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金融】GPI指數跟蹤:可再生能源獲得綠色金融重點支持

日期:2019年4月23日 上午9:51

作者:魯政委 , 錢立華 , 方琦

 

近年來,我國可再生能源行業經曆了高速的發展,但卻過度依賴國家補貼,隨著補貼逐漸退坡,行業也將面臨洗牌。從2018年GPI指數的走勢也可以看出,在2018年5月光伏新政出台後,可再生能源行業景氣度出現了大幅的下降。今年以來,光伏行業政策有所緩和,可再生能源行業GPI景氣指數也有所回暖。

 

可再生能源行業的發展是我國綠色發展的重要内容,也是綠色金融的重點支持領域,近幾年,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和綠色保險等方面都有支持可再生能源行業發展的豐富實踐案例。未來,隨著可再生能源行業補貼的退坡,綠色金融對可再生能源行業的支持預計也將顯得更加重要。

 

 

GPI指數、可再生能源、綠色金融 

2019年4月1日,興業研究發布了2019年3月(總第十五期)“興業綠色景氣指數(GPI)”。該指數由興業研究和興業銀行綠色金融部共同開發,基于對興業銀行綠色金融客戶調研結果編制,並于每月1日發布,旨在全面、細致、系統地揭示綠色産業的發展現狀、研判産業熱點領域和發展趨勢、感知綠色産業發展中的痛點,為綠色金融和綠色産業的發展提供助力[1]。

 

一、綠色産業本月表現

 

1、GPI指數表現

 

2019年3月GPI指數顯示,綠色産業景氣指數持續增長,産能利用率、庫存、從業人員指數均有所上升,同時企業投資並購意願也大幅提升,反映出綠色産業對未來的積極預期。但是,新訂單指數卻不增反降,短期綠色産業需求不及預期。

2、市場數據表現

 

股市方面,自2019年3月1日至4月19日,環保板塊上漲了11.44%,漲幅高于同期滬深300和中小板指數的9.89%和9.94%。從子板塊來看,節能、大氣治理、固廢、環境監測、汙水處理板塊分別上漲了16.97%、16.17%、12.31%、11.47%和11.12%。

二、綠色金融支持可再生能源的實踐

 

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前提,我國可再生能源行業也在近年來經曆了高速的發展,但高速發展離不開政策的大力支持,過去我國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過度依賴國家補貼,隨著補貼逐漸退坡,行業也將面臨洗牌。從2018年GPI指數的走勢也可以看出,在2018年5月光伏新政出台後,可再生能源行業景氣度出現了大幅的下降。今年以來,光伏行業政策有所緩和,擬引入市場競爭機制,通過競價獲得補貼指標。在此背景下,可再生能源行業GPI景氣指數也有所回暖。

 

可再生能源行業的發展是我國綠色發展的重要内容,也是綠色金融的重點支持領域,近幾年,在綠色信貸、綠色債券和綠色保險等方面都有支持可再生能源行業發展的豐富實踐案例。未來,隨著可再生能源行業補貼的退坡,綠色金融對可再生能源行業的支持也將顯得更加重要。

 

1、可再生能源發展現狀

 

發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前提,目前全球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規模不斷擴大,應用成本快速下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已成為許多國家推進能源轉型和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途徑,也是我國推進能源生産和消費革命、推動能源轉型的重要措施。目前,應用規模較大、發展較快的新能源産業是風力發電和光伏(太陽能)。

國際可再生能源署(IRENA)在2018年1月發布的報告,全球陸上風電度電成本區間已經明顯低于全球的化石能源,陸上風電平均成本逐漸接近水電,達到6美分/千瓦時,2017年以來新建陸上風電平均成本為4美分/千瓦時。國際可再生能源署(IRENA)預計隨著技術進步,2019年全球成本最低的風電和光伏項目的度電成本將達到甚至低于3美分/千瓦時,成為最經濟的綠色電力。可再生能源相較化石能源已具備絕對的成本競爭力,將主導未來能源行業的新增投資。

 

