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下午08:39 (香港時間)

蔡鄂生:資管管理打破剛兌兌付 要提高資產配置水平

日期:2018年06月10日 下午01:39

中國銀監會原副主席、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學術顧問委員會委員蔡鄂生中國銀監會原副主席、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學術顧問委員會委員蔡鄂生

新浪財經訊 為搭建專業機構投資者與優秀私募管理人之間高效率溝通平台,實現各方多維度交流,由新浪財經、華創證券聯合主辦的第二屆中國私募基金業「金刺猬獎」頒獎典禮暨資產管理高峰論壇於6月8日在北京舉行。中國銀監會原副主席、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學術顧問委員會委員蔡鄂生出席並發表演講。

他表示,資產管理是管的財產,財產不能簡單地用負債率的兌付來考慮,《信托法》、《保險法》都講了,對於財產的經營,有一個字,就是「賠」,現在不讓你所謂的剛兌兌付,不是說你不對投資人的這些東西負責,是要提高你的管理水平,提高管理人的水平和資產配置的質量的水平。

他認為,資管新規出來以後有兩個問題,第一是存量問題怎麼解決。只能逐步解決,關鍵是你的增量、你的發展問題,能不能按照新規的這些具體要求去做。現在大家還在等著細則。如果細則在年底出來的話,2020年要完成這個任務,就剩兩年了。所以,時不我待,不能夠等。你做了那麼多年的資產管理了,資產管理給各家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都帶來了那麼多收益了,你們現在在等什麼呢?提了很多問題和要求是對的,但是這個是要探索的。

蔡鄂生稱,我們現在把現金池跟資產配置有些東西搞混了,但是目前規定是讓你一對一。為什麼一對一呢?因為我們的風險披露、信息披露等等透明度不夠。所以,要讓投資人看到這個現象是什麼,但是實際上他看到的也是皮毛,也不可能那麼專業。

以下為演講實錄:

蔡鄂生:謝謝主持人,謝謝新浪財經和華創證券的邀請。

最近一段時間參加活動比較多,有點不知道該講什麼了。其實我的這種想法跟你們作的差不多,你們現在知道你們該怎麼辦嗎?怎麼幹才符合要求?怎麼幹才能把金融回歸本源?怎麼幹來提高金融的效率?提高你們資產的質量?

剛才我看介紹,大部分都是私人銀行部的頭,現在的私人銀行部跟20年前的儲蓄部有什麼區別?原來你們的銀行都不是私人銀行部,全是儲蓄部、儲蓄處,現在有哪個銀行設部門還設儲蓄處呢?好象沒有,都是公司部、私人部的設置。這種設置本身對於我們銀行來講意味著什麼?我也說不太清楚,但是你們清楚。原來儲蓄部只是個人儲蓄,為什麼把對公業務、私人業務,現在的概念轉成私人業務、公司業務。這些事情說白了都屬於一個發展過程當中的一種變化,哪怕它是一個很小的名稱的變化。由於這個名稱的變化,它的功能也就相應開始發生變化。這種變化,我不知道在座的這些銀行的人你們是如何體會的。

資產新規,當時的一行三會一局,現在的一行兩會一局,屬於部門規章類似的政策文件,它要在中央改革委員會討論通過。通過這件事來講,說明我們現在的資產管理市場上要解決的問題和它未來的發展應該是相當重要的。我認為更重要的在於什麼?在於這個業務如果做不好,對於整個我們的市場秩序和我們的金融市場發展的路徑,以及怎麼按照去年第五次金融工作會議中央所要求的回歸本源、調整結構、提高質量、強化監管,怎麼能達到這種目的?進而實現金融怎麼成為未來發展真正的核心競爭力,怎麼保證金融安全。在我們社會經濟發展過程中,金融建立成一個什麼樣的基礎制度?

