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loud 下一站,不是技術升級而是戰略轉變

日期:2019年4月10日 下午12:25
Google Cloud 下一站,不是技術升級而是戰略轉變

今年的 Google Cloud Next 並沒有過多著墨在産品技術的更新和叠代上,而是把與大企業合作的決心擺上了台面。

Google 一年一度雲業務的「重頭戲」于 4 月 9 日在舊金山開場,面向 30000 名觀衆,Google CEO 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第一個走上台來。他首先宣布在韓國首爾和美國鹽湖城地區的兩個新的雲服務區域(cloud region)將在明年投入使用,以及到 2020 年,Google Cloud 將在全球拿下 23 個區域的野心,「雲計算是 Google 最大的投資之一。」皮查伊說到。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 視覺中國

照比去年,今年的 Google Cloud Next 並沒有過多著墨在産品技術的更新和叠代上。相比之下,Google 更多著墨于同大企業的合作。全新混合雲平台 Anthos 幾乎是開場演講唯一的技術亮點。

全新混合雲平台

去年前任 CEO 黛安·格林(Diane Greene)站台時,Google 發布了一種混合雲服務方案——Cloud Services Platform(CSP),企業同時在 Google 雲上和企業内部環境中進行部署。

而在今年,走馬上任近半年的托馬斯·庫里安(Thomas Kurian)說,雲業務客戶想要三種東西,第一是混合雲,其次是多重雲,最後是一個操作簡單,並且能用相同的方式跨多重雲保護和管理工作負載的平台。

為了滿足客戶的需求,Google 發布了一款基于 CSP 之上全新命名的混合雲平台——Anthos。Anthos 可以基于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GKE)在 Google Cloud Platform(GCP)上使用,或者 GKE On-Prem 在本地數據中心上使用。企業能跨越 Google Cloud 和本地服務器管理數據,甚至托管在亞馬遜 AWS 和微軟 Azure 上,實現在不同平台之間的數據遷移。

Google Cloud CEO Thomas Kurian | 視覺中國

由于采用的是開放標准,開發者可以將本地的應用程序轉移到雲上,無需進行修改,不需要開發人員學習不同的環境和 API。另外,Anthos 由 Google 管理,能自動獲取功能更新和安全補丁。Google Cloud 産品管理總監 Jennifer Lin 就在現場展示了 Anthos 如何管理亞馬遜 AWS 資源。她指出,客戶不必重寫代碼就可以在另一個雲服務上運行,這可以為客戶在談判新的雲服務合同時提供優勢。

「一次寫好,哪都能跑」(Write once, Run anywhere)是 Google 在這一屆 Google Cloud Next 開發者大會給出的承諾。

針對 Anthos,Google 發布了測試版的 Anthos Migrate,這項服務能將運行在本地或者其他雲提供商里的虛擬機自動遷移到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GKE)容器里。如果這項服務能順利運行,那麽對于那些擔心極其重要的應用會在遷移中損壞的公司來說,Anthos Migrate 將會是既便利又低風險的渠道。

此外,Google 還宣布了自家無服務器計算堆棧(serverless compute stack)的最新成員——Cloud Run,這款産品目前正處于測試階段。對開發人員來說,他們往往只能在方便的、速度快的無服務器架構和更靈活的、提供可移植性的容器(container)中做選擇,而 Google 正在努力調試出能兼具無服務器架構和容器這兩者優點的産品。

據 Google 介紹,有了 Cloud Run,客戶「可以運行無狀態的由 HTTP 驅動的容器,而不用擔心基礎設施(infrastructure)」。

重心的轉移

Pichai 介紹庫里安上台時打趣道,「庫里安的個人工作效率正在挑戰 G Suite 和 Google Calendar 的極限。」此前,庫里安就曾經公開表示 Google 雲業務今後的計劃:擴充銷售團隊,專注電信、零售、保健、金融等垂直領域,與成熟的大型企業合作。而這次 Google Cloud Next 上,庫里安更是「說到做到」,請到不同領域中的「頭部」來站台。

