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4月25日 上午12:20 (香港時間)

兩制就有兩法的衝突

2018年01月12日 上午09:46

中國為了讓香港可以順利回歸,決定以一國兩製作為過渡方式。在一國之內行兩制,無可避免會出現不一致的地方,尤其在法律制度上,香港行普通法,內地行大陸法,回歸以來就衝突不斷。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我認為已逐步走出一條路來,並沒有出現「法治已死」的情況。

所謂大陸法,並不是中國大陸的大陸,而是指源自歐洲大陸的法律,有別於源自英國的普通法,除了英語系的國家外,世界上大部分國家都用大陸法,其中一樣有先進文明的國家。

普通法注重案例,下級法院須遵循上級法院的判法,法官可按自己對案例的理解來作判決。但大陸法則有齊全的成文的法典,那就出現了該如何解釋立法原意的問題。通常,議會會設立一個有釋法權的委員會去處理這個問題。香港的法官一向都可以自行以字面解釋法律,所以不習慣被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所製約。每有人大釋法,都有法律界人士出來反對,認為這是乾預香港的司法獨立。

然而,基本法寫得很清楚,人大對基本法有解釋權;所以,一當人大作出了解釋,香港的法院都只好遵循。以居港權為例。人大作出解釋後,法庭已不再判港人在內地出生的子女,不用輪候也立即有居港權。

不過,法律界人士在情緒上對此仍有抗拒,原因是他們沒有把人大常委會視作司法系統的成員,而且是擁有對基本法作最終解釋權的成員,所以才有被外力干預的感覺。其實,在普通法地區,下級法院一樣得服從上級法院對法律的解釋。在殖民地時代,香港的終審權長期掌在英國的樞密院手裏。香港的法律界人士並沒有覺得有甚麼不妥。但香港回歸中國之後,人大常委會就自然成了香港司法系統的最高層級。只是人大把終審權也交回給香港,只保留了最終的解釋權。

有人擔心,這是否等同把大陸法也移植到香港來?會否因而破壞了香港的普通法體系。其實,現時世界上甚麼都在互相滲透,包括法律。英國沒有成文的憲法,但美國就有。美國就為憲法容許人民持有槍械的立法原意爭論不休。這並不影響美國實行普通法。

從這個角度來看,香港一樣可以有自己的小憲法──基本法。美國的憲法位置高過美國所有其他法例的位置,連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亦要絕對遵循。香港的法官亦只能用同樣的態度對待基本法與人大對基本法的解釋。

不過,香港的法官一樣可以用普通法的觀念去理解基本法與人大的釋法,並以普通法的觀念對案件進行判決。人大並不會直接進行幹預。香港法院的判決,人大無權推翻。但人大如果有不同意見,它可以用釋法的方式講出它的理解,並要求香港的法院在以後的判決中依照人大的理解去判決。人大的釋法只要用字清晰明確,香港的法院就難以再另作解釋。

香港的法律界必須明白,他們手上擁有的,只是包括終審權在內的司法權,而製憲權則仍在人大手裏。而即使行普通法,憲法一樣有凌駕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上一篇新聞 : 11/01/2018 全球腦
下一篇新聞 : 15/01/2018 智能化是發展大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