從改革開放到現在的發展歷史過程中,一直在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說我們現在的規模大了,增長,但是回到本源的這些東西,是不是完善了?它的基礎是不是牢了?剛才忠明老朋友講了半天套利問題,講得很有意思。監管套利到底對你們機構來講,在監管部門說監管套利的時候,這個詞意味著什麼?而在你們現實生活當中監管套利,對你們來講又意味著什麼?看法、理解都不一樣。不管一樣不一樣,它是一個客觀現實。所以,要回到它的本源來看,這種套利行為屬於什麼?是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還是創新發展過程中的,還是違法亂紀的?按道理來講,違法亂紀最直接的不應該用套利來形容。

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新規出來以後有兩個問題,第一是存量問題怎麼解決。存量問題怎麼解決呢?只能逐步解決,不可能一下子把存量問題解決了,關鍵是你的增量、你的發展問題,能不能按照新規的這些具體要求去做。現在大家還在等著細則。如果細則在年底出來的話,2020年要完成這個任務,就剩兩年了。所以,時不我待,不能夠等。你們在等什麼細則呢?因為你做了那麼多年的資產管理了,資產管理給各家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都帶來了那麼多收益了,你們現在在等什麼呢?提了很多問題和要求是對的,但是這個是要探索的。新規下來以後,它要有一個實踐檢驗的過程,使我們的行為怎麼能夠走到正規的路上去。現在我們有些同志老是對這個不以為然,老是拿現行的制度,有些說我這是表外,這困難、那困難。肯定是有難處,但是有多大的困難,我沒有調研,不好說。但就是因為這種困難的解決,可能不光是資產新規業務發展的一種規範,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於監管制度的設計和整體業務發展的一種規範和完善,可能更有意義。因為大家都要在這種探討當中,不光要解決資管業務的發展問題,同時也要解決、考量監管新規和監管制度對於資產管理業務的法律到監管措施的一種規範制度的形成。

我覺得我們應該從這些角度來去考慮這個問題,非標標準、完表,包括投資人的合格等等都是問題,怎麼辦?我們現在銀行的私人業務部在銀行的地位很高,原來的儲蓄部業務好象是分配到那兒工作的人都覺得我在銀行做的不是認為比較好的信貸那一塊的,現在私人業務部也好,公司業務部也好,機構部也好,你們所做的已經把銀行業務所謂單純的只有存功能的部門,變成了既有發理財產品,又可以搞資產管理配置的部門。盡管你整個部門有一個總體的融合,但是現在私人部門也好,公司部門也好,有你所謂的負債業務和資產業務。

所以,我們現在對於資產新規的管理規定,我認為更重要的還是健全我們市場發展的秩序,來解決我們金融市場發展的結構性問題,以銀行、證券、保險、信托、租賃等等,到底在這個業務當中,和你本身更應該做的業務當中,它們之間的關系是什麼?因為我們資產管理,要按投資人的角度來講,我們現在用的實際上就是歐美的概念,高凈值、超高凈值,不就是看的這種客戶嗎?而我們這種市場條件下,所謂超高凈值的客戶到底有多少?而他那個資管業務的所謂理財產品,它的高凈值和超高凈值,基本上是個人的概念或者叫私人的概念,我們現在的這個管理,實際上有機構的概念。按道理來說,我們的資管部門本身就應該作為一個合格的管理人去把自己的事情搞好,憑什麼高凈值、超高凈值的人能夠把錢給你呢?是看銀行的信用還是看管理團隊、管理人的能力?我們現在好多事情不註重這個,我去銀行,工行是老大,老百姓一看「工行」,它的產品比其它的行,雖然低那麼零點幾,但它是工行,他可能就選擇工行了。我們現在不能有現金池,但是你如果按照《信托法》的關系角度來看,管理人的資產配置,如果把這一筆錢就配在一個資產上,風險是高還是低?還是說你把一筆錢用在不同的資產配置上來去解決問題?如果我們現在把現金池跟資產配置有些東西搞混了,但是目前規定是讓你一對一。為什麼一對一呢?因為我們的風險披露、信息披露等等透明度不夠。所以,要讓投資人看到這個現象是什麼,但是實際上他看到的也是皮毛,也不可能那麼專業。

