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探針三】治癌的曙光?已獲二輪融資的基石藥業擬赴港IPO

日期:2018年11月13日 下午4:07作者:覃漢計 編輯:賀秋霞
【醫藥探針三】治癌的曙光?已獲二輪融資的基石藥業擬赴港IPO

今年以來,虧損的生物醫藥公司扎堆赴港上市已成為資本市場的一大奇觀。

近24年以來意義重大的港股上市製度改革於今年4月份落地後,多間未盈利的生物醫藥企業開展了浩浩蕩蕩的資本市場之旅。截至今年10月底,先後已有歌禮製藥(01672-HK)、百濟神州(06160-HK)等4家生物醫藥企業陸續登陸港股市場輸血,融資總額超過150億港元。

除了已上市的生物醫藥企業外,目前還有君實生物、信達生物等企業在近期提交了聆訊資料,以沖刺香港資本市場。

而就在中國內地屬於年輕人的狂歡日——“雙十一”購物節來臨之際,國內致力於腫瘤免疫藥物開發的基石藥業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書。基石藥業:購物固然重要,但是為人們健康服務更重要!

專攻腫瘤免疫治療,在研管線豐富

基石藥業於2015年底成立,是一家處於臨床階段的研發驅動型生物製藥公司,專注於開發及商業化創新腫瘤免疫治療及分子靶向藥物,在蘇州和上海分別以基石藥業(蘇州)和拓石藥業(上海)運營。

招股書同時披露,WuXi Ventures是基石藥業唯一原始股東。除WuXi Ventures之外,總部設立於美國的臨床前階段公司Life Mine和主攻IT資訊及服務行業的醫療服務供應商PICA Health擁有控股權益。主要股東還包括博裕資本、正則原石等。

目前,基石藥業已建立以腫瘤學為重點的產品管線,其策略重點為腫瘤免疫治療聯合療法。產品管線中已有14種候選藥物,其中全長、全人源IgG4抗程序性死亡配體(PD-L1)單克隆抗體PD-L1抗體CS1001是核心候選產品,臨床進展領先。

自成立以來,基石藥業已就五種候選藥物遞交十項IND申請,並就四種候選藥物取得九項IND批准,包括兩項來自美國FDA,CS1001(PD-L1抗體)及CS1003(PD- 1抗體)。公司的研究團隊將繼續推動管線中的六種臨床前候選藥物至IND。

來源:港交所

從管線上看,基石藥業共有14種在研藥物,包括8款正處於臨床階段,6款處於臨床前研究階段。其中進入註冊性臨床試驗階段的產品有4款是從國外授權引進,基石藥業具有它們在大中華區的的臨床開發與商業化權益。

在業務模式上,基石藥業通過臨床設計及臨床實踐能力來進行臨床開發,而臨床開發一直是於中國開發創新藥物的瓶頸。當前,免疫檢查點蛋白的抗體抑製劑使用已成為成功的癌症治療方法。基石藥業是中國唯一一家三種腫瘤免疫治療骨幹抗體均已進入了臨床階段的公司,且研究的候選藥物從免疫檢查點抑製劑延伸到靶向藥物。

治癌的曙光?基石藥業共獲4.12億美元融資

在剛成立3個月之後的2016年3月,還未正式開展業務的基石藥業就已名聲鵲起,當時獲得A-1系列至A-3輪融資,合共籌資高達約1.5億美元,打破了行業的記錄,成為當時國內新藥研發初創企業融資規模最大的案例。

本輪融資後,基石藥業將繼續推動多個在研產品的臨床研究,進一步通過自主研發及合作引進拓展公司產品管線,同時吸引並培養優秀醫藥人才。

得益於資本的加持,2017年10月,基石藥業全長、全人源PD-L1(CS1001)的I期臨床試驗啟動,並在中國首次對患者用藥。除此以外,基石藥業擁有CS1002的全球開發權利,公司擬開發該候選藥用於黑色素瘤、非小細胞肺癌和腎癌等多種實體瘤患者的治療。

今年4月,基石藥業迎來B輪融資。本輪融資額更巨大,共計完成2.6億美元的B輪融資,成為迄今為止中國生物醫藥領域B輪最大的單筆融資。短短兩年時間獲得高達共計4.12億美元的兩輪融資額,在業內引起了極大關注,基石藥業也因此名聲大震,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於其本次沖擊港股資本市場。

