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樣的城市有底氣說:不怕房價跌

日期:2019年1月23日 下午3:11
什麽樣的城市有底氣說:不怕房價跌

文 / 巴九靈(微信公眾號:吳曉波頻道)

沒有McCafe,沒有無印良品,沒有漢堡王。

某款地圖軟件里,有人這樣評價柳州。目測是一位來自一線城市的女生,在三線城市感到強烈地不適應。

柳州何止沒有這些。

這里沒有7-11也沒有全家,沒有瑞幸咖啡也沒有喜茶,沒有宜家也沒有Zara,甚至沒有共享單車。

以商業資源、品牌青睐而論,柳州無疑是一座小城市。

2017年末常住人口400萬,位列全國百名開外;當年地區生產總值2755億,位列全國第79名;以基礎經濟指標而論,柳州也無疑是一座小城市。

但小巴幾乎是懷著朝聖般的心情來到這里的。

因為這里是「中國神車」的故鄉,中國五大汽車城之一,全國唯一擁有上汽、一汽、東風、重汽四大汽車集團整車廠的城市,人均汽車生產量全國第一。

小小一片土地上,誕生了五菱、寶駿、東風乘龍、柳鋼、柳工、金嗓子、兩面針、花紅藥業等諸多品牌,還有中國第一座綜合性工業博物館。

你說這樣一座把實業當成信仰的城市有多可愛?

在一次企業家代表座談會上,柳州市委書記鄭俊康曾說:「我不希望房價高,我希望房價穩定或者降下來。我也不怕房價跌,因為我們柳州有實業在支撐。」

你說這樣一座把實業當成底氣的城市有多可愛?

而且柳州併非以鋼鐵水泥為底色,這座喀斯特地貌上的山水之城,主色調是綠色的,到了春天是粉色的,常年位列「中國十佳宜居城市」。

你說這樣一座明明可以靠顔值,卻偏偏要拼實業的城市有多可愛?

因此我跨過江河山嶽,來到柳州。

 在中國,發展得好的城市大約有三類:1.直轄市、省會城市;2.沿海城市;3.資源型城市。

你把一二線城市在腦海中過一遍,不符合上面三類的大概隻有蘇錫常,而這三座城市的地理位置,甚至比一些沿海城市更好。

固然,城市的勝利都是人的勝利,但不得不說,很多城市就是近水樓台、向陽花木。

而柳州三不沾:非省會、不沿海、沒資源。

天時地利一應俱缺,曾有過一段時間的鐵路樞紐地位,後來也逐漸弱化。

怎麽辦呢?柳州迷茫了很久。

改革開放之初,柳州曾有國企「八大金剛」,依靠建國以來的積澱,發展頗為迅速。其中廣西柳工機械還於1993年在深交所上市,成為大陸首家工程機械類上市公司。

然而到了1990年代中後期,國企「真正走向市場」的時候,陣痛就來了。

那段時間,全國國企的關鍵詞都是抓大放小、優勝劣汰、改組、兼併、破產、下崗。九部委對上海、天津、武漢、沈陽等16座大城市的國企進行調查,發現虧損面高達52.2%,問題叢生。

十四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建立現代企業製度」,眾多國企一臉懵圈,誰都不會。

與此同時,長三角、珠三角的民營經濟和輕工業卻突飛猛進,衝擊著舊物種們。

内困外憂之下,柳州經濟也像很多中西部城市一樣陷入停滞。1995年工業總產值266.5億,2000年居然才328.3億,年均增長4%,還沒剔除通脹因素。

為了改善局面,柳州把很多國有資產都無償劃撥了出去。單看汽車產業,1994年,柳州特種汽車廠作為全資子公司併入一汽;1997年,柳州汽車廠進行股份製改革,東風持股75%,柳州國資持股25%。

這些合資合作項目都算成功,但和「盤活一局棋」還有距離。

直到1998年,已經改名「五菱」的柳州微型汽車廠,想要引入一位大玩家——美國通用汽車。

當時,五菱已是中國微車市場的頭號選手,但是市場佔有率說不上多麽領先,企業内部治理結構、商業模式也比較落後。舉例來說,他們當時仍在各地汽貿店採取賒銷模式,導緻公司應收賬款特别多,經營壓力很大。

如何建立一套現代企業製度呢?五菱想到了引入國外資本和智力。

橄榄枝抛向通用汽車,對方表示出了極大興趣,但有一個問題:政策所限,他們的合資名額隻有兩個(上汽通用、金杯通用),已然用光。

於是通用提出,能不能把上汽也拉進來,將這次新合資作為上汽通用合資的延續。

三方一拍即合,最初計劃是由五菱上市發行B股,上汽、通用通過購買B股進入五菱。然而後來B股市場生變,此計劃不得不擱淺。

這時,廣西、柳州兩級地方政府展現出了極大的襟懷,將75.9%的國有法人股無償劃轉給上汽集團,改組成立上汽五菱,而後通用註入資金,成立上汽通用五菱,上汽持股50.1%,通用34%,五菱15.9%。

有人問:這不是吃虧了嗎?

