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7日 下午05:23 (香港時間)

資本金“告急”,華夏銀行利用高溢價定增“補血”

日期:2018年09月26日 下午05:40

商業銀行究竟需要多少資本金才能滿足業務發展需要、才能增強老百姓對銀行的信心、才能滿足監管當局的要求?而關於資本金的多少應考慮的因素又有很多,包括:銀行體制、銀行業務發展現狀及趨勢、風險狀況、國家政策等。目前我國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普遍偏低,伴隨著銀行業監管趨嚴的大環境,銀行資本補充壓力逐漸加大,商業銀行頻頻通過定向增發、發行優先股、可轉債來“輸血”,其背後是銀行業資本金告急的困境。

近日,華夏銀行(600015-CN)公佈《非公開發行普通股股票募集資金使用可行性報告》,擬定向發行累計不超過25.65億股普通股股票,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人民幣292.36億元,扣除相關發行費用後全部用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提高銀行的資本充足率。

三家機構參與高溢價定增

華夏銀行此番定增引發市場廣泛熱議。

根據華夏銀行《非公開發行普通股股票預案》,該行定增發行價格為,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公司普通股股票交易均價的90%與發行前公司最近一期未經審計的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每股淨資產值的較高者。換句話說,華夏銀行此次定增價格取的不是前20個交易日的均價,而是取與最近一期未經審計的每股資產相比的價格高的。

據推算,華夏銀行定增發行價格底價約為11.4元。截至9月26日,華夏銀行盤中最高價格為8.2元/股,市淨率為0.67,在A股上市銀行股中華夏銀行破淨最為嚴重。不僅如此,根據華夏銀行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該行每股淨資產為12.18元。定增價格高於股價,那麼是華夏銀行哪里來的高溢價定增信心呢?

(圖片來源:同花順)

根據公告顯示,參與此次華夏銀行定增的機構分別有:首鋼集團有限公司、國網英大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市基礎設施投資有限公司。財華社發現,目前不持有華夏銀行股份的京投公司將在定增實施後持有華夏8.5%的股份,搖身一變成為華夏銀行的第四大股東。

值得關注的是,雖然本次發行不會導致華夏實際控制權發生變化,但參與的三家機構中首鋼集團與京投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為北京市國資委,定增完成後兩者合計持股比例接近30%。由此可見,是國資背景機構的介入給了華夏銀行高溢價非公開定增的信心。

北京市國資委對華夏銀行的大力支持將有利於推動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同時受股東背景的利好,華夏銀行也將分享地區基建投資提速紅利。看來機構的不在乎“高溢價”定增的介入是謀求長期發展的動力。

選擇股價低迷時定增,意在補充資本壓力

華夏銀行在股價低迷期間毅然決然的實施定增,可見華夏銀行資本金問題已經是迫在眉睫。事實上,資本充足率問題已經困擾華夏銀行很長時間了,此次近300億元的定增也有望解決該行的“燃眉之急”。

根據華夏銀行定增公告可知,截至2018年6月30日,該行合併口徑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分別為 8.06%、9.09%和 11.97%。其資本充足率指標很明顯低於A股上市銀行平均水準,且臨近監管紅線,華夏銀行資本補充壓力顯而易見。

華夏銀行自己也在公告中稱,定增有助於該行進一步提高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對保持資金流動性、提高自身的盈利水準和抗風險能力,滿足日趨嚴格的資本監管標準要求。本次這已經不是華夏銀行第一次通過定增方式進行“補血”資本金,2016年3月該行就已經通過非公開發行優先股的方式募集資金200億元人民幣。

資本金告急就通過定增途徑來“回血”真的能“治本”嗎?

眾所周知,銀行資本金充足是指銀行投資者為了正常的經營活動及獲取利潤而投入的貨幣資金和保留在銀行的利潤。資本比例增加,銀行的安全性也隨之提高。從華夏銀行近兩年的財報中可以看出,華夏銀行資產品質方面壓力較大,僅今年上半年,該行的不良貸款為272.06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26.09億元,不良貸款率1.77%,比上年末上升0.01個百分點,銀行不良率不斷攀升。在不良貸款率上升的同時撥備覆蓋率也在逐漸下降,今年第二季度末為158.5%,環比下降0.6個百分點,逼近監管紅線。

財華社認為,改善銀行資本金定增只是暫時“止痛”方法之一,最根本的還是華夏銀行自身改善銀行的經營管理,從根本上改善銀行不良率,提高撥備覆蓋率,將銀行的各項指標從監管紅線上拉回來。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陸
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
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