價、市值均水漲船高;較今年在港上市的三大未盈利生物製藥公司股價頻頻下挫走勢相比,存在嚴重背離的現象;那麽,目前信達生物自身業績表現是否足以支撐其股價持續的走高?是值得考究的。

11月29日,剛剛在香港上市的生物製藥企業信達生物—B(01801-HK),發布全球合作協議公告稱,透過間接全資附屬公司信達蘇州與和黃中國醫藥科技(AIM、HCM)訂立全球合作協議,通過其創新平台附屬公司和記黃埔醫藥評估集團的信迪利單抗(IBI-308)聯合和記黃埔醫藥的呋喹替尼用於治療晚期實體瘤患者的安全性和耐受性。

值得註意的是,信達生物新藥在申請走流程上市階段,突然引進全球戰略合作夥伴和記黃埔醫藥,進行研究治療晚期實體瘤的聯合療法。雙方此次合作均拿出各自核心的產品(信達醫藥的信迪利單抗PD-1,和記黃埔醫藥的呋喹替尼)進行臨床試驗。若反觀兩家公司的定位,均是中國研發新藥的生物製藥公司,在某些領域是存在競爭關係的。那麽是什麽促使信達生物如此急切尋求戰略合作,打造新品呢?答案應該就是“競爭”。

“同質性”替代品湧現,市場競爭加大

目前,與信迪利單抗作用機理相似、處於競爭狀態的“同質性”抗體藥物較多,行業競爭異常激烈。據統計目前共有25款國產PD-1/PD-L1單抗正在緊鑼密鼓的推進中,其中國内的上市企業已有超過10家企業開展臨床試驗。例如:2018年3月9日(申請時間在信迪單抗註射液PD-1之前),君實生物(833330-三板)宣佈JS001的新藥上市申請獲CDE正式受理;另外恒瑞醫藥(600276-CN)的SHR-1210單抗產品及百濟神州(06160-HK)的BGB-A317單抗產品,均處於III期試驗階段。

國内競爭激烈除外,海外市場競爭對手也是虎視眈眈。外企百時美施貴寶(BMY)的PD-1抑製劑納武單抗和默克的帕博利珠單抗,先後獲得國家藥監局批準,正進入中國市場。而且百時美施貴寶的PD-1抑製劑納武單抗和默克的帕博利珠單抗市場定價均給出了全球最低售價,據相關報道,其產品在中國的售價分别僅有美國零售價的52.9%及54%。另外還有全球醫療行業的領先者默沙東Keytruda,於2018年2月11月也提交了中國上市申請,極有可能成為第二款在國内上市的PD-1/PD-L1單抗。

從國内市場銷售渠道上看,信達生物併不具備與國内藥業集團市場直接抗衡的實力,外加外企打起價格戰,未來上市競爭壓力不言而喻。在行業競爭加劇的情況下,引進相關領域戰略合作夥伴,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抉擇。

股價“一枝獨秀”,有何秘籍?

有意思的是,信達生物在二級市場股價表現,可謂是“一枝獨秀”,在今年在港交所上市的四大未盈利生物製藥公司(三個自然年未盈利)中,唯獨自己漲跌幅為正數。截至11月30日收盤,信達生物的股價報收21.250港元,上市至今股價漲幅為48.60%,是四大未盈利生物製藥公司上市至今,唯一一家收漲的公司。

若反觀四大未盈利生物製藥公司的盈利情況,信達生物併沒有優於對手多少。截至2018年度上半年,信達生物的淨利潤為0.34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收入排名僅次於歌禮製藥的0.44億元。

另外,值得註意的是,每當股價趨於回調之際,都有那麽一個“消息”,助力信達生物股價上漲。是“巧合”嗎?例如,2018年11月12日,股價以下穿至5日線下方時,當天就發布新藥上市申請的公告,股價受利好訊息,開始反彈。而11月29日,信達生物發布與和記黃埔醫藥合作,股價也受利好刺激,11月30日,股價一度上漲6.28%。

在盈利能力併沒有優於同業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助推股價走強的,或許與生物製藥“獨角獸”概念有關。

資本市場“寵兒”,“集合專利一身”的董事長

2015年,公司達成與美國禮來製藥的戰略合作,獲得首付及潛在里程碑款等33億美元,實現首個中國創新生物藥的國際轉讓,2018年上市前夕,信達生物E輪融資中,得到Capital Group Private Markets(CGPM),匯橋資本、高瓴資本、Temasek淡馬錫、禮貌來亞洲等多家基石資本的青睐,一時間成為資本市場“寵兒”。另外信達生物IPO保薦人多達四家,也是四家未盈利生物製藥企業中陣容最豪華的。

除去受到資本加持外,信達生物的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兼總裁俞德超先生,也是四大未盈利生物製藥企業中,最“不一般”的一位。俞德超先生目前是60多項專利的發明人(38項為美國專利)。

俞德超博士從事生物製藥創新研究近20年,是發明兩個“國家一類新藥”併促成新藥開發上市的科學家。俞德超博士是國際上利用基因工程手段開發抗腫瘤藥物新領域——腫瘤溶瘤免疫療法的主要創始人之一,是世界上第一個上市的腫瘤溶瘤免疫治療類抗腫瘤藥物“安柯瑞”(Oncorine®)的發明者,開創了人類利用病毒免疫療法治療腫瘤的先河;他共同發明併領導開發了擁有全球知識產權的單克隆抗體新藥“康柏西普”(Conbercept®)(朗沐),為無數老年黃斑變性和糖尿病視網膜病變緻盲患者帶來光明,填補了國内空白,是我國近10年來批準上市的第一個大分子藥物。

至此,信達生物上市前的估值,被定義10億美元的“獨角獸”生物製藥股的範疇。上市後,現價21.250港元,市值在245億港元的信達生物,部分投資者仍然將其定義為10億美金的獨角獸股,認為現估值還比較便宜。

退潮後才知道誰在裸泳

不管你是投機投資者還是價值投資者,做的是左側交易還是右側交易;股票的價值都會回到合理的估值區間,隻有具備價值投資的股票,才能真正為投資者及股東帶來可觀的回報。而沒有業績支撐的,往往也是隻有退潮後,才知道誰是裸泳。

從每股收益及流動比率上看(如下圖),信達生物的每股收益情況是四者中最高的,但相對的股價表現上,估值水平也是高於其他未盈利生物製藥公司。而流動比率上看,信達生物的流動比率是四者中最低的,這也意味著短期償債能力或者是變現能力方面,是弱於其他未盈利生物製藥公司。

從股價與權重指數對比上看,信達生物的股價均高於權重指數不少。截至2018年11月30日,信達生物近一個月的股價漲幅為48.6%,遠高於同期的香港恒生指數(漲跌幅為7.82%)及醫療保健(1.72%)。

結語:

對於信達生物與和記黃埔醫藥發起的全球戰略合作,是有利於雙方取長不短,整合自身技術優勢,從而推動企業業務的高速發展是有刺激作用的。反觀信達生物目前的股價及短期償債能力上,併沒有具備強勁的業績支撐其股價走高的推動力。對此,在企業還未完全打造出長期的有效的盈利模式下,投資者務必防範股價不確定風險的發生。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

11月13日
【醫藥探針二】康臣藥業:業績雖然好,隱憂也不少!
11月13日
【醫藥探針三】治癌的曙光?已獲二輪融資的基石藥業擬赴港IPO
11月12日
【醫葯探針一】石藥集團(01093-HK)拓展腫瘤藥戰線 能否挑戰龍頭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