我國風力發電始于20世紀50年代後期,至今已經曆了兩輪高速發展時期,第一階段從2005年開始,到2010年結束,之後經曆了兩年的調整,從2013年年中開始,我國風電行業開始了新一輪有質量的增長,並在2015年創新高,隨後受前期搶裝透支需求的影響,2016、2017連續兩年裝機下滑,但2017年又開始回暖,2018年風電發電新增設備容量為2100萬千瓦,同比增加8%,風電産量3253.2億千瓦時,同比增加20.7%。根據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底,全國風電並網裝機確保達到2.1億千瓦以上;並網風電的主要指標是年産能量達到4200億千瓦時。從年産能量來看,2020年達到4200億千瓦時的指標,目前還需要15%左右的年複合增長率,風電産量將保持穩步增長。

我國光伏發電行業在近年來同樣經曆了高速的增長,特別是在2013年之後,我國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推動了國内光伏發電行業的快速發展。這一時期,中國光伏新增裝機量引領世界,需求向中國轉移趨勢明顯。産能轉移疊加需求轉移,光伏行業主導權開始轉移到中國。根據可再生能源發展“十三五”規劃,到2020年底,全國太陽能發電並網裝機確保實現1.1億千瓦以上,光伏發電的年産能量需達到1245千瓦時。2018年底,光伏發電量為894.46億千瓦時,未來兩年的年複合增長率或將達到18%。

2、“平價上網”來襲,風電、光伏發展面臨“去補貼”浪潮

 

根據發改委和能源局《關于積極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無補貼平價上網有關工作的通知》的政策解讀,“十三五”以來,我國可再生能源規模持續擴大,技術水平不斷提高,開發建設成本持續降低。據統計,2017年投産的風電、光伏電站平均建設成本比2012年降低了20%和45%[2]。在可再生能源消納狀況持續好轉的環境下,項目的經濟性穩步提升,為國家補貼退坡、緩解補貼資金壓力創造了有利條件。2017年8月,國家能源局在河北、黑龍江、甘肅、甯夏、新疆五省區啓動了共70萬千瓦的風電平價上網示範項目,目前正在穩步推進建設。2018年3月,國家能源局複函同意烏蘭察布風電基地規劃,一期建設600萬千瓦,不需要國家補貼。同時,光伏領跑者項目招標確定的上網電價已經呈現出與煤電標杆電價平價的趨勢。隨著風電和光伏發電技術進步,“十四五”初期風電、光伏發電將逐步全面實現平價。

 

風電上網電價補貼退坡,從標杆電價階段過渡至競價配置階段。從2014年起風電已經經曆了三次下調上網標杆電價,目前大部分地區風電與火電的差價已縮小至0.2元以内,離能源“十三五”規劃中到2020年實現風電平價上網的目標已十分接近。根據BNEF預測,2018年全球累計新能源競價項目容量預計達到171GW。未來中國風電市場實施競價機制將為全球風電市場化帶來新的增量。

2019年1月9日,國家發改委、能源局發布《關于積極推進風電、光伏發電無補貼平價上網有關工作的通知》。政策給予了風電平價上網項目諸多優惠,主要有:1)不限規模、不占用補貼指標;2)過網費明確,僅執行項目所涉及電壓等級的配電網輸配電價;3)省級管理,隨時批複,可享受地補;4)保障優先發電和全額保障性收購,20年固定電價,穩定收益預期;5)享受出售綠證收益;6)國開行、四大行可開發適合項目特點的金融産品進行支持。平價上網政策勢必降低風電非技術成本,風電 EPC 成本有望下行,風電度電成本將繼續下行。

 

光伏行業從悲觀到曙光,開啓平價上網進程。光伏行業在2018年出現了巨大的動蕩,行業經曆了531新政極度悲觀後,在1102光伏座談會和平價上網新政落地後,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隨著行業産品價格的斷崖式下跌導致度電成本快速下降,光伏行業已經開啓了平價上網的進程。

 