財華社注意到,基石投資A輪投資方為元禾原點、博裕資本及毓承資本,B輪投資方由主權財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領投,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雲鋒基金等多家我們耳熟能詳的風投機構,元禾原點、博裕資本及毓承資本亦有繼續跟投。

從投資邏輯上來看,醫療健康領域屬於投資前景較好的行業,其行業性質決定了它不太會有大起大落的情況,因此醫療健康行業市場空間是巨大的。而在談癌色變的如今,基石藥業正是在當前癌症醫療仍無重大進展的節點上不斷尋求突破,暫且不說未來能否成功,不斷推動多個在研腫瘤免疫產品的臨床研究,已經讓基石藥業在醫療界獲得了肯定及關注。因此,4.12億美元的融資對基石藥業來說,值得期待。

三大風險不可小覷

吸金能力強,並不代表著毫無風險。基石藥業並不會一帆風順,目前面臨著三大風險。

1、融資風險。腫瘤藥物的研發需要燒錢,4.12億美元的融資並不能讓一家尚未有商業化產品的生物醫藥公司立足。

基石藥業在招股說明書中也坦言,公司依賴股權融資提供運營資金,倘若融資渠道遇阻或者候選藥物未能成功商業化帶來收益,將會對公司運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值得留意的是,基石藥業自成立以來沒有產生任何業務上的收益,其他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不到4000萬元(人民幣,下同),不及當年研發開支的10%,連行政開支都無法維持。因此,若融資來源中斷,經營風險可想而知。

來源:港交所

2、虧損連連且依賴第三方進行臨床研究。還未處於成熟階段的生物醫藥公司在財務上不亮眼,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同時也是一個潛在的風險。

如上圖所示,基石藥業虧損額由2016年的2.46億元擴大至2017年的3.09億元。 2018年加大識別及開發新的候選藥物以推進臨床階段,目前研究團隊正在繼續推動六項臨床前資產進入IND階段,其餘的CS1003(PD-1抗體)、CS1002(CTLA-4抗體)等項目也剛進入一期階段。研發費用空前之大,造成2018年上半年研發開支同比增加4倍至5.1億元,虧損額也達到7.18億元,同比增加逾5倍。

研發費用大幅增長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基石藥業此前與A股上市公司康名藥業(600518-CN)附屬公司康名藥業上海訂立的研發CRO合約,康名藥業上海負責進行臨床研發活動,基石藥業需向康名藥業上海支付研發服務款,這令基石藥業2018年上半年產生了3.49億元的許可費,而此前並無許可費,且第三方合約成本也同比增長42.68%,達1.17億元。

基石藥業研發開支明細(來源:港交所)

由此可見,虧損連連並呈擴大趨勢的最主要原因並不是基石藥業自身創造的,而是讓康名藥業收入囊中了。這也是“囊中羞澀”的基石藥業除了借助港股上市製度改革東風而擬上市融資的另一大原因,畢竟自身賺不到錢,僅僅收穫了聲譽對公司的長遠來說並不值得慶祝。

3、候選藥物開發及商業化受成本高昂影響。成本高昂,是醫藥尤其是腫瘤藥物領域不得不面對的現實,藥物的初期研發費用已不必再重複。臨床試驗方面,在候選藥物的銷售取得監管批准前,基石藥業必須進行各種臨床試驗,以證明候選藥物對人體的安全性及有效性。因此,公司有可能在臨床試驗時出現問題引來監管,這將會對公司產生額外的臨床試驗成本,推遲完成甚至無法完成候選藥物的開發及商業化。

目前,公司的CS1001已經處於三期臨床,以及給出了時間計劃表,該藥物有望快速推出;今年6月,基石藥業獲得在大中華地區開發及商業化四種分子靶向化合物的獨家許可,目前正準備在中國進行臨床開發。這對於公司產品成功商業化及獲取收益十分關鍵,能不能保證處於臨床試驗較後階段的候選藥物能展示出理想的安全性及功效特性需由時間來證明。

財華網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為財華網及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未經許可,禁止進行轉載、摘編、複製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

如有意願轉載,請發郵件至content@finet.com.hk,獲得書面確認及授權後,方可轉載。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