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上午02:50 (香港時間)

77億資産被1折賤賣 審計師請辭 這是間怎樣的香港上市公司?

日期:2016年10月06日 下午10:10

財華社連續幾日深挖一間存在諸多問題的香港上市公司冠軍科技(00092-HK)。

公司資産和股價嚴重不成比例;
大股東私下交易將公司賤賣他人,小股東完全被蒙在鼓裏;
收購公告過于簡單,未交代任何實質內容;
主席于9月30日請辭,于10月1日賣盤;
科技公司突然搖身一變成爲文化藝術公司;
公司存貨激增406倍;
年收入高達60億,竟能5年“零繳稅”。

以上種種,都不禁令筆者驚心,如此奇葩的公司,這麽多年,香港監管機構、審計部門都做了什麽,小股東的利益如何得到保障?

冠軍科技系列報道之一《港股亂象|大股東「1折」賤賣股票 小股東事後「被通知」》
冠軍科技系列報道之二《驚呆了:香港上市公司大股東1折賤賣公司 年收入達60億卻5年不交稅!》

續接上期,財華社記者進一步翻查它曆年的財務報告,終于發現了該集團大股東願意1折賤賣公司的門道。

第一期中講到,冠軍科技大股東簡文樂以0.1528元的價格將27.9%的股份賣給新股東程楊,而冠軍科技截至2016年6月30日,公司資産淨值達77.13億元,相當于每股資産值約1.22元,從這個角度來看,相當于大幅拆讓約87.5%!這不是賤賣還是什麽!

但是,經營了幾十年的簡文樂,真的會以1折的資産價格,「賤價」出讓手上股份嗎? 作爲精明的「稅務專家」簡文樂自然不傻,這是否反映出,這間公司的財務和資産沒有足夠數據作爲投資分析,透明度極低。

爲解疑團,《香港財華社》記者再詳細翻看控股權轉手前3天,才發布的2016年6月底止年度業績公告,赫然發現12頁的公告內有多個不解的賬目,涉及的是以十億元計算的重大轉變。冠軍科技在財務上使盡了「乾坤大挪移之法」,共計四招:

招式一   一個月內簽下多項協議,獲得巨額授權收入

特許權使用費收入錄得急升204%至25.09億元。據公司的解釋,原因是今年4月,集團與多名獨立第三方簽訂協議,授予他們非獨家權利來開發和采用冠軍科技的系統及網絡設計。要知道,這項特許權使用費業務,占該年度總收入的一半,這是什麽樣的系統,什麽樣的網絡設計,前景能如此美好,能在一個月內令人趨之若鹜,簽下巨額協議? 
 
《財華社》記者請教了立信德豪會計師事務所董事林鴻恩,林鴻恩表示,應該查看一下這些特許權使用費收入是一次性付款,或是分期付款?  

冠軍科技的年報顯示,應收賬只有0.37億元,所以我們推斷這筆款項應該已經支付。但究竟是現金支付,還是以物易物?冠軍科技不是轉向文化藝術品業務了嗎? 我們留意到集團的資産負債表上突然增加了數十億元的流動資産,是否跟以物易物的交易有關? 

要知道藝術品有的一文不值,有的卻是天價。

招式二  系統及網絡開發成本巨幅減少了28億

公司系統及網絡開發成本,由2015年度的約29.09億元,縮減至2016年度的0.67億元,爲何一年之間出現達28.42億元的巨額縮減? 公告當中列出了其中15.48億元屬于「減值虧損」,那麽還有10億去哪了?
 
在新股東接手前夕,集團這項核心資産價值大幅縮水,這是爲舊管理層「退出」而鋪路嗎?林鴻恩對此的分析是,能出現這樣的大變動,最大的合理原因是該公司研發出革命性新技術,完全取代了舊技術。

但該公司目前披露的資料和新聞中並未提及有此類新技術誕生。

招式三 公司存貨忽然按年急增406倍

期間冠軍科技流動資産驟升78.7%至87.23億元,主要原因是公司存貨忽然按年急增406倍,由2059.3萬元升至85.55億元;公司收入只是49.8億元,而存貨卻比收入高出71.8%。

什麽存貨這麽值錢?前面提到,該公司的系統産品已經大幅縮減,那麽此類存貨只能是它近年來開始發展的文化産品業務,但據該公司的財務報告,近幾年它的藝術品業務收入下跌,因爲文化産品供應有限,那麽估值不穩定的藝術品應該是少些存貨才是。

冠軍科技稱于2016年6月底的資産淨值達77.13億元,原來大部分都是由這些存貨所組成。簡文樂願意以約一折資産淨值價出售股份,那麽這些所謂85億元的存貨究竟是什麽?是否真的值這個錢?  是自己購買增值所得,還是自己制造所得? 存貨的賬齡有多長,存貨銷售周期有多久?

這些問題恐怕只有作爲“沈香大王”的簡文樂自己清楚了。

招式四  應收款大幅縮減99.2%至0.37億元

期內冠軍科技的應收貿易及其他款項大幅縮減99.2%至0.37億元,相對于報告中稱期內收入高達49.8億元的公司來說,應收賬的比例是否少的誇張? 因爲期內收入同比只下跌了11.2%,而應收款卻大幅縮減99.2%?
 
總括而言,林鴻恩認爲,由于期內集團賬目出現顯著大轉變,例如在存貨、應收賬、授權收入等方面,包括轉變幅度,以至實際涉及的金額,都是數億元以上計算。

目前該公司所披露的信息較爲「單薄」,那麽不如出席股東大會,與管理層直接交流更爲有效。

然而,冠軍科技控股權剛易手,公司董事會內兩位執行董事就已經換了,新執行董事兼主席由新買家程楊出任,另一位新執行董事是廖嘉濂。今年8月,核數師亦由德勤‧關黃陳方會計師行換成了大華馬施雲會計師事務所,德勤請辭是由于雙方未能就2016年6月30日止年度審核費用達成共識。

連德勤這樣的專業機構都未能達成共識而離開,小股東卻要被迫接受,又是何其不公平?

以上爲香港財華社獨家報道。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注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