所以,作為資產管理很重要的一個人,管理人應該怎麼做呢?團隊建設應該怎麼做?資產管理是管的財產,財產不能簡單地用負債率的兌付來考慮,《信托法》、《保險法》都講了,對於財產的經營,有一個字,就是“賠”,你把我的財產弄沒了,你不賠?剛性兌付的“兌付”概念還是指的存貸關系或者是負債簡單的關系。所以,現在不讓你所謂的剛性兌付,不是說你不對投資人的這些東西負責,是要提高你的管理水平,提高管理人的水平和資產配置的質量的水平。

這些都是要回到一些本上去考慮問題。

我昨天想了半天要講什麼,說解讀這些東西,現在解讀的很多,而且按照忠民會長的意思,我已經不是現職的監管領導,所以我也不能去進行所謂的解讀,只能用我的思考和理解來,和大家討論這個問題。

我昨天讓我的同事把我在2010年海南召開的全國信托工作會上的講話找出來了,本來今天想照著這個念,念完就算完成任務。為什麼?不管怎麼說新浪作為大家很關註的財經媒體,萬一哪句話跑了題了,就完蛋了。信托公司怎麼走?怎麼解決你的問題?我用了三個字,叫做“不忘本”。如何不忘本?

一個,任何事情的發展一定要把它放到特定的歷史階段上來看待,不要用現在成熟的眼光看特定歷史階段的發展產物。要尋找整個發展過程的規律。就是說我們現在資產管理的基本發展規律、流程模式上,到底你們抓到沒有。要有規律性的都是,要找到規律的根,由表及裏來認識它。因為當時的信托資產才2萬多億,到2010年上半年是3萬億。但是我當時已經意識到這種發展也還是有一些不說是風險,起碼在這種大好形勢下,你的資產100%多的利潤情況下,你怎麼尋找你的規律和本。

第二,要知道信托公司作為資產管理人的本是什麼,就是你應該做什麼。我們那個時候的信托,包括現在,包括證券公司,它的資產管理跟銀行的信貸業務差不多,都是類信貸業務,類似於同質同類的發展,很容易使市場發生界限不清或者界限不明。

一個是尋找歷史規律,不忘本的過程當中,還有一個問題要記住,信托公司幾起幾落的教訓,也不能忘掉這個本。我們的金融發展也是這樣,但是2010年以後到2013年5月份,我離開銀監會,就這麼短短的幾年,它的規模就上到了12萬億。它的基礎是什麼支撐的呢?不就是應對金融危機的時候,我們四萬億和整個資產包、整個發展基礎建設帶動起來的。


我們的人是不是回過頭來考慮你的公司和你業務的發展的規範性和對你公司結構資產進行調整呢?包括你們各家銀行,資產大發展的浪潮當中,你們看到了潛在的問題和市場的風險了嗎?如果私人部門看到了,你們的領導看到了嗎?你們領導對你們私人部門的績效考核是不是越來越高了?還是說你這個部門要註意了,你的風險怎麼樣?如此等等,現在資產新規下來了,而且是大家所期待的所謂各個部門相對認識一致下的一個規定,盡管大家對它可能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但是我認為這個規定,我對它的另外一個解讀是什麼呢?它是促進我們金融回歸本源的,在改革路上的一個推動器。不信大家就往後看,它通過資產新規的各種規範化規定,讓你更知道銀行該做什麼,信托公司該做什麼,信托公司該怎麼做。投行、證券、保險應該怎麼做?把它放在中改委員會去討論這個事,應該是金融改革路上,看的是對市場的整頓,但是它實際上是對金融改革的一種推動。

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石秀珍 SF183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