2019年2月18日,能源局召開光伏企業座談會,會議透露出今年我國光伏發電建設管理工作將有重大機制創新[3],擬引入市場競爭機制,以競價換補貼,補貼定規模:一、“量入為出”,以補貼額定裝機量。二、明確將光伏項目分為需要國家補貼和不需要國家補貼項目。三、首次將戶用光伏單列並給予單獨規模,實施固定補貼。四、解決去年戶用光伏531政策的遺留問題。

3、綠色金融支持可再生能源發展

 

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項目在建設方面具有重資産、建設周期較長的發展特點,在其發展初期,市場規模和生産規模都比較小,初始投資比較高,需要穩定有效的投融資渠道予以支持,並通過優惠的投融資政策降低成本。綠色金融可以為新能源産業的發展提供一條便捷高效的融資渠道,對支持新能源産業的發展,解決融資問題有著重要的意義,以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保險為代表的綠色融資工具將助力新能源産業的發展。

 

以銀行信貸為例,銀行往往更加願意向信用評級高的或者處于成熟期的企業,由于新興産業往往意味著較高的風險,因此其融資渠道可能變窄,但是由于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重要的戰略地位以及其“高效、清潔”的特征,可再生能源已成為全球能源轉型及實現應對氣候變化目標的重大戰略舉措,支持新能源發展的政策密集出台,無論是政府還是個人對新能源的發展都高度重視,因此新能源成為綠色金融重要的支持對象,隨著新能源技術的成熟,發展支持政策體系逐步完善,以及市場份額不斷上升,綠色金融對新能源的支持力度預計將持續增大

 

(1)綠色信貸

 

根據銀監會披露的《21家主要銀行綠色信貸情況統計表》,與新能源或可再生能源相關的有兩類指標,一是可再生能源及清潔能源項目,下分為6個子項,分別為太陽能項目、風電項目、生物質能項目、水力發電項目、智能電網項目以及其他可再生能源及清潔能源項目;第二個相關指標是戰略新興産業中的新能源制造端貸款。

 

貸款余額自2013年以來持續增加,主要以水電、風電和太陽能為主。從不同分項目的綠色信貸余額看,2013年6月末到2017年6月末,太陽能項目的綠色信貸余額增長了307.34%,風電項目增長114.38%,智能電網項目增長108.74%,其他可再生能源及清潔能源項目增長67.50%,而相對而言,生物質能項目、水力發電項目的信貸余額增長則分別僅為42.49%、21.52%,低于總體水平。截止2017年6月,綠色信貸中可再生能源及清潔能源項目的貸款余額為16103.17億元,其中規模的是水力發電項目,7535.77億元;規模第二大的是風電項目,4731.48億元;規模第三大的是太陽能項目,2018.55億元;規模第四大的是其他項目,金額為1279.65億元;規模第五大的是智能電網項目,金額為333.34億元;規模最小的為生物質能項目,金額為204.38億元。

 

戰略新興産業項目下的新能源制造端 的貸款余額也呈現遞增趨勢,但2017年6月的貸款余額為8353.47億元,較2016年12月末有所減少。

(2)綠色債券

 

根據“貼標”綠色債券發行的募集說明書以及第三方綠色認證評估報告等公開信息,對綠色債券募集投向進行統計研究,考慮到銀行發行的綠色金融債在資金投放完畢前募投項目不能確定,因此僅對非金融企業發行的綠色債券進行統計分析[4]。2018年非金融企業綠色債券發行共計73只,明確披露資金投向的有70只,募集資金規模共計739.59億元,其中投向清潔能源的資金為219.9億元,占比約為29%。

 

近年來,國家在新能源領域的利好政策和資金投入逐步加大,與此相對應,2018年非金融企業綠色債券募集資金用途主要集中在清潔能源和清潔交通領域,資金投放占比合計達47%。未來20年,風電、光伏將成為主力非化石能源,風光的總裝機量還有廣闊的發展空間,因此在未來一段時間内,清潔能源領域的投資預計會持續加大。

(3)綠色保險

 

