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30日 上午05:29 (香港時間)

【港股解碼】“網紅總統”特朗普真的要抵制中國?他只是想要談判籌碼

2017年01月09日 下午10:29


時間:4月18日(周二)
地點:香港JW萬豪酒店
網址:https://www.top100hk.com


“網紅總統”特朗普威脅說要對中國大幅增加進口關稅,引發外界緊張。很多經濟人士說,這將必然引起貿易戰,最終反噬美國的經濟利益和就業崗位。
 
中美視對方為最重要的貿易夥伴。在與美國的貿易關系中,中國得到了每年近3500億美元的順差,但失去的是生活標準的提升,空氣差了,霧霾多了。中美貿易不平衡,其來有自,它本是個結構性問題,是因美國企業看到中國的低人力成本才將制造業外包,是非常簡單的經濟邏輯;如果把低標準的勞工成本壹同轉移去美國,估計美國人也不會樂意。
 
特朗普的競選承諾:增加就業

特朗普說要增加就業,這是選舉中很誘人的壹句口號。但是如何做呢?他說,要把制造業帶回來美國,這樣大家就有工作了。邏輯還是通的。問題是,能帶回來嗎?
 
軟銀總裁孫正義與候任總統特朗普碰面,風頭無兩。孫正義還承諾在美國將有500億美元投資,放在互聯網、人工智能和機器人領域,但這無助幫助解決就業問題。何況,選擇投資的孫正義,在美國的投資利益本就糾纏不清,也需要為將來進壹步擴大在美國的並購創造條件。目前,孫正義的軟銀擁有美國第三大流動電訊運營商Sprint,而有報道指他也有意將之與第四大運營商T-mobile US合並。只不過目前為止,尚沒有得到過聯邦通訊委員會的批準。更何況,如果要進壹步,是否威脅到前兩大電訊業巨頭威瑞森和AT&T,也是相當棘手的問題。所以說,此刻孫正義高調與特朗普見面,開出500億美元的口頭支票,實在是耐人尋味。
 
至於與孫正義壹起的富士康,其目的更加清晰明了。特朗普不止壹次將矛頭直指蘋果的代工廠,要求將壹部分的零部件生產線轉回美國,如果不在這時有所表示,萬壹哪天被穿小鞋了就麻煩大了。
 
當然,美國擁有最好的研發能力和科技創新實力,值得高科技公司為此大舉投資。但若不為此而為其他,那可能屬於商業決定意外的範疇了。
 
美國的問題是長期發展不平衡,中部州被長期邊緣化。這並不是壹個新鮮的問題。康奈爾大學經濟學教授 Eswar Prasad說,特朗普的口號很誘人,美國中部的工人無法從貿易自由化中得到好處,“將制造業帶回來”顯然成了他召喚選票的咒語。
 
從圖A可以見到,2016年特朗普勝出的州份,基本處在美國中部;而對手希拉裏則在東西海岸地區勝出。如果將之與圖B的2015年美國各州家庭收入中位數統計結果來對比,不難發現,特朗普勝出的州份與較低收入的州有高度的重疊。單從而這的相關性來說,“奪回制造業”“增加就業”的口號並非無的放矢,而是及其聰明的做法,太有誘惑力。


圖A:2016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結果。紅色州特朗普勝出,藍色州希拉裏勝出。
 

圖B:2015美國人口普查結果,家庭收入中位數統計,以1984年美國收入水平為基準。
 
特朗普可令制造業從中國回流美國?

為實現競選承諾,創造就業崗位,特朗普能令制造業回流嗎?首先,我們不能籠統地說制造業如何,因為當中有像iPhone手機組裝等勞動密集型的低端制造業,也有液晶顯示面板等需要壹定技術的中端制造業,還有生產精密儀器的高端制造業。那麽美國究竟需要什麽?相信絕對不是組裝iPhone那麽簡單,連中國也打算將之轉移到越南、泰國或者印度等新興市場國家的,因為行業本身需要廉價勞動力。相對來講中國有哪些呢?高端的稀少,中端的較多,低端的更多、有的開始外移。
 
所以,如果受影響最重的,應該是中端的壹類制造業。筆者認為,這也是中美制造業利益重疊的部分。
 
除卻中國不談,他先從美國本土企業入手,而且真的這麽做了。去年12月初,特朗普警告美國建築方案解決提供商開利(Carrier),稱如果對方打算將工作職位轉移到國外,那麽妳將來面臨高額進口產品關稅的風險。面對美國企業的商業決策,特朗普竟然也用了胡蘿蔔與棒子的方式。而開利在特朗普的演講之前,本來打算將印第安納州的約1000個工作職位轉移至墨西哥,而這樣的“威脅”,不得不令對方重新考慮。對美國企業尚且如此,那麽作為候任總統,對軟銀和富士康等在美國擁有重大投資利益的企業,其威脅性可想而知。
 

