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8日 上午03:45 (香港時間)

康宏特別股東大會 衍生的法律問題!

2018年01月13日 下午03:25
康宏環球金融(01019-HK)在2017年12月29日特別股東大會上,董事會主席裁定兩名股東不符合在股東會投票的資格,取消其投票權,理由是有兩份入稟狀向法院提出質疑其股權的有效性,因此該兩名股東的股份將不計入投票表決。因此大股東郭曉群提出的動議取消曹貴子為首的現有一班董事,及委任一班由郭曉群提名的董事,在特別股東大會被否決。
 
香港法治精神,以及對基本人權保障的原則,就是任何犯罪嫌疑人無論多麼可疑,都必須得到公平的審判,並在被證明有罪之前預設為無罪。同樣的道理,在民事訴訟中,被告人的權利或財產(在這種情況下,是股東的投票權),直到對他/她被定罪前,誰都不能剝奪。況且,被告有權一直上訴推翻下級法院的任何判決,直至上訴至終審法院為止。康宏的現役管理層任意玩弄法律於股掌之中,沒有經過適當的司法程序,僅僅依靠有人對這些股東提起法律訴訟這一點,就剝奪了股東應有的投票權。康宏的行為等於向香港司法制度摑了一巴掌,把社會的核心價值置於危險境地。
 
召開股東會的主席辯解說,經過公司顧問的充分考慮和指導,公司章程授權他根據個人的判斷否決股東表決權。更荒謬的是,主席以為了「盡快刊發投票表決結果」為理由,居然任意通過點算另一名持股比例較小,但一樣是入稟狀答辦人的股東票數。如果僅僅因為股東股權有效性被入稟法庭,該股東就被禁止在股東大會上投票的話,我們可能要準備接受,一個會議主席純粹因為看不順眼一個股東,便不允許他(她)在股東大會上投票,主席的裁決缺乏法律依據。
 
如果這種旁門左道的行為成了香港上市公司股東會的先例,那麼下一次,無論出於何種原因,如果有人想要阻止另一位股東投票,那麼只需要提交一份入稟狀,質疑該股東的股權合法性便大功告成,不必經過適當的審判,亦不必考慮案情,只要效法康宏董事會的做法,便可以為所欲為,任意DQ股東的投票權利。為了完整起見,在康宏的鬧劇中,康宏是提呈法庭入禀状的原告人,其中會議主席本人正是公司董事會的董事,有點兒自編、自導、自演!
 
監管機構在那裏
 
雖然香港的訴訟程序長期以來被批評為冗長而令人沮喪,但確保被告得到公平的對待,不會出現未審先判。康宏濫用香港冗長的訴訟程式,通過向法庭提呈入稟狀為藉口,任意行使公司章程賦予的權力來實現他/她的意圖。
 
而這妄為的行動似乎正在得到監管機構的支持!根據上市規則,康宏作為香港上市公司,按《證券及期貨條例》及《上市條例》受到證監會及香港交易所的監管。縱使如此,監管機構迄今一直保持緘默,並且對此視而不見。
 
快速瀏覽證監會網站,可以看出證監會的一個重要執行理念,就是通過起訴和取消那些對股東造成壓迫或不公平損害的董事,濫用其職位的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的不當行為。
 
同樣,香港交易所有權取消不具備適當技能,或不能以謹慎和勤勉的態度運用決策權的董事的資格。
 
康宏濫用訴訟程式會否成為香港上市公司的先例,給予主席在股東大會藉口,任意否決股東投票的權利。郭曉群表明會上訴,推翻12月29日特別股東大會結果。
 
作者為智易東方證券行政總裁藺常念

更多精彩內容 請登陸財華智庫網 (http://www.finet.com.cn) 財華香港網 (http://www.finet.hk)或現代電視 (http://www.fintv.com)

香港財華社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掃一掃,立即下載FinTV手機應用程式
港股解碼 (微信ID:finet_ggjm)
有深度,有態度,有分析的原創財經公眾號
相關文章