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9日 下午05:26 (香港時間)

也談烏龜和蠍子的故事

2018年01月10日 上午09:55

有人以烏龜和蠍子的故事來比喻回歸後香港與北京的關係。據說,這個故事是源自伊索寓言,但在伊索寓言的版本中,故事中的主角是金龜子(Ladybird)不是烏龜,或許有人把金龜誤作烏龜吧。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蠍子在渡河的過程中,最終還是忍不住螫了烏龜(或金龜)一下。蠍子說,牠是不想破壞承諾的,牠的行為是出於牠的本性。牠的本性,牠是控制不住的。

這個故事在香港回歸前已被引用,意思是指北京的承諾不可信。因為共產黨的本性是甚麼都要管,因此,北京是不會真的放手讓港人治港的。

我十分贊成香港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性要有多一點的認識,否則香港人就很容易在過渡期站錯位置,做出損害自己利益的事情。以下是我對中共本性的認識,供大家參考。

從本質上來說,中國共產黨或許改名為中國民族進步黨更恰當。如果不忘初心的話,當初組織中共的那批知識分子,主要想追求的都是中華民族的復興,共產主義知識只是一種被拿來用作協助民族復興的理念。民族主義才是主導中共行為的核心價值。

香港人若是不想太早就被蠍子螫的話,就不應在民族感情上刺激中共。心理學家早就發現,人的行為受感性驅使多過受理性指引。因此在民族感情上刺激中共極為不智,因為這很容易驅使中共作出不理性行為,最終不惜危害自己也要像蠍子一樣螫烏龜一下。

然而,香港的反對派卻不知避忌,專喜歡在民族感情上刺激中共。譬如:一有甚麼不如意就向美國或英國議會申訴,想透過外國勢力向中共施壓。這只會令中共擔心,外國勢力會插手香港事務,非要收緊已予香港的自治權不可。

其實,政治人物與外國有聯繫,在全世界都是一種禁忌。特朗普只是讓手下與俄國有些間接上的接觸,已令自己在政治上水洗難清。如果連相對開明的美國民眾也不可以接受的事情,怎可期望中共領袖會接受?這樣去招惹中共,除了可以在國際社會令中共難看之外,試問可以為香港帶來點甚麼?

此外,反對派又喜歡在遊行的時候,讓成員高舉殖民地年代的旗幟,甚至高舉標榜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這些都是只會激怒中共,而不會為香港帶來實際好處的舉措。香港不可能再回到殖民地時代,反對派不應引導香港人去爭取這類不切實際的目標。至於西藏獨立,更是連達賴喇嘛也表明不是他要達至的目標,反對派沒有必要去枉作小人,引人誤會。

反對派或許會說,扛旗的人不是他們的成員,而是外來的參加者。但他們作為遊行的組織者,如果不加製止,就會被視作認同。在美國的政治集會上,一定不會容許有人高舉伊斯蘭國的旗幟。這不是表達自由的問題,而是政治姿態的問題。政治團體都不想自己的政治定位被人誤會。現實是這些旗幟已為泛民匯聚了一批與港同盟年代不一樣的成員,亦令泛民可以走的路愈行愈窄;而且可能會令蠍子覺得,應該及早螫烏龜一下。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上一篇新聞 : 10/01/2018 投資結構優化
下一篇新聞 : 10/01/2018 再談烏龜和蠍子的故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