圖:特朗普演講:企業要選擇離開的話將不再沒有嚴重後果。
 
特朗普不會把制造業遷移回美國,但會令制造業加速移出中國市場。如果美國利用反傾銷、反補貼和配額管制措施,或者利用WTO的機制對中國開展懲罰性措施,所以,對於中國來說,鑒於產業轉型的緊迫感,也需要積極謀劃後路。在全球產業鏈中,中國長期無法依賴低附加值的制造業維持經濟成長;而中國正可借此機會加速轉型。況且,很多中國企業也在主動將生產線外移,因為國內的勞工成本上漲過快。

在全球化的機制下面,資本和投資是自由流動的,企業會依據成本與營收,綜合各種客觀條件做出商業決定,而非因為行政命令。不過,當中可能引發的隱憂之處在於,如何安置大批勞動力。我們討論了很多年的產業轉型,但產業轉型只是表象,其內核是勞動力的轉型。如何培養這些勞動力,為十年以後的技能知識做準備,卻更加是個現實問題。
 
實現產業轉型?人力轉型才是根本
 
人民日報曾經重提技術性行業的優勢:金碗飯。人民日報官方微博在去年12月17日轉發人社部的《技工教育“十三五”規劃》,報道指國家將大力支持技術工人教育,未來將不在以唯大學論。讀書與實踐結合,在讀書中增加崗位培訓,這才是產業轉型的人力政策方向,而不是因學位的通貨膨脹引發的人力資源錯配,也可避免了大量有為青年在研究生生涯裏蹉跎青春。
 

圖:《人民日報》官微:未來五年,這才是“金飯碗”!
 
臺灣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回應兩岸關系急凍時說,“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這句話壹時被解讀為官員為麻醉自己、推卸責任的借口,被人傳為笑柄。而在勞動力的轉型過程中,它卻似乎頗具道理。只不過,找到這個“出口”的前提條件是,妳得給生命創造找到出口的條件。

筆者身邊的舊同學,當年在國內讀的是煤炭管理專科。畢業後也曾進入當地城市的對口行業工作。可惜近年來煤炭鋼鐵行業沒落,收入可能根本朝不保夕。壹次春節返鄉再碰面,他已是某電子商務平臺的安卓程序員。閑談中他告訴我,自己花了6個月時間勤學手機應用程式編程,終於換來了現在的跳槽機會。在中國互聯網技術日新月異的時代,IT人才緊缺,而他也利用這個機會完成了轉型,找到了自己的出口。
 
壹場中美的貿易戰無可避免?
 
開篇說到,中國每年對美國有幾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這樣對美國來講是壞事嗎?答案是未必。現實如很多人所見,中國能夠生產低成本的產品,是以勞動力標準和環境標準低下為犧牲,讓美國人享受到便宜的制成品,美國人已經習慣了這些。如果他們不再有便宜的貨品,縱使工資上漲,也會被通脹蠶食吧。
 
那麽,特朗普吹牛說,他將對中國進口貨品征收45%的懲罰性關稅,除非他不具備全球貿易的基本常識。作為壹名成功的商人,顯然不是如此。中國人講“聽話聽音”,他這話顯然不是說給中國人聽的,而是給憤怒的美國人聽的,說給他的選民聽。如果他真的這麽做了,中國怎麽會無動於衷。到時候,中國也對美國啟動貿易制裁,收緊美國在華投資政策,非常類似於二戰之前各國互設關稅壁壘的打乒乓球運動,雙方都是輸家。在全球生產鏈高度專業化的今天,懲罰其中的任何壹環都會影響到自身。


特朗普要的只是談判中更多的籌碼

經濟學家普遍不認為特朗普真的會對中國發動貿易戰。雖說中國對美國出口的體量巨大,但現實是,根據《財富》雜誌的估算,2015年中國對美國出口額中,有35%的屬於由其他國家和地區采購,相當於1690億美元的出口額間接來自日本、韓國、臺灣和其他地區。若城門失火,絕對殃及池魚。
 
雖然說世事難料,特朗普最大特點是不按常理出牌,但如今他的身份顯然已經由壹個不被看好的政客轉變為總統,但如果他不是狂人,他總需要面對現實問題,而中國就是擺在他面前的最大現實。他的勝選被外界解讀為“不確定性”,但不確定不應成為他的選擇,那麽怎麽辦?
 
商人常常做的就是坐在談判桌前。在談判之前,他總在掂量手中有哪些可利用的籌碼。威脅征收懲罰性關稅嗎?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操縱非經濟議題如“壹個中國”政策?這些都成為他能用到的籌碼。
 
那麽,這就取決於中國的決策層如何應對,見招拆招了。

記者|楊傑東

本文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如想轉載請關註官方微信號港股解碼,留言獲取授權。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