柳州的態度是:不求所有,但求所在。

之前我不明白,柳州的口號「實業興市,開放強柳」後半句是什麽意思,聽聞這段往事後,我才懂得。

「開放」這個詞很好聽,大家都喜歡說,但事到臨頭,「獨立」「自主」「全資」「控股」這些執念還是繞不過去。

但柳州做到了。

如今回看,此決定極有遠略。上汽帶來了政商資源和行業指導,通用帶來了技術及管理經驗,加上五菱自身的產品實力,公司汽車銷量從2002年的15萬輛增長至2017年的215萬輛,國民車型一款接著一款。

這不是上汽通用五菱一家的成功,他們的產量擺在那里,就能吸引寶鋼、聯合汽車電子、德國大陸等一批國内外配套企業到柳州投資建廠,形成產業集群。

目前,上汽通用五菱在柳州有幾百家供應商,本地化製造率超過55%。

2017年,柳州工業總產值超過5000億元,其中汽車工業佔據一半,如果再加上冶金、機械行業的關聯,整體帶動作用難以估量。

不求所有,但求所在。柳州把「所在」發揮到了極緻。

2018年,廣西、柳州、上汽、上汽通用五菱簽署協議

助力上汽通用五菱攻關智能網聯、自動駕駛,建大數據中心

在新的時代趨勢下實現技術、產品、品牌升級

更重要的是,柳州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不隻是汽車產業之路——這里還有從糖果二廠轉型而生的金嗓子、與復星醫藥合資合作的花紅藥業等等——更是實業之路。

這條路能否走得好是後話,但找到自己的路,已是許多城市不曾體驗過的幸運。

 在漫畫《灌籃高手》里,當中鋒赤木被天才對手打擊到無所適從,臨場產生模仿對手的念頭時,朋友告誡他說:

技巧華麗的河田是鲷魚。赤木,你覺得華麗這個字眼適合你嗎?你是比目魚,隻配在泥巴里打滾!

聽著刺耳,但我常常想把這話送給很多很多中國城市,找不到自己的路的中國城市。

十年前,住建部總工程師王鐵宏曾說,全國20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有183個要建設國際化大都市。

如今,或許應該數一數,又有多少城市要大力發展互聯網產業,要做區域金融中心。

一群比目魚想學鲷魚,或許有人會成功,但大多數的前景令人擔憂。

大潮流之下,就更凸顯出柳州的可愛——它格外務實,就做實業,做自己擅長的實業,做中國需要的實業。

想想看,多少車企在合資之後「靠天吃飯」,外方引進什麽產品就賣什麽產品。皮卡在美國熱銷,就拿到中國來,看起來挺酷炫,卻不想想美國地廣人稀,適合兩個人拉一車貨,中國地廣人稠,需要客貨兩用的車型。

那樣的合資,豈不是什麽都丢了?

相比之下,五菱在合資之時雖然讓渡了股權,卻留下了品牌,留下了技術,於是做出了一代代伴隨中國普通家庭奮鬥成長的汽車。

例如曾經的五菱某車型,開發之初後排隻能放下三箱半啤酒,為了能放下四箱,他們就研究如何拓展車内空間。這個把握用戶需求的能力,讓人歎為觀止。

我問他們,怎麽想到的啊?

他們說:也沒什麽,就是產品快速叠代,用戶提了建議,我們就改進,隻不過我們的品牌、研發團隊都在本地,所以反應很快,不用繞一圈國外。

網友們將五菱宏光稱為「中國神車」,不是沒有道理的。它更懂中國。

而五菱之後的乘用車品牌寶駿,延續著對市場與用戶的忠實,在MPV、SUV領域相繼推出爆款,又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挖掘出用戶對「家庭第二輛車」的剛需,成功推廣純電動汽車。

企業如此,政府亦然。

柳州市委書記曾說:「希望我們的企業沉下心來,安安心心做我們的事,不要像狗熊掰玉米一樣,一會兒搞房地產,一會兒搞農貿……企業家的成長需要經過一代一代的洗禮,這點我們要學德國人、日本人,人家就有很多百年老店,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幹實業就得這樣,我們的企業才能做到行業最尖端。」

這話里透著務實,也隱隱有雄心。

是啊,為什麽非要做中國的矽谷呢?做中國的慕尼黑不好嗎?山清水秀,實業興盛。

望著柳江江景,我忍不住暢想這樣的未來。

 

 柳州的務實得到了時代的獎賞。

2018年,有人說宏觀經濟很冷。

但是柳州市前三季度GDP名義增速14.5%,全自治區第一,全國前列。

2018年,有人說樓市也冷。

但是柳州不在乎,他們的房地產開發投資額歷來不到GDP的15%(中西部崛起城市鄭州、西安、貴陽都在30%左右),而且地產開發主要是做產業新城——柳州高新區的全國綜合排名年年躍升。

2018年,有人說勞動人口斷崖式下跌。

但是在人口流出大省廣西,柳州是唯一一座人口淨流入的城市。目前柳州小學在校生43%是非柳州戶口,初中在校生37%是非柳州戶口,說明他們的父輩——三四十歲的柳州勞動者中,外來人口大緻是這個比例。

想想看,這幾個數字對於一座人口400萬的三線城市,有多麽不可思議。

柳州,一座以實業立身的城市,不僅可愛,還很可靠。

中國當然需要深圳、杭州,需要騰訊、阿里。但你說中國要有更多的深圳杭州、騰訊阿里嗎?小巴覺得不太現實。

但如果說中國需要更多柳州,需要更多「神車」,需要更多實業城市,需要更多理解中國的自主品牌呢?

多多益善吧,多多益善吧。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香港網 (https://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吳曉波頻道

這里匯聚了300多萬認可商業之美、崇尚自我奮鬥、樂意奉獻共享、拒絕屌絲文化的新中產。

相關文章

1月14日
90後人均負債12萬?假的!| 數據辟謠
1月11日
2019年第一份減稅政策落地,價值6000億
1月4日
上市、併購、倒閉潮,直播平台的2018生死劫 | 品牌新事
1月3日
新《電商法》到底動了誰的奶酪,為啥代購圈一片哀嚎
1月3日
吳曉波:預見2019(演講全文)| 吳曉波年終秀
12月28日
吳曉波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