風力發電、光伏發電等新興産業日常生産經營中的保險風險管理需求,既有與其他企業類似的需求,如企業財産損失保險需求、營業中斷損失保險需求、雇主責任保險需求等,也有其特殊需求。例如,天氣變化會給風力發電企業、光伏發電企業的生産經營帶來重大影響,風速的高低會影響風力發電企業的發電能力,太陽輻射的強弱會影響光伏發電企業的發電能力。若天氣條件在較長的時間内持續處于不理想狀況,就會對風力發電企業、光伏發電企業的年度收入造成不利影響。針對這一新的風險管理需求,保險機構開始探索研發風力發電指數保險、太陽輻射指數保險,為這類企業因天氣原因導致的收入損失提供保障。在幫助風力發電企業、光伏發電企業平滑年度企業經營結果的同時,也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為這類企業提供融資增信[5]。

 

首例太陽輻射發電指數産品。2014年11月,瑞士再保險企業業務部與永誠財産保險公司共同合作,為上市公司協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設計了太陽輻射發電指數産品。保險合同約定,當所投保的太陽能光伏電站因保險期間内太陽輻射不足,導致發電量減少,保險人將承擔賠償責任。這是國内太陽能光伏電站首次利用太陽輻射發電指數保障其發電收入[6]。

 

風力發電指數保險成效初顯。由瑞再企商保險有限公司和永誠財産保險合作開發的風力發電指數保險産品2014年出現首次賠款,賠款金額近80萬元,賠付率約260%。該保單的投保人為河北某風電企業。保單2014年1月1日生效,保險期間一年。保單約定,一旦保險期間因不利風力條件的原因導致發電量低于實現確定的水平,保險公司即給予賠償。瑞再企商保險有限公司透露,由于是第一年試點,該風電場只投保了十分之一的份額,即每度電賠償5分錢;如果全額投保,該風電場可獲得近800萬元的賠款。

 

保險資金具有期限長、追求穩定收益等特點,綠色投資項目多是中長期項目,因此從資産負債管理的角度,保險資金是非常適合進行綠色投資的資金。

 

三、綠色領域重要政策新聞動態

注:

[1]關于最近一期GPI指數的具體介紹,請參見2019年3月1日發布的《興業研究綠色金融報告:訂單疲弱無礙綠色産業景氣繼續改善——興業綠色景氣指數(GPI)報告(2019年3月)》。

[2]http://www.nea.gov.cn/2019-01/10/c_137733708.htm

[3]https://www.fx112.com/news/517765.html

[4]東方金城2018年綠色債券市場報告

[5]http://www.sohu.com/a/254843010_165970

[6]http://guangfu.bjx.com.cn/news/20141210/571832.shtml

特別提示:本報告内容僅對宏觀經濟進行分析,不包含對證券及證券相關産品的投資評級或估值分析,不屬于證券報告,也不構成對投資人的建議。



長按上方二維碼關注我們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魯政委世界觀

興業研究宏觀團隊,由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老師領銜,研究領域覆蓋宏觀經濟、貨幣市場、匯率、貴金屬、大宗商品、綠色金融、金融監管等。打造宏觀研究深度分析與交流平台。

相關文章

4月18日
【宏觀經濟】揭開工業增加值高增之謎—評2019年3月增長數據
4月17日
【金融監管】“穩增長”與“防風險”的平衡—2019年第一季度金融監管回顧與展望
4月15日
【金融監管】銀保監會開展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監督檢查工作—監管政策周報
4月2日
【貨幣市場與流動性】美國利率倒挂與國内貨幣市場利率—貨幣市場與流動性季報
4月1日
【宏觀經濟】節後複工的就業去哪了?—評2019年3月PMI數據
3月31日
【外匯市場】等待基本面指引方向—2019年第二季度人民幣走勢前瞻
3月22日
【外匯市場】“鴿”聲嘹亮,美元承壓—評3月美聯儲議息會議
3月21日
【綠色金融】GPI指數跟蹤:”股“隨”綠“動
3月19日
【外匯市場】本外幣跨境資金池納入統一管理—評《跨國公司跨境資金集中運營管理規定》
3月18日
【宏觀經濟】“幾家擡”就業—總理記者會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