飛利浦 CIO Alpna Doshi 上台提到 Google Cloud 對飛利浦的生命科學和醫療保健相關業務的幫助。對于醫療機構來說,醫療數據對醫生對患者的決策非常重要,而有了 Google Cloud,數據得以上雲,加上 AI 和機器學習的加持,這些數據將被更有效率地應用。對于一個擁有 127 年曆史的老企業,Google 這家技術過硬的「年輕公司」可以說幫上了大忙。

飛利浦 CIO Alpna Doshi 和 Thomas Kurian | 視覺中國

為了幫助解決集成問題,Google 一直在與合作夥伴合作。發布會上,Google 宣布了 30 個硬件、軟件和系統集成合作夥伴,包括思科、惠普企業、VMware、英特爾、戴爾、聯想等。做好企業關系,也正是格林任職期間 Google 雲業務需要補齊的「短板」。

除此之外,Google 還宣布了另一項與企業間的合作,將與聚焦數據管理和分析業務的領先開源公司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系,比如 Redis Labs、Confluent、DataStax 等等——Google Cloud 將變得更加開放。這些公司的服務將集成到 Google Cloud 平台中,最終在同一個界面上呈現,方便客戶管理他們的應用。Google 和這些公司的目標是讓客戶「以雲原生的方式,輕松使用開源技術」(use open-source technology easily and in a cloud-native way)。

「對開源軟件公司來說,開源變現一直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在雲時代更是如此……Google 選擇和與其他雲供應商完全不同的方式——合作。這對開源社區來說,是個好消息。」數據庫開發商 Redis Labs 的 CEO Ofer Bengal 說道。

追趕的雲業務

從 Synegy Research Group 發布的 2018 年 Q4 全球雲基礎設施服務市場份額來看,亞馬遜和微軟各占 34% 和 15% 的市場,Google 占 7%。Canalys 給出的數據也相差無幾,截止去年第四季度,亞馬遜的市場份額為 32.3%,排名之後的微軟和 Google 占據 16.5% 和 9.5%。

「Google 在雲收入永遠排行第三,他們必須引入一些獨特的東西,比如多重雲計算,讓企業能夠跨越 AWS、Azure、IBM 遷移數據,這才是企業想要的。」Moor Strategy & Insights 分析師帕特里克·摩爾海德(Patrick Moorhead)說道。

正如 Google 工程副總裁 Eyal Manor 在開場演講中提到,80% 企業的工作負載還不在雲端,他預計其中 88% 的企業將選擇混合雲技術遷移數據中心。所以這既是挑戰,也是機會。Google 高級副總裁烏爾斯·霍爾澤勒(Urs Holzle)也表示,讓企業在多重雲上運行是一個能夠逆轉形勢的動作。

早已在公有雲市場占絕對領先地位的亞馬遜,去年正式推出混合雲 AWS Outposts,將 AWS 引入本地數據重心。微軟也是在 2017 年就布局 Azure Stack 私有雲,IBM 更是通過收購紅帽守住混合雲的「自留地」。庫里安能帶領 Google Cloud 在雲計算抵達何處,這還是一個未知數。

演講中新掌門庫里安幾次提到了 Google Cloud 的願景,成為「全球規模的分布式基礎設施、數字化轉換平台、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解決方案」。那個曾被衆多媒體質疑帶有太強烈技術基因的 Google Cloud,已經在三位女性高管紛紛離職後,逐漸脫下了人工智能的華麗外衣。

責任編輯:宋德勝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有快聞、也有洞見;有腦洞、也有思考。

相關文章

4月10日
傳華為將向蘋果出售 5G 芯片;京東宣布實施核心高管輪崗計劃;小米去年賺 134 億,雷軍年薪百億 | 極客早知道
4月9日
如何在一周内收獲 GitHub 的 5000 顆星?
4月9日
尋找 AI 醫療商業元年
4月9日
拼多多否認蘋果停供,補貼無上限;抖音音樂授權即將到期;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霁翔退休 | 極客早知道
4月8日
商業火箭發射一場兼顧技術、市場和情懷的持久戰
4月8日
Lark 上線,字節跳動 toB 行軍圖成型
4月7日
産品太多?Google 打了個響指〡清明特輯
4月3日
《黑客帝國》上映二十年了,我們仍在不斷逃避現實
4月2日
半年十萬付費用戶,十個人的小公司是怎麽賣知識付費産品的?
4月1日
不過愚人節的微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